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韩寒的一厢情愿的自由论  

2011-12-28 17: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寒先生在《要自由》一文(20111226日博客)说到了“要自由”,比如创作的自由,新闻的自由等。他还说“文化的限制让中国始终难以出现影响世界的文字和电影,使我们这些文化人抬不起头来。”“中国也没有在世界上有影响力的媒体。”他呼吁,“在新的一年,我恳请官方为文化,出版,新闻,电影松绑。”这些观点我是很认同的,也是大家容易理解的道理。

但是接下来的说法就觉得像是韩寒的一厢情愿了:“从我而言,我承诺,在文化环境更自由之后:不清算,向前看,不谈其在执政史上的敏感事件,不谈及或评判高层集团的家族或者相关利益,只对当下社会进行评判和讨论。如果文化界和官方能各让一步,互相遵循一个约定的底线,换取各自更大空间,那便更好。”即使这是韩寒对自己的要求,而不是对大家的要求,这样的自由我相信也是颇为可疑的,而且韩寒也很难就此和有关方面达成一致或合作。他即使这样承诺了,我估计最后还是会失望。你想:有关方面如果不许你谈“执政史上的敏感事件”,怎么就能允许你“对当下社会进行评判和讨论”?除非你说的“讨论当下社会”根本就不触及现实中的敏感事件、敏感问题,除非你所谓的“讨论”“评判”就是“今天天气哈哈哈”之类,否则,有关方面对当下社会敏感事件的敏感度,即使不是超过“历史敏感事件”,也决不低于“历史敏感事件”。任何一个生活在当下中国的人都可体会到这点,而那些每周被有关方面打招呼的新闻从业人员就更不要说了。

我们要知道,“对当下社会进行评判和讨论”,如果是真正深刻的和触及根本的,那就必然同时是对敏感历史问题的评判和讨论,因为“当下社会”是历史塑造和决定的,特别是“执政史上的敏感事件”塑造和决定的,回避这些“敏感事件”而想有效讨论“当下社会”,无异于缘木求鱼和天方夜谭;同样,要想对“当下社会”进行有效的评判和讨论,也不可能不同时对“高层集团的家族和相关问题”进行评论,因为“当下社会”的现实问题是和“高层集团的家族和相关问题”纠缠在一起的。

因此,即使是韩寒这样有才华和影响力的人,如果离开了对“执政史上的敏感事件”、“高层集团的家族和相关问题”来讨论和评判“当下社会”的现实问题,必然是言不及义、不得要领。这就好比此刻我最关心的是饥饿问题,饥饿的原因是因为我没有饭吃,没有粮食,而你说粮食问题、吃饭问题不能讨论,可以讨论今天的天气,这个可以治疗你的饥饿。这不是扯淡吗?
    
带着紧箍咒的言论自由根本就是不是言论自由,所以,我相信韩寒先生的“低姿态”恐怕很难得到“有关方面”的积极响应。

当然,我知道对我说的这道理,韩寒也心知肚明,他是在逗有关方面玩。可是或者有些读者不知道呢?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