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维权是合法的又是艰难的(乌坎事件与中国式维权.续一)  

2012-01-12 10: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维权是合法的又是艰难的(乌坎事件与中国式维权.续一)

乌坎维权的另一个突出特点,也是全国其他地方民间维权的共同特点,是只反地方政府,不反中央政府,更不反党或叛国。相反,他们处处打出爱国和相信政府的口号,更重要的是,他们的维权行为不但合乎国家宪法法律,而且也合乎中央政府的相关规定(比如关于土地使用方法的规定,关于基层民主选举的规定等等),因此,他们即使对照国家法律或党和政府的文件,也显得理直气壮:不在理甚至违法的,恰恰是某些地方政府和地方官员。

    乌坎的维权活动始终高举“爱国”大旗。200943的那张题为《给乌坎村乡亲们的信之——我们不是亡村奴》署名就是“爱国者1号”。

    维权核心人物之一庄松坤一再对儿子庄烈宏说:有共产党在,没有危险。庄烈宏同样相信这一点:胡主席、温总理每天在中央开会,他们天天说,处处说,要爱护老百姓,要老百姓过好日子。我才知道了中央是爱护老百姓的。是下面的干部瞒了中央做坏事。我看新闻,我相信中央是我们的靠山。张洁平、陆文:乌坎热血青年团》)

    正因为这样,乌坎的抗争有明显的合法抗争性质,即使对照中央政府的文件,他们的诉求也是正当、合法的,违法的不是村民而是村干部。因此,他们抗争的理据,除了《国际人权公约》、《联合国反腐败公约》就是政府文件、政府批文等等这些文件均被QQ群里置顶

    不仅地方政府和地方官员的土地买卖交易不合法,而且其拘禁维权人士的方法更是违法(即使是中国人民共和国的法律)。据《父亲薛锦波之死—-薛锦波长女薛健婉自述》一文陈述

    拘捕薛锦波的人没有证件、没有制服、没有任何逮捕令,连手铐都没有,都是用胶带把手捆起来。他们也没有通知家属,抓起来一点消息都没有。店员跟我说,我爸当时已经很生气,大喊不要抓他朋友,要抓就抓他一个人。这样,抓人者明显违反了国家法律,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的。这点抓人者自己也清楚。正因为这样,他们才会采取见不得人的特务式。正因为这样,对于抓人事件,更不要说后来的死人事件,陆丰市政府不敢承认,说“不关他们的事”,公安也不敢直接出面。

这和“文革”时期的红卫兵或各单位的革命委员会可以大张旗鼓地做违法(抄家、批斗等等)的事情,而且做了违法的事情之后还敢于继续在媒体公开宣扬,而被侵权者完全不敢甚至不知道如何来捍卫自己的权利是完全不同的。这涉及到极权社会和后极权社会的重大区别。按照阿伦特的理论,极权社会之所以敢于明目张胆地、公开地违背成文法(那个是极权国家自己的成文法),是因为在其成文法之上,还有一个所谓的“更高法”——历史发展的必然法则(“实现共产主义”)和自然法则(优化人类人种),所有的成文法在这个更高法则面前都必须让步,因此,那些自称遵循历史法则或自然法则的人可以理直气壮地违反成文法,而且根本不觉得自己犯法。“文革”时期的情况其实就是如此。那些高喊砸烂公检法随便批斗殴打走资派(从普通老师到国家主席)的小将们,之所以可以这样做而不觉得自己理亏,就是他们自觉遵循了一个更高法(具体表现为毛主席的“最高指示”)。

但在今天,这个可以肆意践踏成文法的“更高法”(意识形态)已经不存在了,即使还有一些残留,其合法化力量也已经衰竭了。地方政府不再能够在践踏成文法或国家其他法规的同时拿出所谓的“最高指示”“更高法”为自己辩护。

既然如此,既然地方政府的侵权行为是违法的,村民维权是合法的,为什么维权又如此之艰难?或者说,既然有明确的法规和政策,而且在其之上已经不再有“最高指示”那样的“更高法”,为什么地方政府居然敢于公然违背?村民的维权既然就这么艰难?这才是问题的要害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16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