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如何判断一个政府是否合法?  

2012-07-17 11: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伦特认为:合法性和正当性的区别在于:权力的合法性来自人的复数性本身,来自“人最初的聚集”和人的“共在”,在于它产生时的程序合法,而不是在于它们以后要干什么,或它以后所做事情的目的是否正当。非正当程序作出的决定(比如极权政府的决定),不能通过目的正当(用于好的目的,不否定这样的情况:有些极权政府偶尔也会做一些好事)论证其合法性;而通过正当程序作出的决定,也不能通过否定其目的的正当性,来否定其合法性(一个具有合法政府通过合法程序做出的决定,结果也可能是不好的,这样的情况也不是不可能的)。不合法的政府做了某件好事也依然是不合法的政府,合法的政府做出了某个错误的决定也依然是合法政府(当然这些情况都是偶然的)。所以,如果权力的合法性受到挑战,而你又要维护其合法性,这个时候你就要“诉诸过去”,也就是诉诸人群的“最初聚集”,诉诸复数性,看看权力的来源是否合法(比如要判断一个政府是否合法政府,要从源头看它是不是民选政府);一旦离开了这样的复数性和正义合法(比如斯大林扶持的东欧政权),权力就不再是权力,政府也就没有合法性了。这样,权力所要求的只是来源合法,而不是结果可欲。阿伦特认为:具有合法来源的权力产生的行动,其结果不见得就一定正当。大家民主协商和平等讨论后决定去作某事,那么这件事在程序上就是合法的,但其结果不见得好。即使结果不好,也还是合法的。同样道理,一个不合法政府做的每一件事不见得全部是不可欲的,但这并不能解决其合法性的问题。不合法政府做的好事再多,也仍然是一个不合法政府,除非它从源头上彻底解决问题(从蒋经国、李登辉到陈水扁时期,国民党先是逐渐先失去权力,然后又通过民选重新赢得了权力。通过这种方式,马英九时代的国民党就重新解决了合法性问题。而蒋介石时代的国民党统治始终是没有合法性的,蒋经国和李登辉时代的国民党则处于通过自己启动的民主化改革,既自己让自己失去合法性,又通过赢得民心、赢得大选重新获得新生、重新赢得合法性的过程中)。

相反,暴力需要的是正当化证明,它诉诸的是“未来”,或者说是对行动的目标、结果的证明,“与证明有关的是一个存在于未来的目的。”暴力所需要的就是正当化证明,它可以通过使用暴力的合理的目的或好的结果,来证明其是否具正当性(比如为了自卫的目的而是用暴力,为了除恶的目的而使用暴力等等),但暴力的使用却永远不可能有合法性。

阿伦特还认为:对暴力使用的证明所诉诸的“未来”或“目的”越是遥远(比如“XX主义远大理想”、历史进步、“解放XX”等等),其正当性的证明就越是丧失了合理性;只有现实的、当下的正当目的才能使得暴力作为手段的使用显得正当(比如在自我防卫中使用暴力进行抵抗,再比如要抓住一个正在逃跑的杀人犯)。这个观点是很深刻的,极权主义政府就是通过“遥远的未来的目标”来使自己的暴力使用正当化。这个观点对我们反思“文革”时期的暴力现象是非常有用的。“文革”时期的那些造反派们不就是为了所谓的“XX目标”而肆无忌惮地批斗所谓“牛鬼蛇神”“走资派”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125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