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文化批评:公共领域中的公共书写  

2011-04-22 09: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62月开博到现在,我的博客写作已经走过了整整5年的历程。如果要我一个词概括我的博客文章的文体,我会选择“文化批评”;如果要我一个词概括这些文化批评的特点,我会选择“公共性”;如果要我用一个词概括文化批评者的角色,我会选择“公共知识分子”。

并不是所有的写作类型与写作文体都有同样程度的公共性,在文学研究与文学批评的家族中,我以为最能够体现公共性的文体和书写形式就是文化批评。文化批评基本上属于政论文体,相应的英文为essay。文化批评往往能够及时抓住当下文化中的各种公共议题,迅速作出理性但不乏尖锐的评论,以便影响公众舆论(而不是专业领域)。

公共领域离不开公共舆论,公共舆论则依托于公众。公共领域是公众就公共议题交换意见和看法的交往-对话空间。这样的对话,既不是私人之间的隐私交换,也不是狭小的专家圈内的专业研讨,而是一般公民都能参加的自由讨论:论题宽泛,形式灵活多样,怎么谈和谈什么都很自由,但唯独不能缺少交往理性。哈贝马斯在谈到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时指出:公共领域的构成因素是有主体性的私人,其所从事的活动是就时政展开的公共讨论,而讨论的手段则是公开而理性的批判。这种批判的主要载体之一,就是18世纪各种报刊杂志上的评论文章,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文化批评。

90年代以降,这种作为公共性写作的文化批评在中国非常流行,其内容广泛涉及政治、经济、文化领域各种具有重要意义的公共话题,其作者既包括专家教授,也包括大量非专业人士(特别是在网络中,大量就公共议题发表意见的人都是普通公众。但即使在报纸的时政评论栏目中,也有不少来自普通大众的声音)。特别值得指出的是,今天中国的文化批评虽然也以纸质媒体、电视和广播媒体为载体,但网络空间(比如博客)显得比纸媒体更为重要。这一方面是因为网络空间更加自由开放,另一方面也因为中国的纸质媒体以及电视、广播等媒体受管制的程度更高,它与以政治批判性见长的文化批评存在天然的隔阂。就我而言,我觉得最适合我的公共写作就是博客写作。在博客写作中,我从不把自己作为一个文学理论研究专家,而是作为公共知识分子,我从来不以为自己在博客中表达的是所谓专家的看法,也很少在博客中发布正经八百的学术论文。博文不是写给专家同行看的,而是写给普通公众看的。因此,我以为相比于其他文体,文化批评可能是表达公共关怀的最佳文体,而相比于其他媒体,博客是进行文化批评的最佳媒体。

文化批评作为一种公共性书写,在书写者角色、书写主题、书写文体、读者群体等方面,都形成了自己的鲜明特色。

就话题而言,文化批评谈论的是面向大众的公共问题,而不是面向小圈子的专业问题。文化批评家是公共知识分子,他的公共关怀决定了他必须就当下社会的一系列重大公共问题及时发言,必须从认识和解决这些问题的要求出发,而不是从专业化的学术研究目的出发,来选择自己的阅读对象和研究课题当下中国文化批评界的公共性写作始终是围绕廉政建设、环境保护、食品安全、诚信社会等话题展开,目的是建设公平正义的公民社会,这是因为这是当下中国社会需要解决的问题。或者借用徐贲的话,文化批评讨论的核心问题是如何建设好的公共生活。

就谈论方式和话语类型而言,文化批评比专业化的学术论文具有更强的自由性、开放性、散漫性,不像学术论文那样高度专业化,那样逻辑严密、体系周全、咄咄逼人,它力图通过严密系统的论证“迫使”读者服从其结论。这种专业化的表述方式使得学术论文带有强烈排他性和精英色彩;相比之下,文化批评没有那么强的逻辑性、学理性和连贯性,它更带随感色彩,灵活多变,亲切随和。更加重要的是,它是对话和商谈,而不是独白和命令。这使得它在区别于学术论文的同时,也不同于在我国曾经风行的那种以“绝对真理”发布者自居的、面目可憎的、独白式的“社论”。这种社论是自上而下的,而不是自下而上或上下互动的。

相比于其他媒体,网络媒体上发布的文化批评,比如公共性的博客写作,最能够体现这种文化批评的这种对话性和互动性,那些切中公共议题的博客文章后面常常跟了一大堆评论。这是一个交往对话的空间。我很珍惜这些评论,尽管其中不乏尖锐批评甚至不文明的人身攻击(包括不堪入耳的谩骂叫嚣),我一般不做删除。它未尝不是勘测当代社会文化语境和人际交往水平的一个窗口。

我之所以很珍惜博客中的这些文化评论文章及其公共意义,恰恰因为它所传达的不是所谓神圣不可怀疑的“绝对真理”,也不是专业化知识。相反,我在博客上发布的文化批评的公共意义,恰恰表现在它属于凡夫俗子皆可置喙、可商讨的“意见”,而不是只能顶礼膜拜的“最高指示”。博客是意见的集散地,而不是真理的发布场。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