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阿伦特论职业革命家(陶东风译)  

2013-01-01 11:4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与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中关于文学政治的论述可以参照阅读]

 

众所周知,法国大革命中诞生了政治舞台上一种全新的人物:职业革命家。他的生命不是耗费在发动革命上,因为发动革命的机会寥寥无几;而是用在研究和思考上,用在理论和论战上,其对象只有一个,那就是革命。实际上,如果缺少一部1920世纪职业革命家的历史,欧洲有闲阶级的历史将是不完整的。1920世纪的职业革命家与现代艺术家和作家一道,成为1718世纪文人的真正传人。艺术家和作家加入革命家行列是因为“资产阶级一词逐渐具有了一种在政治上丝毫不亚于审美上的怨恨之意。”他们一起成立了波希米亚,这是劳碌喧嚣的工业革命时代中特赐的休闲孤岛(island of blessed leisure)。即便是在这种新有闲阶级的成员内部,职业革命家也享有专门的特权,因为他的生活方式不要求任何专业工作。如果有一件事是他没有理由抱怨的,那就是没有时间思考。至于这种从根本上是理论式的生活方式,是在伦敦和巴黎著名的图书馆中度过,或是在维也纳和苏黎世的咖啡店中打发,又或是在各种旧政体相对舒适和宁静的监狱中度过,都没有什么分别。

职业革命家在一切现代革命中所扮演的作用足够伟大和辉煌,但这个作用不是酝酿革命。他们观察和分析国家与社会之间日益加剧的分化,他们很少或者说没有资格去促进和引导这种分化。甚至1905年在俄国蔓延并导致“一次革命”的罢工浪潮,也完全是自发的,没有得到任何政治组织或工会组织的支持,相反,这些组织倒是在革命进程中才产生的。大多数革命的爆发都令革命家集团和党派大吃一惊,他们惊诧的程度并不亚于其他人。几乎没有一场革命的爆发,要归因于他们的活动。通常的情形正好相反:革命爆发,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把职业革命家从牢房、咖啡馆或图书馆中解放了出来。甚至由职业革命家组成的列宁政党也未能“缔造”一场革命;他们所能做到的最多只是在天崩地裂的那一刻在边上转悠,或赶紧回家。托克维尔在1848年观察到,君主制“是在胜利者的打击之前而不是打击之下”垮台的,“胜利者对自己之胜利的惊诧程度,不亚于失败者之于自己的失败”。这一次又一次得到了证实。

职业革命家的作用通常不在于缔造革命,而在于革命爆发后上台。他们在权力斗争中的巨大优势,不在于他们的理论、他们的头脑或组织准备,而在于一个简单的事实,即他们的名字广为人知。发动革命的一定不是什么阴谋集团,而秘密社团通常过于秘密而无法让自己的声音公之于众,尽管它们也成功地制造了一些惊天大案,这通常是在秘密警察的帮助之下去做的。过去权力之权威的丧失,其实先于一切革命,这对任何人来说实际上都不是什么秘密,因为这种丧失昭然若揭、明白无误,尽管并不一定惊天动地。不过,它的征候,如普遍不满、到处蠢蠢欲动、对当权者的轻蔑,则由于意义模糊而难以确证。尽管如此,轻蔑,虽很少是典型职业革命家的动机,却一定是最具潜力的革命源泉之一。拉马丁称1848年革命是“轻蔑的革命”(the revolution of contempt),这也适用于几乎所有其他革命。

然而,虽然职业革命家在革命爆发中扮演的角色如此微不足道以至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他对一场革命实际进程的影响,却被证明是十分巨大的。由于他在过去革命的学校中度过了他的学徒期,他将出于对与过去保持一致的某些行动的偏爱,而不是对意料之外的新事物的偏爱而施加这种影响。由于确保革命的延续性乃是他的使命,他会倾向于根据历史先例来论战。我们前面提到的,对过去事件刻意而有害的模仿,至少一定程度上在于他的职业性质。在职业革命家从马克思主义中发现了他们解释和说明过去、现在和未来一切历史的官方指导之前,托克维尔在1848年就已经指出:“模仿(即模仿1789年前后革命的国民议会)的痕迹是如此鲜明夺目,以致掩盖了事实的高度原创性。他们所从事的是扮演法国大革命(play-act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而不是在延续它,这种印象令我挥之不去。”还有,在1871年巴黎公社——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对它根本没有任何影响——期间,至少有一份新办杂志《杜申老头》(Le Pyre Duchene),还采用过去革命年历里的月的名字。以往革命的每一次事故都被反复琢磨,仿佛它是神圣历史的一部分,在这种氛围中,革命史中唯一全新的、完全自发的制度反倒被忽略以致被遗忘,这的确是非常奇怪的。

 

[本文的翻译参照了译林出版社的中译本,但是也有重要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353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