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阿伦特论艺术  

2013-02-05 11: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伦特论艺术

 

    在《人的境况》中,阿伦特专门谈到了艺术,而且是在第四章“工作”(制作活动)中谈论的。也就是说,阿伦特把艺术归入制成品的一种,但是又是带有特殊性的制成品。

艺术品作为特殊的制成品

有一种是很特殊的人工制品,它具有恒久性,却没有严格意义上的有用性和可交换性,因为它非常特殊,独一无二。这就是艺术。当然,艺术也有市场,也在市场中通过货币进行交换。但是阿伦特认为,由于高度的独特性性,艺术品是没有等价物的,即使给它定价,也是“任意定价”。我们对艺术品“恰当态度”不是使用,而是让它远离日常生活需要、日常使用方式和日常生活场景,对它进行超功利的“鉴赏”。这样,艺术品就在世界中获得了“恰当位置”,在制成品中成为最具恒久性、因而也是最具世界性的一种:“由于这种显著的恒久性,艺术品是所有有形事物中最具世界性的东西;它的持存几乎不受自然侵蚀过程的触动,因为它们不是供生物生命使用的,对它们来说,使用绝非它们的内在目的的实现(就像一个椅子在被用来坐的时候就实现了它的目的那样),而是它们内在目的的毁灭。因此,艺术品的持存性比其他事物仅仅为了存在所需的持存性更高级,它可以跨越世代而达致永恒”。[1]这些都让我们想起康德关于艺术无功利的一系列论述。

艺术品是人造世界稳固性的最突出代表(博物馆中收藏的远古艺术品似乎是这方面的典型例子),作为一个极度珍爱世界的思想家,阿伦特对艺术品的一往情深在下面这段话中充分表达了出来:

没有其他哪个地方能让物的世界的持存表现得如此纯粹和清晰,因此也没有其他哪个地方能让物的世界如此壮观地把自身显示为有死的存在者的不朽家园。似乎世界的稳固性在艺术品的永恒中才变得一目了然,以至于关于不朽的预告——不是灵魂或生命的不朽,而是以有死者的双手创造的不朽之物——已经真正到场了,它闪耀而被看见,它发声而被听闻,它言说而被理解。[2]

 

这番绘声绘色的描述相当深刻而生动地揭示了不朽的艺术品和人及其世界的存在论关系,历史上的艺术品不但活着,而且活在今人的生活和经验中,蒙娜丽莎好像要从画框中走出来,琵琶女的如泣如诉如怨如慕的琵琶声犹在耳边响起.....。特别值得指出的是,阿伦特把艺术品的不朽区别于灵魂的不朽和生命的不朽,灵魂的不朽属于那些皈依宗教的个体,是彼岸的不朽,生命的“不朽”导源于自然循环(其实自然界及其中的生物,包括生物物种意义上的人类,无所谓生死),只有艺术品及其代表的不朽既是属于此世的,是世俗的不朽,同时又不同于作为生物种类的人类随自然循环获得的代代相传。它是有死的个体制作者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的不朽之物,因此最具人性色彩。

当然,这一切都是阿伦特理解的艺术品的理想状态,在一切都商品化的资本主义现代社会,艺术品沦落为可以用货币定价的商品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艺术、思想和情感的关系

阿伦特指出:“艺术品直接源于人思想的能力,如同交换对象源于人的‘交易和交换的爱好’,以及使用物来源于人的使用能力一样。”[3]值得注意的是,阿伦特说的“思想”不同于情感、需要。阿伦特认为,情感、需要是动物化的自然生理属性,是“人类动物的属性”,它的突出特点是私人化和无世界性(对此,阿伦特在《人的境况》一书的其他部分亦有论及)。但思想却属于超越生理属性的人类能力。但思想和情感又是相关的,“思想”作为一种能力能够把无语的情感加以转化,使之获得形象性。更有进者,此具形象性的思想在被物化之前还不具备物质性,而艺术创作就是把获得了形象性的思想对象化即物化的活动。这种对象化不只是转化而且是变形。艺术品是思想之物,即作为物而存在的思想。

换言之,阿伦特认为艺术活动实际上有两个过程:艺术品首先在艺术家的头脑里形成;然后被写下来,即被物化。前者“需要靠先在的思想的引导。”但思想过程本身不创造有形物,因此还需要制作(物化)。[4]在某种意义上说,第二个阶段,即物化过程更为重要,因为没有物化,思想就永远只是头脑中的东西。工艺,或者说技巧,在这个物化过程中至关重要。“思想过程本身不产生或创造有形事物,例如书本、绘画、雕刻或乐曲。正如使用本身不产生或制造房子或家具。物化发生在把什么东西写下来的时刻,绘制一个影像、塑造一个形象、做一个曲子的时候,它当然要靠在先的思想的引导,但是实际上使思想化为现实和创造出思想产品的东西,是一种工艺。与通过人手的原始工具制造出其他持久的人造物相同的一种工艺。”[5]阿伦特在无形之思想转化为有形之物的意义上理解艺术技巧,这是很有启发性的,可以说是从本体论角度把握住了技巧的本质。由于艺术品的物性在绘画和雕塑中体现得最为明显,阿伦特认为,技术因素在音乐和诗歌中最少,而在绘画和雕塑中最多。

与诗歌最少技巧因素相关,阿伦特还认为诗是最少世界性(客观性)、最人化(主观化)的艺术,最小世界性的意思是其物化的因素最少,因此最接近思想本身。“在所有的思想物中,诗最接近于思想,一首诗比其他艺术品更不像一个物。”[6]那么,到底什么是诗歌中的思想?其实“思想”在阿伦特那里就是记忆,记忆(remembrance,指存在于内心的过去经验遗留)凭借诗歌中的节律等而转化为回忆(memory,指通过文字物化了的经验),转化的中介物就是节律。诗歌在物化过程中的变形保持在最低水平。

思想和认识的区别

思想不同于认识。思想属于诗歌或哲学,认识(cognition)则属于科学。思想是艺术的源泉,要经过物化才能体现在艺术中,但是在哲学中,思想无需变形就可以表现在伟大的哲学中。认识追求一个确定的目标,而且认识过程随着这个目标的实现而结束。这与制作活动非常相似。但思想没有目标,甚至可能不产生结果,所以,思想(诗歌与哲学)被认为是“无用的”。此外,作为思想的艺术和作为产品的艺术是有区别的。作为思想的艺术不需要物化,因此不需要特殊的技艺,思想不是技艺人——艺术家——的特权,非艺术家也能够思想。但思想要成为作为产品的艺术则需要物化过程,这个过程制作以及认识存在相似之处。

思想、认识和逻辑推理能力的区别

逻辑推理是“从公理或不证自明的前提出发的演绎,把特殊归在普遍规则之下的归约,或者引出环环相扣的推论的技巧。”[7]和逻辑推理相关的是脑力(brain power),脑力类似体力,也是人类在自然的新陈代谢过程中发展起来的一种能力。由脑力支撑的精神活动,被称为“智力”(intelligence),脑力及其活动可以通过智力来衡量。智力活动的规律就是逻辑规律,类似自然规律,根源于人脑的结构之中,因此是可以被人发现的,并且对于人发挥强大的强制作用(类似支配我们的其他必然性/自然/生理力量),比如它迫使我们相信二加二等于四。这样看来,脑力、智力、理性能力、逻辑能力等等,都是类似生物性、自然性的能力,如果我们把人定义为“理性(逻辑理性)动物”,等于把人降低为动物(只不过是智力或脑力比较高级的动物而已)。如果接受这个定义,那么,电子计算机更像人,因为它比人更加“聪明”。它像别的机器一样,实际上是“人类劳动力的纯粹替代品或人工延伸物。”[8]计算机的速度和精确性都超过人,因此,如果理性是类似计算能力的东西,那就表明霍布斯的说法——理性是人类最高级、最人性的能力——是错误的。相比之下,柏格森把理性和智力等视作生命(自然意义上的生命)能力,倒是非常准确的。但是一贯珍爱世界性的阿伦特,显然不同意给予这种自然生命力如此高的评价,在她看来,“脑力和它带来的强制性的逻辑过程都不能建立一个世界,它和生命、劳动以及消费的强制过程一样是无世界性的”。[9]由于阿伦特在世界和自然之间划了严格的界限,她的这个结论至少是合乎她的逻辑的。可见,阿伦特对科学、逻辑、脑力等的评价远低于思想、记忆,对科学的评价也远低于艺术和哲学。

持存性或美是每个事物的内在固有性质

上面说到,艺术品是世界之持存性的最突出体现者;但是阿伦特认为,其他事物,包括供使用的物,也都内在地具有持存性以及美丑的维度。“一个普通使用对象也许不是美的,也不必是美的,可是任何东西只要有一个形状,就不能不被观看,不能不要么是美的,要么是丑的,要么介于两者之间。”[10]这是因为任何现实的物品都有形状,都是感性的,是必须呈现的东西。不呈现就没有现实性,也就无所谓美丑,一旦呈现、一旦被观看就必然有美丑,“凡存在的东西都必须显现,而任何东西没有一个自身的形状就无法显现。从而任何东西都要在某种程度上超越它的功能性用途,而它的超越性,它的美或丑,就等同于公开的展示和被观看。同理,就每个事物都是一个纯粹的世界性存在而言,它一旦被完成,就超越了纯粹工具性的范围。评判一个事物卓越与否的标准从来都不只是有用性,一张丑陋的桌子跟一张漂亮的桌子可以满足同样的功能,但还有合不合于被观看的标准。”[11]这段重要的话有三点值得注意。首先,阿伦特这里说的“存在”具有现象学的意味,“存在的东西”实际上就是具有现实性的东西,也就是呈现出来的东西。一个人的内心经验就其不在公共空间呈现而言,在现象学意义上就是不“存在”的,或者说是没有现实性的;其次,一个物既然是存在着的、有现实性的物,就必然要呈现,而一旦呈现就获得了公共性和美丑含义,这种公共性和审美维度是对于物的功能性、有用性等的超越;第三,每一个制作而成的物,即使是作为使用对象或工具而被制作的,一旦制作完成,其作为制成品也就超越了纯粹工具性的范畴,具有审美性和客观世界性(比如我们可以发现很多劳动工具,尤其是传统农业工具,也有自己的审美属性)。这实际上是说:审美是世界的内在维度

阿伦特对于人制作的世界及其持存性充满了珍爱之情,“人为的事物世界,技艺人建的人造物,只有在它超越了为消费而生产的纯粹功能主义和为使用而生产的纯粹功利主义之时,才变成了一个有死者的家园,才能稳固地存在,比有死者不断变易的生命和行动更长久。”[12]在为我们建立一个持久存在的世界的意义上,制作活动的重要性不但超过了劳动及其生产的消费品,而且也超过了阿伦特特别赞赏的行动和言说。因为行动和言说也是转瞬即逝的。这样,艺术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艺术通过物化的方式记录人的言行并使其永久持存:“如果有死者需要技艺人的帮助来建立一个地球上的家园,行动者和言说者就需要技艺人在其最高能力上的帮助,即艺术家的帮助,诗人和历史编撰者(注意:阿伦特认为两者的性质和功能都是一样的)的帮助,作家或纪念碑建造者的帮助,因为没有以上这些人,他们行动和言说的产物,他们上演和讲述的故事,就根本不会存在。”[13]由于人性的最高体现是人类的行动和言说,因此,制作活动就要服务于人的言行,“人造物就必须是一个适合于行动和言说的所在,必须围着那些活动而准备——这些活动不仅对于生命必须品来说全然无用,而且与各式各样的制造活动性质迥异,虽然世界本身和所有在世界内的事物都是由制造活动产生的。”[14]

 



[1] 王寅丽译本,第127128页。

[2] 王寅丽译本,第128页。

[3] 王寅丽译本,第128页。

[4] 王寅丽译本,第128页。

[5] 王寅丽译本,第128-129页。

[6] 王寅丽译本,第129页。

[7] 王寅丽译本,第130页。

[8] 王寅丽译本,第131页。

[9] 王寅丽译本,第131页。

[10] 王寅丽译本,第132页。

[11] 王寅丽译本,第132页。

[12] 王寅丽译本,第132页。

[13] 王寅丽译本,第132页。

[14] 王寅丽译本,第133页。.

  评论这张
 
阅读(6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