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霍布斯鲍姆评阿伦特的革命理论  

2016-02-02 10: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按:阿伦特的革命理论非常独特,影响很大,但也争议颇多。这里编译的霍布斯鲍姆的观点,就是对阿伦特革命理论的尖锐批评。本文编译自Hannah Arendt: Critical assessments of Leading political philosophers, edited by Garrath Williams, Vol II Routledge 2006.引号中的文字为霍布斯鲍姆的原话。

 

阿伦特对革命的研究不是严肃的学术研究,而是一种带有宣传性的小册子,其力量不在于对历史现象有什么发现,而在对她的一般理念和阐释的兴趣。她关于革命的一般观念和阐释,不是建立在对于她要解释的对象的适当研究之上的,因此是没有根基的。

阿伦特革命研究中的第一个问题是:她的思想具有一种特定的形而上学的或规范化的性质,与之相伴随的则是一种老式的哲学唯心主义。“她并不按照革命本来的样子对待革命,而是自己建构了一种革命的理想类型,用它来界定自己的研究对象,排除了不符合她的革命定义的东西。”她根本就没有参照中国革命和古巴革命,她的“革命”是指全面的政治变迁——在其中人意识到自己正在将一个全新的时代引入人类历史,“她研究的对象是作者自己界定的‘自由的突然涌现’”。这样的界定还使得她排除了1776年前的所有革命,使得对于实际发生的革命的研究成为不可能。

阿伦特比较了美国和法国的革命后认为,后者成为此后所有革命的典范,但实际上她心里想的是俄国革命。

她对于革命和自由等的严格的规范化界定,使得所有社会和经济因素发挥了主要作用的革命全部被排除。“主要的是应该注意到,阿伦特的论证的性质使得这种论证不能用于实际的革命——至少是历史学家和社会科学家认为的革命,而且也排除了阿伦特和对实际革命感兴趣的人进行对话的可能性。”这就像中世纪的神学家和天文学家都谈论星球,但却南辕北辙、互不相关。阿伦特这样做不是因为粗心或忽视,因为她的学术修养足以让她认识到自己的研究存在的问题。

对于阿伦特革命研究中对事实的不尊重,是否可以忽略不计?至少在阿伦特声称自己研究的不仅仅是革命的理念,而且也是可以辨识的革命事件和机构而言,是不可以的。比如,由于阿伦特对于苏维埃这样的机构的自发产生极端重视,并为她的论证提供了证据,因此,人们理应期望她对于这类大众机构所采取的实际形式的分析,但是实际上阿伦特没有这样做。

阿伦特认为委员会(council)“首先总是政治性的,社会的和经济的要求只是发挥很少的作用。”这也是不符合事实的。因为俄国的工人和农民并不能也没有清楚地区别政治和经济。事实上,原初的俄国工人委员会与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英国、德国的商会、商人俱乐部一样,是工会的产物,如果一定要区分它们是政治的还是经济的,那么它们就是经济的。

总之,阿伦特的《论革命》有一些闪光的思想火花,有些观点能够使人警醒,但是仅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65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