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血色黄昏》与见证文学的评价标准问题  

2013-12-29 09:3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鬼的《血色黄昏》虽然出版于1987年,但开始写作的时间是1975年,原名《八年》(八年是作者在内蒙古插队的时间,1969-1976),历时三年后于1978年完成,也就是完成于“伤痕文学”流行的时候。作品先后被14家出版社退稿。1987年(其等待出版的时间长于写作和修改的时间),中国工人出版社终于出版了此书(改名《血色黄昏》),由此可见,本书严格说是上世纪70年代末的作品。指出这点非常重要,只有明确这点,才能对这部作品与同时期其他知青文学,尤其是“伤痕文学”进行有意义的比较(包括相同和不同),给出相对客观的评价。

尽管推迟了9年出版,但本书出版后仍然引起轰动,而且除了中国工人出版社外,还被多家出版社出版社,发行至少超过50万,并被译成多种文字在国外和台港出版。而且即使放在1987年的语境中,这部小说相比于同时期的其他同类题材小说,仍然是非常独特和有价值的。

《血色黄昏》的出版充满了戏剧性,关于这本书的评价同样如此。杨健《中国知青文学史》对于《血色黄昏》的评价:“血色黄昏是知青运动几十年以来,最具有价值的一部知青长篇小说。它描述了知青真的人生,真的历史。在‘悲壮的青春’叙事背后,知青的历史通过《血色黄昏》终于得到了还原。它是知青文学的一块里程碑,至今还没有一部知青小说达到和超过这部小说的思想艺术成就。”

这个评价似乎很高,但是作者接着又对小说做了尖锐的批评:“小说还带有习作的痕迹”,“作者文学修养不足,结构、层次不够缜密,内容文字粗糙、简单”,“作者的粗蛮性格显得缺乏文明的浸润,加之流露出的贵族习气,影响了小说可能达到的人道主义高度。”

值得注意的是,杨健肯定的是这部小说的“真实性”,说它“终于还原”了知青的历史(好像别的知青文学都没有做到这点);而否定的则是这个小说文字上、艺术上的简单、粗糙,缺乏艺术加工。这样的评价不但自我矛盾,而且凸显了真实性和艺术性两个标准之间的矛盾,我们不禁要问:所谓的艺术性和真实性可兼得吗?如果进行了“艺术加工”,调整“结构”和“层次”,《血色黄昏》还能“还原”知青的历史吗?因为显然,只要涉及艺术加工,就不可能保持对知青生活的实录式书写,当然也就无法“还原”知青生活。

对《血色黄昏》的这种评价并不限于杨健。比如许子东也认为:“该书(《血色黄昏》)真是十分朴实,甚至文学性也不是很强。语言可以说是质朴自然,也可说是平淡的学生腔。技巧可以说是素朴也不妨说是粗糙。结构的营造、时空的剪辑处理、意识流的运用、哲理化的倾向等等,都谈不上。”它甚至“像是一段似乎未经处理过的原材料”。许子东的结论是,“《血色黄昏》并非杰出的艺术品,在‘文学性’层面讨论该小说意义不大。”但尽管如此,许子东仍然说“它无疑却是近十年来表现‘文革’最重要的作品之一。”原因同样是它的“真实”。

我以为,通常的所谓“文学性/艺术性”的标准只适合于虚构文学。《血色黄昏》的确缺少“文学性”,但问题是《血色黄昏》是一部自传体小说,它通过非常朴素、原始、本真的语言(包括所谓的“学生腔”其实也是非常本真的),记录了自己亲历的事件,有一些比较大的事,但更多是自己的琐事(比如监狱中的非人生活,在山上自己一个人的孤独无聊,挖空心思为自己翻案,等等)。小说中几乎没有虚构,也没有所谓“艺术加工”(它的结构完全是随自己的经历而直线式安排的)、文字润色(文字保持原始的粗糙)。

这里涉及的一个问题是:像《血色黄昏》这样的作品到底是否适合文学性的标准?甚至可以这样问:《血色黄昏》是“文学作品”吗?

我以为《血色黄昏》属于“见证文学”的范畴。小说的广告语宣称这是一部探索性的“新新闻主义长篇小说”,突出的不是文学性而是新闻性和纪实性。就作者的写作动机而言,其见证意识也是明确的(而其文学意识或审美意识倒是很薄弱)。作者明确拒绝虚构,坚持如实写作的宗旨。不妨说,作者对本书的所谓缺乏“文学性”“粗糙”有清醒认识:“本书只不过是其中的沧海一粟。它算不上小说,比起那些纤丽典雅的文学艺术品, 它只能算是荒郊野外的一块石头。在自己摘掉了“反革命”帽子、快要“翻身”的时候,作者写到:“我要把自己经历的这一切都写出来,以免将来忘记。出版不了就出版不了,文学水平不高,粗糙丑陋也没什么。如果它能够真实反映出这个庞大的社会的一角,反映出浩大的上山下乡运动中的一个小小侧面,就没白费力气。”“经历的各种事太多了,根本不用虚构,不用编,照实写出来,就是一篇引人入胜的小说。”在这里,作者明确拒绝虚构和“编”,显然是有自己的考虑的:为了保持原貌。“在这种巨大的真实面前,文学的许多技巧、修饰、小把戏都显得苍白和微不足道。”

在作者看来,《血色黄昏》是不是“好小说”并不重要。这也是我所认同的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1229)|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