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阿伦特《论革命》中的若干翻译问题   

2013-05-02 20: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革命》是阿伦特的一部重要著作,本书以其独特的革命观而享誉政治理论界。但本书不是那种纯粹从哲学思辨的角度探讨革命的政治哲学著作,也不是以史料见长的历史学著作。它是通过对法国革命和美国革命的比较分析,来表达自己的政治理念的政治哲学著作。在此书中,阿伦特基于自己的政治哲学观,特别是其行动理论、自由理论、社会理论,对革命做出了独到理解:革命不同于解放,革命是政治行为,其目的是自由立国;而解放则是社会领域的经济行为,其目的物质解放。以此为基础,作者对法国革命(以解放为目标)和美国革命(以自由为目标)进行了区分。可以说,阿伦特的革命理论对于深受法国革命影响的中国革命同样具有非常深刻的启示意义。

在大陆,《论革命》有陈周旺的中译本(译林出版社,2007年)。这个译本我看了多遍,许多地方还对照英文,感觉大体可信。阿伦特的著作能够翻译成这样,应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过,如果我们用挑剔的眼光看,陈译本还是可以挑出一些毛病,有些还是比较严重的(也就是超出了不流畅的程度,属于对于原作的误解)。

以下是我发现的一些例子。

原文:The same, to an extent, is true for the particular aspect of revolution with which we now must concern ourselves. This aspect is the regular emergence, during the course of revolution, of a new form of government that resembled in an amazing fashion Jefferson’s ward system and seemed to repeat, under no matter what circumstances, the revolutionary societies and municipal councils which had spread all over France after 1789.p.259

中译本:革命具体的一面,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如此。这就是新政府形式在革命过程中有规律地涌现。我们现在必须正视了。它惊世骇俗,却与杰斐逊的街区制度十分相像。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它似乎都只是在重复1789年后遍及法国的革命社团和市政委员会。(第239页)

笔者试译:就是我们自己今天必须关注的革命的特殊面向,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如此,这个面向就是新政府形式在革命进程中有规律地涌现。这个新政府形式通过一种神奇的方式与杰斐逊的街区制度十分相像,而且无论在何种情形下,它似乎都只是在重复1789年后遍及法国的革命社团和市政委员会。

错误分析:第一句把“革命的特殊方面”的修饰语“with which we now must concern ourselves”(我们自己今天必须关注的)作为独立的句子翻译为“我们现在必须正视了”,导致理解上的困难。in an amazing fashion是修饰“相像”的,表明其相像的方式是非常惊人的,中译本翻译为“惊世骇俗”并不恰当(夸张过头)。

原文:I continually had the impression they were engage play-act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 far more than continuing it.(p.264)

中译本:他们是在法国大革命中演戏,根本就不是在延续它,这种印象令我挥之不去。(244-245)

笔者试译:他们所从事的是扮演法国大革命而不是在延续它,这种印象令我挥之不去。”

错误分析:play-act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这个动名词短语是engage的宾语,而the French Revolution又是play-acting(扮演)的宾语,这句话的意思是扮演法国革命,而不是在法国革命中演戏。如果联系上下文,这点就可以看得更加清楚。刚才分析的这句话是阿伦特引用的托克维尔语,阿伦特要说明的是职业革命家在革命所起的作用是摹仿以前的革命。她指出:由于职业革命家在过去的“革命学校”度过了他的学徒期,“他将出于对与过去保持一致的某些行动的偏爱,而不是对意料之外的新事物的偏爱”而施加其对革命的影响。由于确保革命的延续性乃是他的使命,因此,根据历史先例来来进行论战常常是他的惯例。“对过去事件刻意而有害的模仿,至少一定程度上在于他的职业性质。”[1]这样看来,所谓“扮演革命”就是指职业革命家习惯于重复和模仿以前的革命。

原文:It is true enough that the members of the councils were not content to discuss and “enlighten themselves ”about measures that were taken by parties or assemblies. They consciously and explicitly desired the direct participation of every citizen in the public affairs of the countryand as long as they lasted, there is no doubt that “every individual found his own sphere of action and could behold, as it were, with his own eyes his own contribution to the event of the day.”      (266)

中译本:再真实不过的是,委员会的成员并不满足于对政党或议会采取的措施,即进行讨论和“自我启蒙”。他们处心积虑、明目张胆地意欲让每位公民都直接参与国家的公共事务。只要它们一天不死,毫无疑问“每个个人都会发现自己的行动范围,可以说亲眼目睹自己对平日事件的贡献”。(第247页)

笔者试译:再真实不过的是,委员会的成员并不满足于讨论或使自己领悟党或议会所采取的措施;他们有意识地、明确地希望让每位公民都直接参与国家的公共事务。只要公共事务持续一天,那么毫无疑问,“每个个体都会发现自己的行动范围,可以说亲眼目睹自己对平日事件的贡献”。

错误分析:中译本把“enlighten themselves ”翻译为“自我启蒙”,很费解,因为“讨论政党或议会提出的措施”这是代议制政府的特点,在阿伦特的文章中明显具有贬义,它和阿伦特欣赏的公民参与不同,也是委员会成员所反对的。因此,翻译为“自我启蒙”很牵强,依据上下文应该译为“使自己了解”或“使自己领悟”。把consciously and explicitly翻译为带有明显贬义的“处心积虑、明目张胆地”显然是不妥的,因为直接参与公共事务是阿伦特(也是文中所说的“委员会成员”)所欣赏的。as long as they lastedthey指的是公共事务,因为“公共事务”“参与公共事务”在本文中一直是一个褒义词,因此把lasted(持续)翻译为“一天不死”这个带有诅咒色彩的说法显然违背作者的本意。

原文:it is, therefore, almost a matter of course that the outstanding characteristics of the modern party- its autocratic and oligarchic structure, its lack of internal democracy and freedom, its tendency to “become totalitarian, ”its claim to infallibility-are conspicuous by their absence in the United State and, to a lesser degree, in Great Britain.(p.272)

中译本:这样一来,理所当然地,现代政党的显著特征,独裁和寡头结构、缺乏党内民主和自由、“极权主义”倾向和号称自己一贯正确,这些在美国显然都是不存在的,在大不列颠呢,则没有那么厉害。(252

笔者试译:这样一来,理所当然地,现代政党的显著特征——它的独裁和寡头结构、缺乏党内民主和自由、变成“极权主义”的倾向和号称自己一贯正确——在美国显然都是不存在的,在大不列颠也是基本不存在的。

错误分析:主要的误译出现在最后一句。are conspicuous by their absence in the United State 这是说的在美国显然不存在(现代政党的一系列特征),in Great Britain则是与in the United State并列的,意思是,这些特征在美国根本不存在,而在英国则是在较小程度上to a lesser degree,这是一个插入语)不存在。



[1] 英文版264.

  评论这张
 
阅读(268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