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革命与政治宗教——读《旧制度与大革命》之一  

2012-12-25 16: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与传统宗教不同,革命的政治宗教的特点,是要把“天国”建立在现世。“法国革命正是依照宗教革命的方式展开的,但是法国革命涉及现世,宗教革命则为来世。”革命的可怕之处也在这里:这个“上帝”同时拿着“圣经”和枪]。

 

托克维尔认为,法国大革命是一场以宗教革命形式展开的政治革命。法国革命不仅摧毁了社会中间组织和传统习俗、权威,建立了统一的中央集权,而且摧毁了宗教,并在摧毁宗教的同时宗教建立了自己的宗教——政治宗教。

托克维尔写道:“法国革命是以宗教革命的方式、带着宗教革命的外表进行的一场政治革命”,“它不仅像宗教革命一样传播甚远,而且像宗教革命一样也是通过预言和布道深入人心。这是一场激发布道热忱的政治革命。”革命的政治动员和宗教的布道有类似的功能,它也像宗教一样用“预言”(以某某“主义”标榜的“人间天堂”“远大目标”)进行“布道”,即意识形态宣传。革命不但要改变制度,而且要改变日常生活,还要改变人的信仰,“灵魂深处闹革命”。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它是彻底的,也是全面的,远非古代的王朝更替可比。

从这个角度看,中国革命也是一种政治宗教,它不仅要改变制度,而且要改变包括信仰在内的一切。中国革命所谓的“破四旧立四新”早已超出了改变政权的范围,它要改变的是包括制度、习俗、生活方式、信仰等等在内的一切。

当然,与传统宗教不同,革命的政治宗教的特点,是要把“天国”建立在现世。“法国革命正是依照宗教革命的方式展开的,但是法国革命涉及现世,宗教革命则为来世。”革命的可怕之处也在这里:这个“上帝”同时拿着“圣经”和枪。

宗教的特征是把“人本身”作为考虑对象,而不是世俗层面的国家法律、制度、习俗。宗教的主要目的是要“调整人与上帝的总体关系,调整人与人之间的一般权利和义务,而不顾社会的形式。”而且宗教超越国界,它的规范并不限于某国某时的人,也不管法律、气候、民族有何不同。宗教教义既然自以为植根于人性本身,便能为所有的人同样接受,放之四海而皆准。“宗教革命因此不像一般的政治革命那样局限于一国人民、一个种族的疆域之中。”(《旧制度与大革命》51)这就是宗教的抽象而普遍的特征,也是中国社会主义革命的重要特征:它的教义不仅适合于中国人,而且适合于世界上的一切人。

“宗教把人看作一般的、不以国家和时代为转移的人,法国革命与此相同,也抽象地看待公民,超脱一切具体的社会。它不仅仅研究什么是法国公民的特殊权利,而且研究什么是人类在政治上的一般义务与权利。”这就是法国革命的普世主义和平等主义(无差别地对待所有人)的特点。“法国革命在社会与政府问题上始终追溯到更具普遍性的,也可以说更自然的东西,正因如此,法国革命既能为一切人所理解,又能到处为人仿效。

“法国革命仿佛致力于人类的新生,而不仅仅是法国的改革,所以它燃起一股热情,在这以前,即使最激烈的政治革命也不能产生这样的热情。大革命激发了传播信仰的热望:掀起一场宣传运动。由此,它终于带上了宗教革命的色彩,使时人为之震恐,或者不如说,大革命本身已成为一种新宗教;虽然是不完善的宗教,因为既无上帝,又无礼拜,更无来世生活,但它却像伊斯兰教一样,将它的士兵、使徒、受难者充斥整个世界。”

这就是所谓的政治宗教,革命的彻底性、全盘性和破坏性在这里都有了。中国革命就是这样的一次革命。不仅如此,中国革命更进一步,它不但有自己的信仰和宣传,而且还有自己的“上帝”毛泽东,甚至有自己的“礼拜”,即一套效忠毛泽东的仪式(“忠字舞”“早请示晚汇报”)。

  评论这张
 
阅读(128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