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阿伦特的博士论文及其与雅斯贝尔斯、海德格尔的关系  

2015-10-06 15:27:00|  分类: 股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伊丽莎白.-布鲁姆的《爱这个世界——阿伦特传》是英文世界影响非常大的学术性传记,被反复引用。此书的中文版由江苏人民出版社(2012)出版后,笔者第一时间找来阅读,但令人失望的是读后竟然一头雾水。今年8月间,我请朋友从美国复印了此书的英文版,也就是江苏人民社的中译本所译出的版本,加以对照,发现错误百出,惨不忍睹。为此笔者把此书的一些重要部分重新译出,以便读者对照。因为考虑到只是在自己的博客发布,因此有些地方有些节译]

阿伦特的博士学位论文是关于奥古斯汀的爱的概念(concept)的,准确说是爱的诸种概念(concepts)。论文三个章节的每一章节都在强调一种爱的概念:作为渴望的爱,作为人类和创始者上帝之间关系的爱,以及邻人之爱。但邻人之爱的概念是最基本的,前两个爱的概念都指向这个邻人之爱的概念。论文的结构是辨证的:“你应该像爱自己一样爱邻人”——这是一个连接了前两个爱的概念,同时又超越了它们的准则。

按阿伦特自己的话说,她的方法是系统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把奥古斯丁所不熟悉的那种连贯性强加于他,也不是使得相异的甚至矛盾的陈述重新统一起来。她的方法似乎反映了雅斯贝尔斯在系统和系统化之间做的区分:一个人可以在哲学的意义上具有系统性而又不创造系统;一个人可以发现秩序而又不坚持存在一个最终的和无所不包的秩序——所有的陈述或思想线索均可被缜密地囊括其中。雅斯贝尔斯自己在1950年代研究奥古斯丁时强调了奥古斯丁思想中巨大的张力:“在奥古斯丁的思想中发现矛盾再容易不过。我们认为这正是他的伟大之处。”雅斯贝尔斯甚至认为,奥古斯丁思想中的矛盾对于其丰富性而言具有根本的重要性。“这是因为通过一种古怪的思维方法,奥古斯丁容纳了大量的矛盾——甚至于与理性相矛盾,以至于他能够在教会的权威内部,卓越地满足教会的需要而又不必设计一个系统。”雅斯贝尔斯在系统和系统化之间的区分,在阿伦特的博士论文中得到了反映,而她对于这个区分的应用,可能也反映在雅斯贝尔斯后来的研究中。从老师的著作到学生的博士论文,时间过去了三十年,但是学术界对这样一种方法的拒斥没有发生多少变化:雅斯贝尔斯和阿伦特都受到评议人的指责;他们呈现的是思想家奥古斯丁,而不是主教奥古斯丁。

阿伦特对自己正在做的一切非常清楚,因为她坚持奥古斯丁“不是神学家”,她告诉雅斯贝尔斯,这一直是她的观点,甚至当她还是鲁道夫.布尔特曼的学生、得知当时的新教神学家们关于奥古斯丁的基督教信仰及其对现代世界的意义的争论的时候,也是如此。阿伦特的博士论文在一些刊物发表后,得到的评论基本是否定的,批评者一致认为她犯了两次错误:一次是忽视了作为神学家(theologian)的奥古斯丁;一次是忽视了当代神学学者出于自己的缘故对奥古斯丁的辩护。如果没有海德格尔和雅斯贝尔斯存在主义哲学的广泛影响,这篇由一个23岁的犹太女子写的关于基督教重要人物的论文在弗莱堡大学和神学界引发的骚乱,即使不会小一些也必然会具有不同的性质,因为阿伦特的这部论文是一部存在哲学著作,而不是献给神学的。

阿伦特那种把不同的、甚至矛盾的概念语境(conceptual contexts)加以交互编织的方法,以及系统化的方法,与雅斯贝尔斯的模式相同。奥古斯丁的三种爱的类型也是通过存在论概念得到研究的——这种存在论的概念,对于雅斯贝尔斯所阐释的三种哲学化的维度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阿伦特在奥古斯丁那里发现了一种指向世界的爱(craving, appetitus,即前面说的渴望),一种存在的爱(邻人之爱),以及一种超越的爱(对上帝的爱)。她借用了雅斯贝尔斯的一系列概念(这些概念被雅斯贝尔斯联系于三种不同的维度):欲望,限度,知识;交流、自我实现、思维;起源、救赎、信仰。但是阿伦特在自己的研究中编织雅斯贝尔斯的学术诸向度的方法,以及她表达自己的观念的方法,却极大地得益于海德格尔。

海德格尔对阿伦特的影响不是直接明显的,而且也不联系于海德格尔作品中任何关于爱的探索。在《存在于世间》中,只有一次提到爱,而且是在注释中。即使是阿伦特经常联系于爱的那些概念,比如忠诚,在海德格尔那里也是通过单数的(singular)而不是复数的形式被讨论的。海德格尔写道:“坚毅构成了对于它自己的存在的忠诚。”但是,虽然海德格尔对于阿伦特的影响不是表现为他对于爱的哲学探索,但海德格尔对于关爱的缺失(his lack of concern)却的确影响了阿伦特。雅斯贝尔斯注意到,阿伦特知道海德格尔的哲学是没有爱的,因此也是通过不可爱的方式书写的。通过长期的批判性距离,阿伦特指出了海德格尔早期著作中一个致命的弱点:“这个自我的最根本的特征就是其绝对的自我中心,是它与其同胞的根本分离。”在20年前,也就是1927年,这或许也是在她的生活中困扰她的东西。

阿伦特受到的海德格额的影响,处于海德格尔思想的最深和最一般的层次:海德格尔提出他关于存在与时间的关系的最基本问题的层次,以及关于人作为时间性存在的层次。阿伦特博士论文的三个部分,都把爱当作一个时间性的存在现象。作为渴望的爱(craving, appetitus)是期待之中的(anticipatory),指向未来的,作为与上帝之间关系的爱是指向终极的过去的,而邻人之爱,现在时态的爱,则既包含了时间存在的其他模式,也包含了其所假设的人类能力——希望和记忆。这三种时间性的模式,过去或“不再”,未来或“尚未”,以及现在——在一定意义上说它什么都不是(not at all,对于阿伦特的论文具有根本的重要性,就像对于海德格尔的《存在于时间》具有根本的重要性一样。《存在与时间》的“时间”概念极大的得益于奥古斯丁,而存在概念极大的得益于古希腊本体论哲学。对于这一世谱阿伦特了然于心,她所做的不只是追随海德格尔回到这些概念的源头;她开始发展出一种批判的立场。

海德格尔的著作强调的是关于死亡的未来经验,而阿伦特则不同,尽管阿伦特依赖海德格尔的时间框架,却同样关注出生,她称之为生生不息(natality),她已经开始意识到:塑造我们的是我们的出生条件,我们的邻人关系(neighborhood),我们因为出生而成为其一部分的那个群体。在写她的博士论文的时候,阿伦特学习到——从生活而不是从阅读——的是,她是生而为犹太人的。

(中文版第81-84页,英文第74-76页)

 

  评论这张
 
阅读(271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