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极权社会为什么没有故事?——哈维尔论文学之一  

2012-03-01 20:1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极权主义之前的世界,是一个文学的世界。

――哈维尔

 

  在《故事与极权主义》一文中,哈维尔一开始就提出了一个似乎很著名、初一看也很费解的观点:发达、稳固的极权社会(实际上就是哈维尔在其他文章中经常提到的“后极权社会”,约当斯大林死后到作者写作此文的80年代末这段时间,它意指后期的极权社会而不是极权之后的社会,也就是说,它仍然属于极权社会的一种)没有故事。没有故事是因为“发达的”极权社会采取了另一种扼杀生命和摧毁生活的方式:它使得生活和生命通过慢性的、不流血的、静悄悄的方式死去。这个时期,“狂热者的歌声和受拷打者的呼叫不再被听到,无法无天已经装出温文尔雅的样子,并且从拷打室搬到了没有个性的官僚们装潢一新的办公室。”正是这种杀人方式的变化标志着“发达的极权主义”(后极权主义)和极权主义的差别:“发达的极权主义赖以建立的操纵手段是如此精致,如此复杂和有力,以致它不再需要谋杀凶手和牺牲品。”这是与极权时代赤裸裸的屠杀不同的另一种屠杀,它是“慢性的,遮遮掩掩的、不流血的,不再是纯粹的,然而是没有行动、没有故事、没有时间的死亡,集体的死亡,或者更确切地说,麻木不仁的、社会和历史虚无化的过程。这种虚无化如此取消了灭亡,同样如此取消了生命:个人的生命变成一个大机器中功能单调、整齐划一的组成部分,他的死亡仅仅是意味着卸除了他的使命。”

显然,哈维尔和阿伦特一样,也是从存在论的角度理解故事的:生活的死亡必然伴随故事的死亡,这就是极权主义、包括“发达的”极权主义与故事之间的本体论敌对关系:故事的存在的前提是真正的、鲜活的生命的存在,是千差万别的自由个体的存在,是一个社会、一个人的梦想的存在。在有活生生的生活的地方、在每个人都拥有自由、个性和梦想的地方,就有故事,极权社会(包括“发达的”极权社会,下同,不再特别注明),之所以没有故事,是因为极权主义敌视生活、敌视个性、敌视自由,剥夺存在所固有的多元性、差异性、偶然性、不可预测性、不可控制性,它把一切,包括人的生命,全部纳入了“统一计划”加以管理和控制,都必须服从“最高指示”、遵循“必然规律”。区别只在于:如果说极权社会直接地、赤裸裸地杀人、直接剥夺人的自由和生命(比如斯大林统治时期的苏联),那么,后极权社会(发达的极权社会)不过换了一种杀人方式:通过不流血的、温文尔雅的方式杀人。它不再大规模地、明目张胆地搞大众运动,而是通过极权主义和消费主义结合的方式,把人们引入一个“天鹅绒的监狱”:这里有冰箱彩电,装修一新,安逸舒适,但是没有政治自由,没有公民权利,没有选举、结社和言论自由,没有真正的多元和差异。在这个“天鹅绒的监狱”里,人们逐渐丧失了参与公共事务的兴趣,变成动物意义上的行尸走肉。在这个“天鹅绒的监狱”,同样没有自由和梦想的容身之地,没有真正的、多元化的、五花八门的生命,人们在慢性自杀。在这里,又怎么可能有故事呢?

于是,这个意义上的“故事”,获得了存在本体论意义上的价值内涵。

  故事像生活一样丰富,故事和生活的同源性在于它们都是多元化的、丰富多彩的,充满了可能性和不可预测性(也就是阿伦特反复强调的“开新能力”)。有故事存在的社会一定是一个不断有新事物出现的社会,有非预定的事物(类似阿伦特说的奇迹)发生。在这个意义上,“神秘是每个故事的尺度”。哈维尔说:

      每一个故事都始于一个事件。这个事件——被理解为从一种世界的逻辑进入另一个世界的逻辑——开始于每一个故事从中产生和由此孕育的那些:状态、关系、矛盾。故事当然有自己的逻辑,但是它是一种不同的真理、态度、思想、传统、爱好、人民、高层权力、社会运动等等之间的对话、冲突和相互作用的逻辑,有着许多自发的、分散的力量,它们预先不能相互限制,每一个故事都设想有多种真理、逻辑、采纳决定的代理人及行为方式。我们从来不能真正知道在这种对抗中将会产生什么,什么因素将加入进来,结果将会怎样;才来也不清楚在一个主人公身上,什么样的潜在素质将会被唤醒,通过他的对手的行动,他将被引导向怎样的行为。

仅仅因为这个原因,神秘是每一个故事的尺度。通过故事告诉我们的不是真理的一个特定代理人,故事显示给我们的是人类社会这样一个令人兴奋的竞技场,在那里,许多这样的代理人相互接触。

 

    我以为没有什么比这段话更加深刻地表达了人的本质、故事的本质以及文学的本质。没有故事是因为没有“神秘”,而没有神秘是因为极权主义消灭了生活的多样性、开放性、丰富性,消灭了人的行动的不可预测性和不可控制性,一句话,消灭了自由。“极权主义的支柱是存在着一个所有真理和权力的中心,一种制度化了的‘历史理性’,它十分自然地成为所有社会活动的唯一代理人。公众生活不再是不同的、或多或少是自发的代理人摆开阵势的竞技场,而仅仅变成这个唯一的代理人宣告并执行其意志和真理的地方。一个由这种原则统治的地方,不再有神秘的空间;完全的真理掌握意味着每一件事情都事先知道。在每一件事情都事先知道的地方,故事将无从生长。”

  在价值的意义上说,消灭人的多元本质,消灭生活中的无穷可能性和不可预测性,一切按部就班,就等于消灭了生命的意义。这就是哈维尔说的极权主义所导致的意义的虚无化:“当难以预料的事情消失时,意义的感觉也随之消失。”虚无主义弥漫整个社会。极权主义的这种“虚无化”是无形的,比艾滋病病毒和切尔诺贝利核辐射更隐蔽,也更危险、更内在地危及我们每个人。故事的消失和道德-意义世界的虚无化是对人的内在毒害,这是比肉体的毒害更加可怕的毒害,但是却由于其慢性的、悄悄的、不流血的特点而不易被人觉察。作为一个深受存在主义影响的作家和思想家,哈维尔的政治思考的特点是对于人的内在道德状况(而不是政治体制)的高度关注,这也使得他的政治思考与文学表现出极大的亲缘性。



 
  评论这张
 
阅读(5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