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翻拍作品是否忠实于原著并不重要  

2010-07-11 10: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典翻拍作品的评价标准当与其他作品无异 ——回答香港《大公报》记者问 大公报记者:您怎样看待经典作品的翻拍? 翻拍属于经典改写或重写的一种,后者在文学、电影、绘画等艺术类型中并不鲜见。以经典为原型进行的改编自古就有,晚清和“五四”时即有大量对于《红楼梦》《西游记》的改编存在。当时新文化思潮涌起,对经典作品的改编大多出于政治理念和文化理念,商业动机当然也有,但是好像不像现在这么突出。 上个世纪90年代之后,经典翻拍则有很强的娱乐性,商业性,整个文化语境发生了变化,这种行为已经成为了文化工业的一部分,政治及文化意义已相对弱化。 《大公报》记者:为什么要翻拍经典? 因为经典作品本身的知名度比较高,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文化资本,而文化资本则可以转化为经济资本,名牌效应易于吸引观众,有市场优势。 但翻拍经典同时也有风险,因为大众对作品的期待很高,并习惯于用原著以及之前的改写版本作为参照对象,因此很容易苛责新作品“不真实”“不如原著”“不忠实原著”等等,故而翻拍经典容易吃力不讨好。有一种做法可以避免这种“吃力不讨好”,即只以经典为由头,却不必忠实于原著,如《还珠格格》、《大话西游》,根本不在乎是否忠实,而从来不自诩忠实。 《大公报》记者:判定一部翻拍作品好坏的标准是什么? 陶东风:这个问题提得好,因为对此一直存在误解,似乎翻拍作品的好坏取决于其与原著的忠实程度或相似程度。我以为翻拍

经典翻拍作品的评价标准当与其他作品无异

——回答香港《大公报》记者问

 

经典翻拍作品的评价标准当与其他作品无异 ——回答香港《大公报》记者问 大公报记者:您怎样看待经典作品的翻拍? 翻拍属于经典改写或重写的一种,后者在文学、电影、绘画等艺术类型中并不鲜见。以经典为原型进行的改编自古就有,晚清和“五四”时即有大量对于《红楼梦》《西游记》的改编存在。当时新文化思潮涌起,对经典作品的改编大多出于政治理念和文化理念,商业动机当然也有,但是好像不像现在这么突出。 上个世纪90年代之后,经典翻拍则有很强的娱乐性,商业性,整个文化语境发生了变化,这种行为已经成为了文化工业的一部分,政治及文化意义已相对弱化。 《大公报》记者:为什么要翻拍经典? 因为经典作品本身的知名度比较高,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文化资本,而文化资本则可以转化为经济资本,名牌效应易于吸引观众,有市场优势。 但翻拍经典同时也有风险,因为大众对作品的期待很高,并习惯于用原著以及之前的改写版本作为参照对象,因此很容易苛责新作品“不真实”“不如原著”“不忠实原著”等等,故而翻拍经典容易吃力不讨好。有一种做法可以避免这种“吃力不讨好”,即只以经典为由头,却不必忠实于原著,如《还珠格格》、《大话西游》,根本不在乎是否忠实,而从来不自诩忠实。 《大公报》记者:判定一部翻拍作品好坏的标准是什么? 陶东风:这个问题提得好,因为对此一直存在误解,似乎翻拍作品的好坏取决于其与原著的忠实程度或相似程度。我以为翻拍 大公报记者:您怎样看待经典作品的翻拍?

翻拍属于经典改写或重写的一种,后者在文学、电影、绘画等艺术类型中并不鲜见。以经典为原型进行的改编自古就有,晚清和“五四”时即有大量对于《红楼梦》《西游记》的改编存在。当时新文化思潮涌起,对经典作品的改编大多出于政治理念和文化理念,商业动机当然也有,但是好像不像现在这么突出。

上个世纪90年代之后,经典翻拍则有很强的娱乐性,商业性,整个文化语境发生了变化,这种行为已经成为了文化工业的一部分,政治及文化意义已相对弱化。

经典翻拍作品的评价标准当与其他作品无异 ——回答香港《大公报》记者问 大公报记者:您怎样看待经典作品的翻拍? 翻拍属于经典改写或重写的一种,后者在文学、电影、绘画等艺术类型中并不鲜见。以经典为原型进行的改编自古就有,晚清和“五四”时即有大量对于《红楼梦》《西游记》的改编存在。当时新文化思潮涌起,对经典作品的改编大多出于政治理念和文化理念,商业动机当然也有,但是好像不像现在这么突出。 上个世纪90年代之后,经典翻拍则有很强的娱乐性,商业性,整个文化语境发生了变化,这种行为已经成为了文化工业的一部分,政治及文化意义已相对弱化。 《大公报》记者:为什么要翻拍经典? 因为经典作品本身的知名度比较高,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文化资本,而文化资本则可以转化为经济资本,名牌效应易于吸引观众,有市场优势。 但翻拍经典同时也有风险,因为大众对作品的期待很高,并习惯于用原著以及之前的改写版本作为参照对象,因此很容易苛责新作品“不真实”“不如原著”“不忠实原著”等等,故而翻拍经典容易吃力不讨好。有一种做法可以避免这种“吃力不讨好”,即只以经典为由头,却不必忠实于原著,如《还珠格格》、《大话西游》,根本不在乎是否忠实,而从来不自诩忠实。 《大公报》记者:判定一部翻拍作品好坏的标准是什么? 陶东风:这个问题提得好,因为对此一直存在误解,似乎翻拍作品的好坏取决于其与原著的忠实程度或相似程度。我以为翻拍 

《大公报》记者:为什么要翻拍经典?

因为经典作品本身的知名度比较高,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文化资本,而文化资本则可以转化为经济资本,名牌效应易于吸引观众,有市场优势。

但翻拍经典同时也有风险,因为大众对作品的期待很高,并习惯于用原著以及之前的改写版本作为参照对象,因此很容易苛责新作品“不真实”“不如原著”“不忠实原著”等等,故而翻拍经典容易吃力不讨好。有一种做法可以避免这种“吃力不讨好”,即只以经典为由头,却不必忠实于原著,如《还珠格格》、《大话西游》,根本不在乎是否忠实,而从来不自诩忠实。

经典翻拍作品的评价标准当与其他作品无异 ——回答香港《大公报》记者问 大公报记者:您怎样看待经典作品的翻拍? 翻拍属于经典改写或重写的一种,后者在文学、电影、绘画等艺术类型中并不鲜见。以经典为原型进行的改编自古就有,晚清和“五四”时即有大量对于《红楼梦》《西游记》的改编存在。当时新文化思潮涌起,对经典作品的改编大多出于政治理念和文化理念,商业动机当然也有,但是好像不像现在这么突出。 上个世纪90年代之后,经典翻拍则有很强的娱乐性,商业性,整个文化语境发生了变化,这种行为已经成为了文化工业的一部分,政治及文化意义已相对弱化。 《大公报》记者:为什么要翻拍经典? 因为经典作品本身的知名度比较高,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文化资本,而文化资本则可以转化为经济资本,名牌效应易于吸引观众,有市场优势。 但翻拍经典同时也有风险,因为大众对作品的期待很高,并习惯于用原著以及之前的改写版本作为参照对象,因此很容易苛责新作品“不真实”“不如原著”“不忠实原著”等等,故而翻拍经典容易吃力不讨好。有一种做法可以避免这种“吃力不讨好”,即只以经典为由头,却不必忠实于原著,如《还珠格格》、《大话西游》,根本不在乎是否忠实,而从来不自诩忠实。 《大公报》记者:判定一部翻拍作品好坏的标准是什么? 陶东风:这个问题提得好,因为对此一直存在误解,似乎翻拍作品的好坏取决于其与原著的忠实程度或相似程度。我以为翻拍 

《大公报》记者:判定一部翻拍作品好坏的标准是什么?

经典翻拍作品的评价标准当与其他作品无异 ——回答香港《大公报》记者问 大公报记者:您怎样看待经典作品的翻拍? 翻拍属于经典改写或重写的一种,后者在文学、电影、绘画等艺术类型中并不鲜见。以经典为原型进行的改编自古就有,晚清和“五四”时即有大量对于《红楼梦》《西游记》的改编存在。当时新文化思潮涌起,对经典作品的改编大多出于政治理念和文化理念,商业动机当然也有,但是好像不像现在这么突出。 上个世纪90年代之后,经典翻拍则有很强的娱乐性,商业性,整个文化语境发生了变化,这种行为已经成为了文化工业的一部分,政治及文化意义已相对弱化。 《大公报》记者:为什么要翻拍经典? 因为经典作品本身的知名度比较高,已经积累了一定的文化资本,而文化资本则可以转化为经济资本,名牌效应易于吸引观众,有市场优势。 但翻拍经典同时也有风险,因为大众对作品的期待很高,并习惯于用原著以及之前的改写版本作为参照对象,因此很容易苛责新作品“不真实”“不如原著”“不忠实原著”等等,故而翻拍经典容易吃力不讨好。有一种做法可以避免这种“吃力不讨好”,即只以经典为由头,却不必忠实于原著,如《还珠格格》、《大话西游》,根本不在乎是否忠实,而从来不自诩忠实。 《大公报》记者:判定一部翻拍作品好坏的标准是什么? 陶东风:这个问题提得好,因为对此一直存在误解,似乎翻拍作品的好坏取决于其与原著的忠实程度或相似程度。我以为翻拍

陶东风:这个问题提得好,因为对此一直存在误解,似乎翻拍作品的好坏取决于其与原著的忠实程度或相似程度。我以为翻拍作品的好坏,并不在于是否忠实原著,这个不重要。不应该以是否忠实于原著作为衡量翻拍作品是否具有艺术价值、是否成功的标准。原因是,翻拍作品本质上也是创造性的,是独立的,在其诞生的那一刻其,它就有了自己独立的生命,其标准和别的、非翻拍的艺术作品的标准没有两样,不应对翻拍、改编作品另设标准。我们运用于一般艺术作品的评价标准,人物形象塑造的好坏,艺术语言的表达效果,等等,这些都是一般艺术作品的普遍衡量标准,对翻拍作品也一样适用。

通过与原著的相似程度来批判翻拍作品,其最根本的误区是认为翻拍作品是寄生性的,附属性的,没有自己的独立生命,独立价值,这是错误的。对于包括翻拍作品在内的所有名著改编、改写、翻新而言,原著实际上只是创作的一个由头和缘起,这跟我们缘于生活中的一个人或一件事而产生创作的冲动没有根本的差别,作家艺术家之所以要翻拍或改写,根本原因是他有自己的情感、思考、感悟要表达,或许这种表达的冲动是因为阅读原著引发的,但是,他的感受和思考一定有原著无法完全覆盖和穷尽的地方,否则他就没有理由进行改写或翻拍。翻拍如果就是复制,那么,这就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创作。

我们从来不会用是否忠实于原著来要求鲁迅先生的《故事新编》,即使我们完全不知道《故事新编》中那些故事的原型,也照样会感动。其他的改编改写作品也一样。好作品是依靠自身的力量打动人的而不是借助于名著的光环。像《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这样的名著的改变和翻拍,其是否成功最好是叫一个完全没有看过原著的观众来评判。如果是好作品,他就会感动;如果不感动,再忠实于原著也是白搭。烂的翻拍作品是因为其本身的烂而烂,而不是因为其不忠实于原著而烂。

我们或许能够做到不拿是否忠实于吴承恩的《西游记》来要求周星驰的《大话西游》,因为周星驰自己就说这是“大话”;但是我们似乎会理所当然地拿吴承恩的《西游记》来要求电影或者电视剧《西游记》,因为后者似乎是所谓的现实主义作品,严肃作品,不是大话作品。但是现实主义也是艺术,也是游戏,是游戏就必然不同程度地是广义的“大话”。顺便说一句,翻拍作品的编导如果声称自己的创作原则是“忠实原著”,实在是非常愚蠢的做法:自己和自己过不去,把自己架上去下不来了。何苦呢?

作品的好坏,并不在于是否忠实原著,这个不重要。不应该以是否忠实于原著作为衡量翻拍作品是否具有艺术价值、是否成功的标准。原因是,翻拍作品本质上也是创造性的,是独立的,在其诞生的那一刻其,它就有了自己独立的生命,其标准和别的、非翻拍的艺术作品的标准没有两样,不应对翻拍、改编作品另设标准。我们运用于一般艺术作品的评价标准,人物形象塑造的好坏,艺术语言的表达效果,等等,这些都是一般艺术作品的普遍衡量标准,对翻拍作品也一样适用。 通过与原著的相似程度来批判翻拍作品,其最根本的误区是认为翻拍作品是寄生性的,附属性的,没有自己的独立生命,独立价值,这是错误的。对于包括翻拍作品在内的所有名著改编、改写、翻新而言,原著实际上只是创作的一个由头和缘起,这跟我们缘于生活中的一个人或一件事而产生创作的冲动没有根本的差别,作家艺术家之所以要翻拍或改写,根本原因是他有自己的情感、思考、感悟要表达,或许这种表达的冲动是因为阅读原著引发的,但是,他的感受和思考一定有原著无法完全覆盖和穷尽的地方,否则他就没有理由进行改写或翻拍。翻拍如果就是复制,那么,这就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创作。 我们从来不会用是否忠实于原著来要求鲁迅先生的《故事新编》,即使我们完全不知道《故事新编》中那些故事的原型,也照样会感动。其他的改编改写作品也一样。好作品是依靠自身的力量打动人的而不是借助于名著的光环。像《红楼梦》《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这样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a348be0100k0ob.html) - 翻拍作品是否忠实于原著并不重要_陶东风_新浪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