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今日中国的网络社区文化为什么如此发达?  

2010-09-04 16: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粉丝和网络之间、粉丝文化和网络文化之间存在相互依存的紧密联系,粉丝文化比其他任何文化都更加依赖网络,粉丝的活动场地主要在网上。网络是分为各种大小区域的,这些区域并不仅仅是技术的划分,而且也是文化的划分。不同的网民常常在这些不同的大小区域聚集,成群结队地活动。网民在网络上的行动呈现鲜明的社区化特点,他们之所以能够成群结队活动,形成网络社区文化,是因为网络为网民提供了在虚拟空间进行集体活动的便利条件。网络成为网民自主创造、交友、交流、发表政见的最佳媒体。

但是今天网络社区文化的繁荣却绝不仅仅是一个技术现象,而是一个更加复杂的社会现象。我们必须在中国的后全能主义语境中来分析网络社区的意义。中国改革开放以前是一个全能社会,存在严重的国家主义和整体主义倾向,国家这个无所不包的大“集体”,压制了甚至摧毁了各种形式的社区,使得个体赤裸裸地直接面对全能国家,缺少社区这样的中间缓冲环节,它把所有的社区都变成国家的延伸,都政府化了。

进入后全能社会后,现实中的社区依然被国家牢牢控制,等同于国家的“大社会”依然在压制、收编各种各样的社区,使得社区不能独立,社区依然是国家控制社会的一种工具,是一个变相的“单位”。今天现实世界的所谓“社区”文化,基本上就是意识形态的喇叭和官方文化的复制,你到各个街道办事处或居民小区看看就知道,所谓“社区文化”云云不过就是五讲四美三热爱八荣八耻而已,再加计划生育宣传和捐款献爱心宣传。根本没有自己真正的文化。

但是与全能时期不同的是,后全能时期的中国毕竟出现了网络,由于网络的出现,人们有了在虚拟空间、在国家控制之外组织独立社区、发展独立的社区文化的相对自由。这样,网络社区文化的繁荣,网络共同体的出现,实际上是与后全能社会现实空间的沙漠化、现实社区的国有化、政府化有关。

大家知道,在民主社会,国家与个人之间常常存在一个中间环节,这就是形形色色的社区,依据滕尼斯的经典研究,社区比社会小,而且其内部认同程度很高,社区成员之间的交往贫乏,相互非常熟悉。由于中国面前现实生活中的社区普遍处于国家权力的控制之下,因此人们在现实社区无法找到或很难找到自己真正认同的、自己自由组织的共同体(社区),即使是粉丝社区这样一种看起来非政治化的社区,在中国的现实空间依然是很难存在的。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高度评价网络社区文化,包括粉丝社区文化,我的确也认为,它是一种新的社会多元化的形式,对于推进民主政治具有重要作用。

除此之外,网络社区,特别是粉丝社区还有一个重要的情感功能。网络社区常常是一个具有高度认同感和归属感的网络共同体,大家因为某个大家一致认同的偶像(比如李宇春)或节目(电视剧《潜伏》播出后,出现了一批粉丝,所谓“潜艇”并建立了自己的“潜艇吧”)或话题(比如“父母是祸害”)而聚集在一起,因此是一个具有深度同一性的群体。用粉丝自己的话说,“我们都是一家人”,玉米都是李宇春的“家人”。有玉米说:“玉米和春,不单纯是崇拜与被崇拜的关系,而是朋友、家人!”这可以弥补现实社会中的人情冷漠:人们之所以热衷于在网络上建立自己的家,难道不正是由于现实生活中家的瓦解,友谊的稀少吗?粉丝文化研究者张嫱说:“迷家庭文化不是个案,国内许多粉丝彼此互称为‘亲’,将同一个粉丝群体成员视为家人,这种特殊的迷文化,是国外迷研究中少见的特例,也是国内迷文化的特点。”(张嫱《粉丝力量大》,第149页)

 

  评论这张
 
阅读(11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