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核安全峰会:警惕创新能力的走火入魔  

2012-03-26 10: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防范创新能力和创新成果之走火入魔的最重要机制,是对创新成果的社会和公共使用进行制度化限制。所有创造发明本身都不能对人类造成重大伤害,更不可能造成极权主义式的人道灾难。造成重大伤害或人道灾难的根源是对创新手段和成果的公共使用缺乏有效的制度制约。集中营是如此,古拉格群岛是如此,“文革”是如此,未来可能出现的核灾难也是如此。

 

 

在包括“北京精神”在内的所有中国城市“精神”大比拼中,“创新”的重复率据说是最高的。“创新”现在成了人见人爱的好东东。但创新真的就是“好”的同义词吗?所有创新精神或创新行为都会造福人类吗?我看不见得。

“创新”就是开始某种新的东西(start something new),某种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未曾预料的东西。阿伦特就是一个杰出的关于创新的理论家。乍一看非常奇怪的是,而被她列入人类创新行为之典范的,既有开启人类历史新篇章的现代革命,也有二十世纪为人类带来空前灾难的极权主义恐怖。阿伦特说:极权主义是与人类历史上任何一种专制独裁形式都不同的统治形式,它绝对是新的。也就是说,阿伦特把极权主义的新型恐怖也列入了“未曾预料之物”、“开始”、“创新能力”的范围。这说明“创新能力”和“未曾预料之物”并不必然具备道德和价值的正当性。

依照这种创新观,我想创新作为一种人类的能力或行为本身不具备道德和价值内涵,它是价值中立的;而创新作为结果,既有造福人类的也有摧毁人类的。也就是说,离开了道德和价值维度,创新未必是好的。坏的创新行为的例子其实可以举出很多。比如德国的纳粹集中营,苏联的古拉格群岛,“文革”时期的“挑动群众斗群众”、游街、戴高帽,等等都是非常新颖独特的折磨人、摧残人的创新行为。和创新相思的“创意”也是如此。不但很多品味低下、恶俗的广告是有创意的,而且很多犯罪分子的犯罪手段也是有创意的。最近发生的一个触目惊心的反人道的创新例子,就是“911”恐怖袭击。如果撇开道德和价值的维度,那么,我们不能不承认,这次袭击行为无疑是一个足以载入史册的了不起的创意,其策划之新颖、布置之精密,效率之高,新闻效益之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但是,我们不能不为人类的伟大创新能力被用于这种反人性的目的而感到震惊、悲哀和恐惧。可见,一个极有想象力的创意,很可能被用于道德上非常坏的目的,甚至用来毁灭人类或破坏人类的文明。我们一直以来的一个错误观念是,一个好的创意就是一个能够赚钱的创意。现在我们必须改变观念:一个好的创意是一个有益于人类文明的创意,它必然有自己正面的道德维度和价值维度。

    这点凸显了创新的道德和价值维度的极端重要性,并不是所有新的东西都是好的。阿道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写于30年代,作者通过预言方式写到将来的国家很可能不再用专政和军队来维持统治,取而代之的是各种高科技手段,统治的目标将是经济繁荣,所有不利于这个目标的实现东西都将被铲除,大规模生产、消费、娱乐将成为国策。人这个物种也将被改造,以符合“新型社会”的需要。这个新世界很新,但是很可怕。“新世界”有高度的物质文明,所有一切都是自动化的,人们不愁吃穿,享受着最舒适的生活,每天下班以后,可以乘坐私人的超音速飞机,去世界各地度假旅行。经济繁荣和享受生活成为整个社会唯一的哲学理念,或者说是唯一的宗教。

这样的“新世界”,这样的创新和发明,不要也罢。

因此,北京精神的“创新”必须联系“爱国”“包容”“厚德”等其他三个关键词才能得到正确的理解。不过此处我要强调的是:防范创新能力和创新成果之走火入魔,光强调“德”是不够的。最重要的是要对创新成果的社会和公共使用进行制度化限制。所有创造发明本身都不能对人类造成重大伤害,更不可能造成极权主义式的人道灾难。造成重大伤害或人道灾难的根源是对创新手段和成果的公共使用缺乏有效的制度制约。集中营是如此,古拉格群岛是如此,“文革”也是如此。今天我们面临的一个极为现实的威胁就是核威胁。正在韩国召开的世界核峰会,讨论的集中问题,目的如何制约和防范核技术的使用可能给公公世界带来的威胁和灾难。

 

核技术无疑是人类重大的发明和创新,它是造福人类还是毁灭人类,最后不是取决于这种发明本身而是取决于其公共使用,而一种发明的公共使用问题说到底是一个制度安排问题,是谁有权力决定一项发明的公共使用(是否使用,在什么程度上使用,如何防范这种使用可能带来的风险等等)的问题。把人类的发明和发现——无论是科技方面的,还是制度、文化方面的——用于毁灭人类、残害人类之目的的情况,无不发生在一个极权专制国家。

制度安排的核心:1、程序公开、透明,不能由某些人(比如政客)说了算;2、必须破除专家万能的神话,也不能由发明者说了算。一个创新成果的发明者,比如核技术专家、试管婴儿技术的发明者,只是研制某种技术发明的专家,但却并不知道、也不可能预测这项发明一旦付诸公共使用后可能带来的后果(道德的后果,伦理的后果等等)。这是从知识的角度说。从道德的角度说,科学家、专家这个群体并不比别的任何群体更具道德或伦理上的优越性。在人类历史上,为了个人或集团利益出卖良心、和政客沆瀣一气把自己的发明创造用于不当目的、甚至罪恶目的专家和科学家从来不乏其人。

因此,我的结论是:人类的创新成果必须通过严格公开、透明、民主的决策程序才能付诸公共使用。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