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文艺作品应该教人在任何情况下都拒绝学坏:就《甄嬛传》答陈国战问   

2014-01-28 09: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即使现实生活中的确流行比坏哲学,文艺作品也不能复制它,宣扬它。文艺作品应该高于现实,而不只是简单地复制现实中不健康的价值观,哪怕这种价值观非常流行,占据支配地位。在评价历史题材作品时,最重要的标准不是僵化的真实性标准(很多关于历史剧的讨论常常纠缠于真实性问题),而是价值观标准。不正确的价值观会导致观众把不正确的生存理念带入现实生活。稍微了解一点西方大众文化的人都知道,拒绝学坏是西方大众文化作品的一贯主题。

 

陈国战:前段时间,您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甄嬛传〉与比坏哲学的胜利》,引起了很大反响。由于篇幅限制,文章好像并没有展开,您能不能详细阐述一下《甄嬛传》在价值导向上存在的问题?

陶东风:其实,我那篇文章的主旨并不是要批判《甄嬛传》,而是把它作为一个例子,以说明我们当前社会中普遍存在的比坏哲学和比坏心理。而且我的文章也不是对《甄嬛传》做全面的分析和评价(它在情节安排,场景制作,演员表演方面的成就是不能抹杀的),而是集中在对甄缳最后的复仇方式的质疑上。

《甄嬛传》的故事梗概非常简单。在刚入宫的时候,甄嬛还是一个心地善良、简单纯朴的女孩,虽有一点心机,但不会用权谋害人,她的聪明才智主要是用来防范别人的加害的。但在越来越残酷的宫廷环境中,她时刻受到以皇后为首的宫廷势力的暗算和迫害。在经历了一系列惨痛教训之后,她终于悟出了一个“真理”:在残酷的宫廷斗争中,你必须比对手更阴险毒辣,你的权术和阴谋必须高于对手,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也就是说,你必须比对手更坏才能战胜对手。最后,她终于成熟了,并通过这种比坏的方式成功地加害于皇后并取而代之。《甄嬛传》当然是有自己的批判性的,其对宫廷黑暗的揭露也是深刻的,但就甄缳的这种复仇方式而言,我仍然是不认同的。

对比韩剧《大长今》,我们就可以看出两者价值观的差异:大长今在残酷的宫廷斗争中同样受到恶势力的迫害,但她并没有通过比坏的方式战胜后者,而是始终坚持自己的道德立场和做人原则。也许有人会说,《甄嬛传》比《大长今》更真实,因为生活就是这样残酷,只有学坏才能生存。这种观点非常流行。但我坚持认为:即使现实生活中的确流行这种比坏哲学,文艺作品也不能复制它,宣扬它。文艺作品应该高于生活,超越现实,而不只是简单地复制现实,它对于生活的超越性就表现在超越而不是复制现实生活中的不健康的价值观,哪怕这种价值观非常流行,占据支配地位。在评价历史题材作品时,我认为最重要的标准不是僵化的真实性标准(很多关于历史剧的讨论常常纠缠于真实性问题),而是价值观标准。不正确的价值观会导致观众把不正确的生存理念带入现实生活。稍微了解一点西方大众文化的人都知道,拒绝学坏也是西方大众文化作品的一贯主题,从《灰姑娘》、《白雪公主》等经典童话作品到《哈利·波特》等好莱坞大片,哪怕吃亏也要拒绝学坏是它们共同的一贯主题。我认为这点对于价值观教育,特别是孩子的价值观教育非常重要。

 

陈国战:前几天,《求是》杂志刊发了一篇,为《甄嬛传》正名的意图非常明显。文章提出:“观众喜欢是硬道理。如何评判一部作品,由谁来评判,人民群众喜欢不喜欢、满意不满意、接受不接受、认可不认可是根本标准。文艺评价不能与观众的评价背道而驰。”(闫玉清:《〈甄嬛传〉为什么走红?》,《求是》2014年第1期)您对此有什么评价?

陶东风:我也注意到了这篇文章。它是从现实主义文学观出发,对《甄嬛传》走红的原因做出的综合分析;而我的文章,如上所述,并不是对《甄嬛传》的总体评价,而是对甄嬛的报复方式的评价。因此,这篇文章与我的文章并没有形成对话关系。但是,它的一些观点与我是恰好相反的,它提出:“《甄嬛传》对后宫斗争的展示比一般宫廷剧更为辛辣,但这不是歌颂阴谋、欣赏斗争,而是借一个个青春女性理想和生命的惨烈毁灭,揭示出封建社会的腐朽本质。(闫玉清:《〈甄嬛传〉为什么走红?》,《求是》2014年第1期)这可以视为作者对《甄嬛传》批判价值的肯定。这点我并不否定。但这篇文章还始终回避我提出的“用比坏的方式打败皇后”这个核心情节。至于文章提出的“观众喜欢是硬道理”,我觉得是不值一驳的,大多数人喜欢也不是判断一部作品好坏的依据,也不意味着一部作品就可以获得批评的豁免权。如果这个观点成立,那么,文艺批评就不必要了,数票房、统计发行量和收视率即可。网络上三级片、A片以及色情小说的泛滥足以证明低俗的东西是有观众/读者的,这是人性的弱点。没有办法的。

而且观众并不是铁板一块的整体,任何一部作品都会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甄嬛传》也是这样。作者认为《甄嬛传》赢得了人民群众的喜欢,很显然是把很多像我这样的观众排除在“人民群众”之外了。还有一个例子,就是网上曾经就我批评《甄缳传》的文章做了一个调查,结果显示53%的网民支持我的观点。这是不是意味着这些人也不是“人民大众”?

  评论这张
 
阅读(13918)|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