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地理解文学艺术的自主性  

2011-08-15 10:2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提示

改革开放以前中国的作家、艺术家是国家干部编制,文化与文学艺术的机构均属于国家事业单位,文艺活动与市场几乎不存在任何联系,作家艺术家的经济生活完全依附于国家政府,而且这种经济依附是其它一切依附的基础和前提。在这个意义上,这种文艺体制实际上是“工具论”文艺学赖以生存的重要制度环境(令人遗憾的是,坚持自主性、反对工具论的人很少把根子挖到这里)。依附性的经济和政治制度之下不可能产生自主性的文艺活动。

中国文学理论界目前占据支配地位的文学观念与文学理论无疑是文学的自主性、自律性观念。这种观念在20世纪中国文艺理论界一直与文学的他律论、工具论处于分立、对峙状态,其消长起伏构成了中国文学理论史的主线。如果不作更加远久的追溯,当代中国文艺学界的自律性诉求出现于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期,到1980年代中期达到高峰并逐渐占据主导地位,此后在1990年代的文学理论教科书中得以合法化并延续下来。

我们必须充分肯定1980年代中国文学理论界自主性诉求的历史进步性,而且即使在今天它也仍然具有现实的合理性。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同时提请大家注意:历史地看,1980年代的文艺自主性诉求的提出与相当程度上的实现,实际上恰恰依赖于它与当时的公共领域之间的紧密联系,更准确地说,它借助了与当时政治文化(即改革开放与“思想解放”运动)之间存在的相互支持关系,而且得到了政治精英的直接支持。自主性诉求的批判矛头直接指向了“文革”时期的“工具论”文艺学——“文革”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因而强调文学的自主性以及对于“艺术规律”的尊重,就成为新一代领导人所确立的文化-文艺政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这个新文化与文艺政策本身又是当时的改革开放新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意义上,文艺的自主性诉求具有远远超出文艺本身的社会文化含义与政治含义,它并不是那么自主的。可以说,正是自主性赋予了知识分子的政治介入以特殊的合法性与权威性。一方面它借助与意识形态的关系而进入主流话语,另一方面它恰恰又通过淡化文艺的功利性、政治性与意识形态性、突出其自主性自律性的方式,来达到政治目的和意识形态目的。

也就是说,这种新的意识形态话语被转换成了“真理”,仿佛文艺的自主性是客观存在的永恒实体,以前的文学理论只不过“遮蔽了”这个实体,而新时期的文学理论则重新“发现”它。这个话语转换策略掩盖了文学和文学理论的自主性其实同样是一种借助非文学力量建构的文学理论话语(而不是实体),它导致的一个后遗症,是使许多文学研究者丧失了对于自主性本身的反思能力,不能把它同样作为对象进行知识社会学的考察,似乎文学的自主性、知识分子的独立性真的是一种本质化的、无条件的“真理”。

1990年代以后,文艺自主性诉求的批判对象发生了微妙却重要的变化。自主性诉求本来就有两个否定的对象,一是政治权力,二是市场/商业压力。如果说1980年代文艺学自主性诉求要求摆脱其政治奴仆的地位;那么,由于语境的变化,1990年代文艺自主性诉求的批判对象已转化为市场/商业。值得注意却往往被忽略的是,政治对于文艺的压制与经济对于文艺的牵制毕竟是有区别的。在特定的情况下,文艺与市场的联合还有助于使文艺摆脱对于政治权力的依附。

就西方的情况看,作家艺术家的创作活动与其资助方式及经济来源是紧密结合的,而文艺活动的资助方式又是历史地变化的。在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出现之前,作家主要依靠贵族、宫廷或教会的资助(庇护)。进入资本主义时代以后,市场机制(具体表现为稿酬制度、版税制度等)取代了传统的资助方式,成为作家艺术家的主要经济来源,成为文艺与金钱、文艺与市场之间的主要纽带。与此同时,出现了专门以写作为生的所谓“职业作家”。就中国的情况说,改革开放以前中国的作家、艺术家是国家干部编制,文化与文学艺术的机构均属于国家事业单位,文艺活动与市场几乎不存在任何联系,作家艺术家的经济生活完全依附于国家政府,而且这种经济依附是其它一切依附的基础和前提。在这个意义上,这种文艺体制实际上是“工具论”文艺学赖以生存的重要制度环境(令人遗憾的是,坚持自主性、反对工具论的人很少把根子挖到这里)。依附性的经济和政治制度之下不可能产生自主性的文艺活动。1990年代文艺活动的市场化使得原先的文艺体制发生了一定程度的松动,随着中国特色文化市场的出现,作家的经济来源也更加多元化,出现了以稿费为生的体制外自由撰稿人,这至少在客观上有助于文艺活动自主性的加强,尽管市场化的写作也隐藏着新的对于自主性的威胁。

当然,从理想的角度说,作家应当既不为权势写作,也不唯市场是从。但是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市场为艺术家提供了摆脱政治权力干预的可能性。欧洲的情况如此,中国的情况也有类似之处。我们不能否认改革开放以后,文化艺术活动的相对多元化与文化艺术市场的出现与发展之间的联系,不能否定文化艺术的市场化为作家、艺术家提供了比以前更多的选择可能性。各种非官方或半官方半民间的艺术机构和自由撰稿人的出现,离开了市场是不可思议的。我们在必要地警惕市场对于艺术家自由的隐形制约的同时,也应该历史地、辨证地看待市场的作用(比如使作家、艺术家有了比以前更多的选择)。遗憾的是,现在一些持自律论诉求的学者常常简单化地认定市场剥夺了艺术家自由、销蚀了艺术自主性。他们拒绝对市场化所导致的当前文化-文艺活动方式的变化进行认真的理论阐释,甚至不承认与市场关系密切的大众文化为“真正的”艺术,把文学理论研究的范围局限于经典的作家作品,并且坚持把那些从经典作品中总结出来的“文学特征”当作文学的不变本质与普遍标准,建立了僵化机械的评估-筛选-排除机制。这就日益丧失了文学理论与现实生活中的文化-艺术活动进行积极对话的能力。

    我们必须对于文艺的自主性进行历史的、社会学的分析。从社会学的角度看,文学艺术的自主性实际上就是自主的文艺场域及其自身游戏规则的确立。坚持自主性的人通常把自主性当作毋庸质疑的、自明的、先验的本质加以设定;而事实上,无论是在西方还是中国,文学艺术家的自主性诉求是与文艺场域的独立紧密相关的,而后者是一个历史与社会的建构。依据西方学者的研究,在西方,这个过程是与独立的文学艺术家阶层、纯粹的审美观赏态度与持这种态度的接受者阶层(大量的中产阶级读者群体)等等因素同时出现的。更重要的是,文学艺术场域的独立是一个结构性现象,它是制度性的社会分化——政治、经济、宗教、教育、法律等等场域的分化自主与独立自治——的衍生结果。自主艺术场域的确立还涉及到现代学术制度、新的艺术赞助方式等。

关于审美的无功利性问题,从社会理论的角度看,无功利性——艺术自主性的观念形态——本身就是特定时期、特定环境中,由特定的人出于特定的利益动机提出的审美态度“理论”,它并不具有超历史的普遍性。原始艺术就有突出的功利性,当代消费社会日常生活中的艺术与审美现象也是如此。但是,我们的文学理论教科书却常常忽视无功利理论的历史起源与社会条件,把它陈述为一种普遍化的理论,因此不能够解释历史上与现实中复杂多样的审美现象。可以说,无功利性理论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妨碍我们的文学理论研究者深入认识当前复杂多样的审美与艺术现象,尤其是大众文化现象。因为在大众文化的接受中,我们经常会发现:各种各样的“歌迷”、“影迷”根本无法保持也不想保持与其“偶像”及其表演之间的距离。如果我们坚持无功利性是真正的艺术欣赏的本质,那么,我们的“艺术欣赏”概念就只能变得越来越狭隘,越来越无法与大众文化及其广大参与者对话。

我们倡导对于自主性、纯粹的审美态度等进行一种历史的、社会学的批评,目的不是否定它们的价值与意义。恰恰相反,只有对自主性的社会条件进行了历史的分析,才能够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构成了自主性的条件与前提,从而为获得真正的自主性提供知识论上的前提。艺术创作与阅读的不自由不是来自对于这种条件与前提的清醒认识,而恰恰来自对之的无知或一厢情愿的否定。但是,由于中国学术界的“个人主义”思维定势,使得研究者常常从知识分子(包括作家与学者)的个人方面寻找自主性丧失的原因(比如缺乏自律的勇气),而不能从社会制度方面寻求答案。中国文艺的自主性的缺乏说到底是因为中国社会还没有发生、更没有确立类似西方18世纪发生的制度性分化,文学艺术场域从来没有彻底摆脱政治权力场域的支配(这种摆脱不是个人的力量可以胜任,而是要依赖制度的保证)。所以,真正致力于中国文艺自主性的学者,应该认真分析的恰恰是中国文艺自主性所需要的制度性背景,并致力于文艺场域在制度的保证下真正摆脱政治与经济的干涉。

   



 
  评论这张
 
阅读(10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