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阿伦特论制作活动  

2013-02-03 10:1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伦特论制作活动

 

制作活动,又称为工作,是人类积极生活的三大之类之一(其他两个分别是劳动和行动)。阿伦特说:“制作,即技艺者的工作,存在于对象化的过程之中。”制作活动开始于把自然变成“材料”。并不是所有自然物都可名之为“材料”,一个自然物只有经过人的加工才能变成“材料”,这是一个扼杀或阻断自然生命的行为(比如砍下树木制作桌子的行为阻断了树的自然生命)。所以,技艺者也是自然的毁坏者(“毁坏”一词在这里没有贬义)。劳动者是地球(自然)的奴隶,而技艺者则是地球(自然)的主人。“材料被人为地从其自然位置中夺取,巳经是一种人手的活动了。夺取它要么是扼杀了一个生命过程,如为了得到木材我们就要砍树,要么是打断了某个自然的缓慢过程,如从地球内部(womb)里夺走铁、石头或大理石。”这种侵夺与暴力存在于所有制作活动中,因此,作为人类技能的创造者,技艺者同样也总是大自然的毁坏者。人作为凭借自身身体或借助于驯化动物以维持生存的劳动动物,或许能够成为所有生物(从猪狗到虎豹,更不要说花草植物)的统治者和主人,可他却仍然是自然和地球的仆人(因为没有超越自然循环);唯独作为技艺者的人才将自己塑造成整个地球的主宰。人类虽然不能像造物主(上帝)那样从无中创造有,但人类可以从给定的物质材料(自然)中进行创造,只有在破坏部分由上帝创造的自然之后,才能建立一个人造的世界。

劳动和制作的差异

劳动和制作还存在其他一系列差异:

1、制作活动中的暴力体验是人类力量的最基本体验。劳动只能导致生理性的疲劳和快乐,但是制作却能够提供自信和自足。这是劳动和制作在经验上的差异。用阿伦特的话说:“工作的所有这些体验,既完全不同于辛劳操作中度过一生的喜悦,也完全不同于劳动本身既强烈、又短暂的快乐,后者是一群人跟着劳动号子一起做动作时产生的,本质上与我们在其他有节奏的身体运动中体会到的快乐相同。”

2、工作或制作是在模式(先在的意念或形象、蓝图。阿伦特借此强调制作的观念性)指导下进行的,这个“引导制作活动”的精神的、观念的“模型”“意象”在制作者(的身体)之外,而且先于制作活动(比如先有房子的模型在造房子);这不同于劳动的“紧迫性”就存在于劳动者的“体内”(生理需要都有这样的特点)。引导劳动的身体需要是非常私人的,无法对象化(外化),而引导制作的理念可以对象化(外化)。

3、制作有明确的开始和终结,具体的制作活动结束后,这个引导它的“模型”或“理念”依然存在下去并继续引导别的制作者。这就是制作的“无限复制能力”。这种复制不同于劳动中的“重复”:重复是被生物循环所推动的(比如人必须反复地吃喝拉撒),并始终受生物循环的支配。劳动的重复完全是生物性质的,来自生活本身;而复制(multiplication),与纯粹的重复(repetition)不同,它是“让那些在世界上已经拥有相对稳固、相对持久存在的东西在数量上加倍。”阿伦特还认为,柏拉图的“理念(式)说”就是建立在这种可以无限复制的模型意象上,“idea”的最初意义就是形状、模型。“在柏拉图的学说中,高高在上的统率着众多易逝事物的永恒理念,就是从模型的永久性和单一性中得到证明的,众多易逝对象就是模仿它们制造出来的。”制作的模型(理念)比制作者和制作出来的对象都更加持久和永恒。柏拉图的“理念”概念就来自城邦中的制作经验。

4、制作过程是受目的-手段的范畴决定的,劳动则否。产品是制作过程的目的,为的是给世界增加新的人工制品。制作过程是达到这个目的(产品)的手段。由于劳动的目的就是消费,因此,其产品缺乏人工制品的“在世持久性”(worldly permanence)。在劳动中,消耗是“目的”,而非产品是目的,产品成为生存和劳动力再生产的手段。特别值得指出的是,阿伦特指出,如果为了生存的目的(即不是为了让自己的制作产品成为持久性的物留存于世界)而从事制作活动,那么,这种制作活动就等同于劳动。这再一次证明:劳动和制作的区别实际上取决于产品是被人出于生物需要而消费掉,还是持久地留存于世界。

阿伦特强调,制作的根本特点在于有一个明确的开端和结束,一个可以预见的结果,“这个特征把它和所有人类活动区别开来”。相比之下,劳动是没有开始和终结的循环,而行动虽有开端,却没有可以预见的结果。在控制自然的意义上,技艺者(制作者)是自然的主人,而在不需要和别人互动也能从事制作活动的意义上,他又是其自身行为的主人,可以控制和预知制作行为的结果。而劳动者和行动者则不然,前者受到生命自然规律的支配,因此谈不上“控制”(控制具有突出的主动性),后者则依赖和他人、同伴的复杂互动,因此其行动的结果不可预测(参见《人的境况》第五章关于行动的论述)。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