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不做表扬家,要做批评家——人文学者缺席社会文化批评?[转发]  

2012-05-19 10:4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做表扬家,要做批评家——人文学者缺席社会文化批评?

 

本报讯(记者  陈香)学者是否应该参与公共事务和社会话题的发言?介入后,是做一个安全的表扬家,还是做一个“不合时宜”的批评者?三人成众,学者陶东风、肖鹰、赵勇各自拿出《博言天下》、《天地一指》、《抵抗遗忘》,结集为“时代批评家”系列,由时代出版传媒安徽文艺出版社推出。“当下的文化之所以单向的商业化或低俗化,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知识分子、人文学者作为批评群体的缺席。虽然有学者有一些表达,但这些表达大多是空对空,甚至是捧场的,真正尖锐同时有针对性的社会文化批评是缺失的。”清华大学教授肖鹰表示。

其实,对学者是否应该参与公共事务和社会话题的发言,学界历来有两种意见。一种是,学者应以学术建设为己任,在相关学术圈子贡献力量,无需对社会话题指手画脚;另一种则认为,学者不应仅仅局限于学术的圈子,而应运用自己的知识积累和理性判断,对公共事务和社会话题发言,尤其是建设性的批判,给社会舆论纠偏。作为一位专志于美学研究的学者,肖鹰表示,他初始并无意写类似的批评文字,以为不必、不当、不值。所谓不必,因为这些文字多是应时而作,与他的美学专业研究无关紧要;所谓不当,因为这些文字虽然是有感而发,但批评总是惹怨生嫌;所谓不值,从实效惠利来看,这些文字自然是出力不讨好的。然而,从本报邀请他撰写关于于丹现象的文章开始,之所以写下一系列跨专业的文化评论,包括比较尖锐的批评文章,肖鹰称为“欲罢不能”:“常常在面对当下社会文化商业化、低俗化走向时感到深刻的焦虑,所以有了这些不吐不快的文字。希望通过自己的专业研究和专业思考,为当前社会文化的建设表达一种理念,做一些提示,希望有更理性的文化发展追求。” 在做批评的时候,肖鹰就已经预计好了所要承担的代价,包括各种各样的人身攻击。然而,“天地一指,文字寸心”,肖鹰表示,他上大学的时代,是一个充满理想、充满激情的时代,与他同龄的学者可能都有类似的社会文化的理想主义追求。

肖鹰认为,谈到公共事务,应该是多层面参与的,当然不应该把学者排斥在公共事务的意见表达之外。然而,在学者跨越自己的领域进行积极的社会关注和参与,对提升相关问题的讨论和研究有建设意义的同时,也要警惕知识分子把自己的专业背景泛社会化的问题。“知识分子在社会表达的时候,首先应该运用他的专业知识,进行理性有效的表达。知识分子应该保持一种理性的自觉,对自己局限性的自我警惕,不要认为自己什么都懂,什么都可以发表意见,否则,会导致专家自毁声誉,所谓‘专家的垮台’。”

古往今来,大家都认为知识分子是社会理性和良知的载体,因为他获得了更多的知识,有更好的教育背景。90年代以来,“思想家淡出,学问家凸显”,很多人都回归学院当中,以学术为己任。“当然这样一种选择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作为一名学者,当社会出现越来越多问题的时候,是不是还需要那样一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比较纯粹的学问的态度?”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赵勇认为,除了保持对学术本身的关注,学者还应该面向社会发言。因为学者自身知识的积累,接受信息的渠道,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判断可能更理性,传递出去的声音会在一定程度上对公众构成影响。“在一个众声喧哗的时代,媒体如此发达,大家都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了,反而更需要一种理性深度的声音。”

同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陶东风强调,观点的影响力应该在公共交流与选择的过程中自然而然产生,而不是因为发言者是权威,或具有什么头衔。“希望我的观点进入意见‘市场’——意见本身也会形成相互作用的‘市场’,如果这个意见被大多数人接受,自然而然会产生舆论的影响力。”尤其是,在一些公共话题的探讨上,有些学者的发言背后是有权力和资本的影子的,导致公众对一些学者的发言产生了怀疑。所以,陶东风强调,在一些与公众利益切身相关的公共问题上,“在一些关乎重大公共利益的问题上,专家的意见不应该不经过公众讨论就被政府直接采纳。专家的声音应该让公众进行讨论,让它公开化。不能在公众缺席的情况下,由政府和专家直接作出公共决策,必须有其他各界人士的参加”。陶东风认为,文化批评是一种基于专业知识的公共性写作。公共性的含义一方面区别于私人性,一方面区别于专业性。在他看来,他自己的文化批评本质上是把自己的专业知识诉诸公共使用,因此,在他的文化批评中,一方面从来不谈论私人性质的问题,另一方面也不在文化批评中探讨面向小圈子的专业问题。文化批评的公共性还体现为批评立场和尺度的公正性,文化批评切忌圈子化,决不能讲什么“哥儿们义气”、“为朋友两肋插刀”,只要你是我的盟友,我就要无条件地挺你,不管你讲得对不对。可惜的是,现在很多所谓的文化批评就有这种圈子化的倾向,这会导致文化批评的公信力的下降。

据了解,《博言天下》运用陶东风所擅长的文化研究和大众文化批评理论,对当前生活中的文化、文学、教育、娱乐等现象进行了独到、深邃的解读和评说,《天地一指》对当今中国文化生活中的文学、影视、娱乐和教育等领域进行了文化反思和美学解读,尤其对“文艺三俗化”进行了尖锐而有针对性的批评,《抵抗遗忘》对当下生活中的文化、文学、娱乐、教育等现象进行了深入浅出的现场评说,三书体现了人文学者执著的理想主义情怀,和知识分子强烈的社会担当。

 

  评论这张
 
阅读(4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