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见证文学中的纪实和虚构  

2011-01-11 23: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读徐贲先生文章,感受记叙如下:

徐贲的《孤独的写作和文革记忆叙述:从行村哲的<孤独的咒语>谈起,与其说是学术论文,不如说是记叙自己的一次阅读经历的散文,其学术性体现在作者在记叙的过程中阐发了自己对“幸存者文学”的特殊价值的看法。行村哲的《孤独的咒语》以小说的形式记叙了自己文革时期的遭遇,但徐贲读后觉得这并不是他所期待的那种纪实作品。作品中有太多虚构的东西。这是一部“纪实小说”。由此徐贲涉及到幸存者文学中纪实和虚构的关系。徐贲说自己认同作者的写作志业(即为文革灾难见证),但却不喜欢他在小说中加入了过多的虚构,从而使得作品更像小说而不是纪实。作品中似乎有太多虚构的东西。

在徐贲看来,“幸存者文学”的意义和价值在于它真实地保存了人道灾难的记忆,说那是“文学”,其实是在“文献”意义上说的(“文学”一词的含义之一就是文献)。这里有一个艺术要求和真实性要求的矛盾。在纪实见证的写作中,刻意对记忆内容进行艺术化和文学化处理,会削弱叙述材料的原始真实感。很多优秀的见证文学(比如徐贲激赏的费格斯特的《耳语者》)为了保持真实性而拒绝虚构,甚至没有给全书设计一个完整连贯的结构,而是通过片段式的简单结构来达到纪实的目的。下笔简洁,克制,语调平实,也没有大段的对话。

徐贲指出:简单化的纪实写作当然不是说写作者的写作能力不高,这里的 “简单”乃是一种自觉的选择,一种为特定目的而作的适当选择。这种选择能够让纪实的记忆叙述得到读者的信任,与读者建立的一种信任关系。这是因为怎么说故事,决定了说出来的故事的性质。用小说或戏剧的形式说文革的故事,说出来的就不是一个全真的文革故事,因为这些叙述形式本身就含有虚构,所讲述的也就只能是不全真的故事,它们不是纪实意义上的文革见证,因此至少就见证意义而言,这些的叙述是得不偿失的。

  评论这张
 
阅读(9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