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恩师童庆炳遗作:《潮白河放龟》  

2015-06-16 11:41:00|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5年春,有一天陶东风来访,突然给我带来了一只小乌龟。小乌龟有手掌那么大小,黑色,背上的花纹清晰可见,很好看。他前不久去云南某地开学术会,会议组织者组织他们到越南境内的一个小城去旅游。在异国他乡,大家的心理是都要买点礼物,回家后送给自己的亲人。陶东风给他的两岁的宝贝女儿买的礼物是一只活的小乌龟。他从南国坐火车千里迢迢带回这只小乌龟,而且不能让它在半路上跑掉或死掉,确也费尽心机。他原以为他的女儿会喜欢他的礼物,哪里想到他女儿看了之后不但不喜欢,还感到害怕,要他爸爸立刻从家里赶出去。这样礼物就转赠给我了。我也就欣然接受了。

    我对乌龟历来有好感,这不但是因为我所喜爱的古代哲学家庄子在《秋水》篇中有“我闻楚国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的叙述,也不但我所推崇的诗人曹操有《龟虽寿》这首著名的诗篇,而且还由于我小时候就真切地了解乌龟的恒心、毅力和默默工作的奉献精神。

    小时候,我们家一直住在一个祠堂里。祠堂分上厅和下厅,上厅与下厅之间有一个宽阔的长方形的天井,天井既供采光之用,也给整个建筑留下一片自然的空间。我祖母在天井下面用砖和木板搭起一个长长的不高的木架子,在那上面养了十几盆兰花,那精神抖擞的兰花除冬天之外,春、夏、秋三季都争相开放,散发出来的清香,弥漫了整个的庭院,给人以温馨、优雅的感觉。但天井又是下雨时雨水排放之地,祠堂上厅和下厅的大半雨水都要通过天井来排泄。在下大雨的时候,全家人坐在祠堂上厅的凳子上面,看雨水从天井四边的屋檐上流下来,那连成的一条条水柱,好象悬挂在空中。雨水倾泻到天井里,发出蓬蓬拜拜的声响。这时候连小孩儿也不说话了,老狗也乖乖躺在我的身旁,大家都面向天井只是看着、听着,似乎都在沉思什么,似乎那一刻大家都成哲学家了。这可以说是我们家的“一道风景线”。这时候在我们家正在工作的只有一只老乌龟。

    原来天井的雨水永远不会溢出来,是因为天井的墙根下有一条阴沟,使雨水迅速排出去。那条阴沟很长,从天井到家门口的出水口,足有20米的距离。阴沟并不大,它永远畅通,永远不堵塞,是因为阴沟里面潜伏着一个“劳动者”--一只老乌龟。老乌龟以阴沟为它的家,它在阴沟里经常地爬来爬去,用自己的身体趴开每一点试图淤积在那里的泥沙,同时也在那里寻找它赖以为生的食物。它不需要喂,它不需要督促,它永远终于职守,它永远为我们家做着看似不起眼实则非常重要的工作,它是我们家真正的无私的奉献者。据祖母说,这只龟的年龄比她大,是我们家的长者,祠堂有多少年,它就有多少岁,如今祖母去世了,可它仍然活着,有一天我也会去世,但我相信它仍然会活着,只要那祠堂不倒,那阴沟不拆。它从不显山露水,从不强调它的存在和它的贡献,永远呆在它的条件极端恶劣的生活劳动的地方,我一生只看见过它两次,那是在我们家的门口的阴沟出口,它可能是出来晒晒太阳的,呼吸一点新鲜空气……

陶东风赠送给我那只小龟的时候,我们住在六层楼。我本想把整个阳台清理出来养龟,但遭到爱清洁的妻子的反对。只好委屈地让龟呆在一只不大的水桶里。开始小龟认生,龟缩在那里不吃也不喝,它是思念它的越南的故乡呢,还是以为我们要加害于它?我们放到桶里的黄瓜和白菜换了多次,它还是一动不动。我着急起来,一天总要带着歉疚的心情看它几次。妻子劝我送给别的小孩儿玩儿或随便放生算了,但我舍不得。我知道它不会死,它只是暂时不适应而已。我相信我们会熟悉起来的,它在我们家会生活得很好的。果然过了不久,我们发现它开始吃黄瓜,开始吃白菜,只是不当着我们的面吃。又过了一段时间,它不认生了,可以当着我们的面吃东西了。有时我把它从水桶里请出来,让它在阳台上自由地爬一爬,活动活动,我发现背上的花纹也有了光泽,那神态也活泼了一些,看来它是满意我们家的生活的了。我的心里感到十分的安慰。

    这一年的夏天,我为了尽快完成一项科研项目,想排除在学校的种种干扰,离开城里,在顺义县的新建的潮白河小区租了一套房子读书、写作。只在上课的两天回学校的家里。每天傍晚,我都要到离小区不远的潮白河畔漫步,看见河里的游鱼和青蛙那自由自在的样子,就常想起家里水桶里的小龟,我想那水桶太小了,它的天地太小了。我萌生了给小龟找一个真正的归宿之地的想法。

    深秋时候,我们已决定要到南韩工作一年,小龟交给别人我是不放心的,我心里已经作出了一个决定。我把小龟带到我在顺义的住所,这一回就养在宽阔的阳台里,任其爬来爬去。我还用稻草给它造了一个小窝。我和小龟成了真正的朋友,只要我开阳台的门,它就立刻从窝里爬出来,慢慢爬着,伸出长长的脖子,向我走近。我拿着白菜叶或黄瓜条等它过来。我伸出手,它就咬着白菜或黄瓜条,我不松手,它的嘴也不松开,它还往后退,这就成了“拔河”之势。每天我都要与它拔两三次河。我们的感情更加密切了,但分别的时间也更靠近了。它就这样无忧无虑地又生活了一个月。当我快结束在顺义住所的工作时,我为小龟找归宿的决定要实施了。我把小龟带到潮白河畔。顺义县城那段潮白河河水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湍急,流水平静如镜,水草丰茂,两岸柳树成荫,的确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我走到河水边上,轻轻地把小龟推向河水。我心里喊了一声“再见,小龟!”我原先以为小龟一定会立刻潜入水里,慢慢地消失在深水处。哪里想到,小龟在被我推到水中后立刻调转头来,停在我的脚边。它是不习惯这本属于它的天地?我狠了狠心,这次把小龟抛到了大约有三米处的水中。这时奇特的情形出现了,小龟落水之后,立刻翻过身来,又一次调转头,以极快的速度和优美的泳姿,向我泅回来。这是怎么啦?是告别?是留念?哦!小龟是有灵性之物,是神龟啊!我把龟托在手里,抚摸着,感叹着,祝福着,心里默念着,小龟,小龟,还是回到属于你自己的天地里去吧,去建立自己的家,去寻找自己的伴侣,寻找自己的幸福。我用掷铁饼那样的姿势,尽力把小龟抛到了很远的一块水草茂密的地方,我看见水花溅起,等了一会儿,终于看不见动静了,我才转身低着头走了,不再回头。

    这时候,潮白河对岸的柳树梢头,一轮红红的西沉的夕阳放射出它最后的光辉。

 

  评论这张
 
阅读(16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