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公共知识分子答爱思想网站  

2015-11-12 16: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依据我的理解公共知识分子就是把自己的专业知识投入公共使用的那类知识人,他们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具有深厚的专业知识,特别是人文社会科学中那些与公共事务关系特别密切的知识,二是具有公共关怀,把自己的专业知识运用于对公共事务的分析与评论。因此,不关心公共事务的学者固然不是公共知识分子,但那些离开自己的专业知识就公共问题随意地、甚至胡乱地发表感慨、议论的人,也不是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最多是冒牌的公共知识分子。

爱思想:在《阿伦特与中国现代性问题》一文中,您提到阿伦特“政治”“革命”的概念与当代中国语境下“政治”“革命”概念的不一致性,某种良性或是中性的概念往往污名,近年来“公知”一词亦是如此,您觉得我们应当如何面对这种情况?

我在那篇文章中谈到,由于古代王朝国家的黑暗专制政治的作祟,更由于文革时期极权政治造成的负面效应,在中国,“政治”政治被污名化,成为一个被极大败坏了的概念,很多人认为:政治就是权力斗争,就是阴谋诡计、以权谋私等等。

被污名化之后,人们对政治出现了两种非常典型的态度:

一是认为政治是肮脏的并远离政治,躲避政治,明哲保身。这种人虽然自己并不热心政治,而且也的确看清了权力的某些本质,但却同样畏惧政治,畏惧权力,不敢去惹政治。更重要的是,当自己的生存和政治发生密切关系、躲不过去的时候,他一定会顺从政治,会按照权力的要求去做一个顺民,表明自己对某种政治理想的忠诚。这是一种顺民式的政治犬儒主义。

另一种是热衷政治,准确说是热衷权力。这种人同样相信、甚至更加坚定地相信政治是肮脏的,政治就是权力斗争。他们参与政治不是出于信念,不是为了为民谋利或为了恢复公共生活的尊严;而是出于私人利益,是为了向上爬,为了争权夺利,因此他们对政治的理解在本质上与明哲保身派没有区别。我一直有一个观点:为了超越私人利益的理想信念而从政,这样的人属于政治家;根本没有理想和信念,纯粹为了私人利益而从政,这是政客。一个国家如果只有政客而没有政治家,这就是政治败坏的最根本标志。

我在文章中还讲到,要改变政治的污名化,就要为政治正名,恢复政治的尊严。而要做到这点,就必须恢复公民对于政治的热情,告诉人们还有另一种政治,干净的、坦坦荡荡的、有尊严的政治,即公民政治和民主政治。中国人之所以对政治态度冷漠,或者对政治持犬儒式的理解,根本原因在于公共事务与公共权力被少数人操控,用来为自己或自己的小集体谋私利,公共空间变成了所谓当权者把持的“官场”。大众缺少甚至完全没有参与。由于极权主义对公共空间和公共事务的绑架和操控,这些人对公共生活和公共世界已经彻底丧失信心。不关心政治和不能参与政治是互为表里的,不关心是不能参与的结果。反抗极权政治的力量绝不可能来自这些消极躲避政治的人,只能来自热心另一种政治,即公民政治民主政治的人。

关于“公知”,也就是公共知识分子,我觉得情况也是如此。依据我的理解公共知识分子就是把自己的专业知识投入公共使用的那类知识人,他们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具有深厚的专业知识,特别是人文社会科学中那些与公共事务关系特别密切的知识,二是具有公共关怀,把自己的专业知识运用于对公共事务的分析与评论。因此,不关心公共事务的学者固然不是公共知识分子,但那些离开自己的专业知识就公共问题随意地、甚至胡乱地发表感慨、议论的人,也不是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最多是冒牌的公共知识分子。公共知识分子比之于一般学者需要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和风险,因为一旦把专业知识运用于社会,就会产生超出专业领域之外的效用和非预期的结果。应该说,公共知识分子的存在对于发挥知识的公共效用是非常重要的。

现在败坏公共知识分子名声的那些离开自己的专业随意发表对社会问题见解的那些人。一个文学评论者居然可以从股票到房地产,从体育到国际政治无所不谈,发表大量不负责任的言论,以此沽名钓誉,作为扩大知名度或捞取其他好处的手段,或者投权力者和商人所好,获取利益。这些人败坏了公共知识分子的声誉。

我自己不敢以公知自居,但是我也会对公共问题发表一些评论。我的一个基本原则是:对于公共话题的参与应该是自己研究工作的一个自然延伸,对那些离自己专业太远的问题,我不愿也不敢随便发表意见,哪怕是非常时髦的公共话题。当然,即使是如此,公共知识分子的意见也不具备不可挑战的真理性和权威性,更不应该成为公共决策的唯一依据,甚至主要依据也谈不上,只能是一个参照。公共决策必须具有一个合理的、民主的程序,专家意见只是一家之言。

  评论这张
 
阅读(24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