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哈耶克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  

2016-08-22 09: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耶克曾经特别撰文解释“我为什么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以防止“把自由的捍卫者”与“真正的保守主义者”混为一谈。哈耶克认为,“真正的”或“确切意义上的”保守主义是一种态度,“一种反对急剧变革的正统态度。”也就是说,它只是一种维持现状或反对急剧变革的折衷态度,并没有自己明确的目标和价值诉求。正因为这样,它不能提供实质性的替代选择,而只能延缓变化——不管是朝向什么方向的变化——的速度。换言之,保守主义的具体内涵取决于它所要反对或试图拖延其发展的“急剧变革”到底是什么。比如,“在社会主义兴起之前,保守主义的对立面一直是自由主义。”因为那时的自由主义就是“急剧变革”的力量,相应地,那个时候的保守主义是反自由主义的。因此,如果我们把哈耶克说的“急剧变革”思潮视为“激进主义”,那么,在考察激进主义时最关键的并不是变革的方式是不是激进,而是这种“激进变革”的方向和目标是什么。如果目标是实现个人自由和宪政民主,那么,反对它的理由可能有两种:一是反对其过快的变化速度和暴力方式,但不反对其目标(中国90年代思想界不乏这样的“保守主义”,比如前面说到的王元化和林毓生);另一种则不但反对其速度和方式,更根本否定其目标和方向,即反对自由本身并试图倒退到专制独裁。

保守主义的这种特点决定了自由主义者对其的态度。对自由主义而言,首要的问题不是发展变化的速度,而是它的目标和方向。正如哈耶克说的:“自由主义者必须首先追问的,并不是我们应该发展得多快、多远,而是我们应当向哪里发展。”在自由遭到窒息的地方,自由主义者必然选择赞成变革乃至激进变革,同样,在这样的地方,保守主义则必然堕为专制独裁的维护者。我们不能仅仅因为某种制度或文化是传统而保之,也不能仅仅因为它是传统而摧毁之,而要问这个传统是不是自由传统。“对自由主义来说,美国的那些制度之所以极具价值,主要不是因为它们已经确立久远,也不是因为它们是美国的,而恰恰是因为它们符合自由主义者所珍视的理想。”在一个建立了自由传统的国家,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当然可能合流,因为保护现状就是保护自由。但是仍然必须指出,自由主义者之所以维护自由秩序,并不是因为它们已经存在,而是因为它们在价值上是“可欲的。”

相反,如果在“保守主义接受了大部分集体主义(在哈耶克那里‘集体主义’就是极权主义)的纲领”的地方,对自由主义与保守主义做出严格的区分却是“绝对必要的”。在这样的地方,自由主义必然与保守主义“交火”,而且这种交火必然采取“本质(即目标上激进的,引注)上激进的立场”。这就是说,在“集体主义”(极权主义)统治的地方,保守主义必然与自由主义相敌对,因为维护现状就是维护集体主义(极权主义)。假设一个传统的极权主义国家发生了以自由民主为目标和方向的激进变革,而保守主义者又不问其目标而一概排斥,那就可能出现保守主义和极权主义的合流或联盟。

    把哈耶克具有启发性的观察和辨析运用于中国五四到文革的激进和保守之争,重要的是在一些技术性、枝节性的问题之外,提出一个更具根本性的问题:五四激进分子的激进变革方向和目标是不是个人自由?同样,五四保守分子所捍卫的传统是什么样的传统?自由传统还是专制传统?相比于这个根本性的问题,变化方式、变化速度是次要的。运用这个标准,我们更可以问:五四激进主义和文革“激进主义”是为了一个同样的目标和价值诉求吗?而90年代质疑“激进主义”的所谓“保守主义者”要保的又是什么传统?自由传统还是专制传统?古代儒家传统还是当代“集体主义”传统?即使是儒家传统,又是儒家哪个传统(“三纲五常”还是“仁者爱人”)?

  评论这张
 
阅读(165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