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好事做的再多,不合法政府还是不合法政府  

2012-01-14 11: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权力的合法性来自人的复数性本身,来自“人最初的聚集”和人的“共在”,在于它产生时的程序合法,而不是在于它们以后要干什么它以后所做事情的目的正当性。非正当程序作出的决定(比如极权政府的决定),不能通过目的正当(用于好的目的,有些极权政府偶尔也会一些好事)论证其合法性;而通过正当程序作出的决定,也不能通过否定其目的的正当性,来否定其合法性(一个具有合法性的政府通过合法程序做出的决定,结果也可能是不好的)。不合法的政府做了某件好事也依然是不合法的政府,合法的政府做了某个错误的决定也依然是合法政府(当然这些都是偶然的)。所以,如果权力的合法性受到挑战而你又要维护其合法性,这个时候你就要“诉诸过去”,也就是诉诸“最初的聚集”诉诸复数性看看权力的来源是否合法(比如一个政府要从源头看它是不是民选政府;一旦离开了这样复数性没有程序正义所保障的合法性(比如斯大林扶持的东欧政权),权力就不再是权力,政府也就没有合法性了。这样,权力所要求的只是来源合法,而不是结果可欲。阿伦特认为:具有合法来源的权力产生的行动,其结果不见得就一定正当。大家民主协商和平等讨论后决定去作某事,那么这件事在程序上就是合法的,但其结果不见得好即使结果不好,也还是合法的。同样道理,一个不合法政府做的每一件事不见得全部是不可欲的,但这并不能解决其合法性的问题。不合法政府做的好事再多,也仍然是一个不合法政府,除非它从源头上彻底解决问题,像国民党那样先失去权力,然后再通过民选重新赢得权力。通过这种方式,马英九时代的国民党就彻底解决了合法性问题(而蒋介石时代的国民党统治始终是没有合法性的,蒋经国和李登辉时代的国民党则处于通过自己启动的民主化改革,既葬送自己又获得新生、重新赢得合法性的过程中)

 

相反,暴力需要的是正当化证明,它诉诸的是“未来”,或者说是对行动的目标、结果的证明,“与证明有关的是一个存在于未来的目的。”暴力所需要的就是正当化证明,它可以通过使用暴力的合理的目的或好的结果,来证明其是否具正当性(比如为了自卫的目的而是用暴力,为了除恶的目的而使用暴力等等),但暴力的使用却永远不可能有合法性。

阿伦特还认为:对暴力使用的证明所诉诸的“未来”或“目的”越是遥远(比如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历史的进步、解放全人类等等),其正当性的证明就越是丧失了合理性;只有现实的、当下的正当目的才能使得暴力作为手段的使用显得正当(比如在自我防卫中使用暴力进行抵抗,再比如要抓住一个正在逃跑的杀人犯)。这个观点是很深刻的,极权主义政府就是通过“遥远的未来的目标”来使自己的暴力使用正当化这个观点对我们“反思”文革时期的暴力现象是非常有用的。文革时期的那些造反派们不就是为了所谓的共产主义目标肆无忌惮地批斗“走资派”的吗?

  评论这张
 
阅读(5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