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能否有更多的“哭墙”  

2010-04-11 08:1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能否有更多的“哭墙”(20100410新京报) 

新华社记者45日从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获悉,位于纪念馆南的“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名单墙”上将增刻3000多个遇难者名单。遇难者名单墙俗称“哭墙”。纪念馆扩建前,名单墙上的名单有3000个,象征被日军屠杀的30万同胞。2007年纪念馆新馆开放后,名单墙上的名单曾增加到6000多个。

这是一个令人安慰的消息。我曾在汶川地震后不久,就呼吁建立汶川地震博物馆,把所有能找到的死难者名单,书写在博物馆的显要位置。我写道:“不管是自然灾害还是历史灾难,在过去之后,都应该建立相应的纪念馆或博物馆以便人们寄托哀思,悼念死者,激励生者,安慰前人。更重要的是反思历史,以警示后人。”

搜集死难者名单并公之于众,这已经成为世界性的灾难反思———纪念制度。记得2003年在华盛顿参观越战纪念墙时,看到墙上刻着所有死亡战士的名字,有些人还有简介和照片,一共5万个。这些死者因此而永远留在了公共世界。我感到很震撼。直观出现在面前的名字和那些栩栩如生的图片,与50000这个抽象的数字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因为生命不是数字。

相比之下,我们在这方面起步晚,而且已经建立的纪念馆和博物馆,也存在很大问题。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在中国的各类纪念馆中,为什么看不到所有死者的名字,更不要说其他资料?无名死者真有那么多吗?我们有太多的“无名英雄”、“无名烈士”、“无名死者”。我们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死亡人数不计其数,但至今没有地方刻写这些死者的名字。烈士在牺牲时可能没想到要名留青史,这是他们伟大崇高的地方。但是,我们这些生者需要知道并且记住他们的名字,这是对生命的态度问题。

战争是如此,自然灾害是如此,历史灾难更是如此。在并不久远的历史灾难如“三年自然灾害”中死去的人数,至今仍是一个谜。当代史好像对死人的数字、更不要说对每个死者的名字,好像根本不感兴趣。他们的死和他们的生一样,是如此的轻如鸿毛。这让人觉得不踏实,没准儿有一天自己也成为“无名死者”中的一员,像灰尘一样随风而去。这和一些国家几十年如一日寻找二战死难者、一个也不放过的做法,形成强烈对比,而且他们已经将此制度化为国家行为。

再重复一遍,在汶川地震报道中,信息的公开程度和透明程度空前提高了,而且也不能把自然灾害等同于社会历史灾难。但是,即使是在自然灾害中死去的人们,也应该在大地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抢救生者固然重要,记住死者也同样重要。所以,王家岭矿难发生后,才有那么多人希望及时公布获救者、遇难者名单。

为此,此次抗震救灾结束后,应建立“汶川地震纪念馆”,而不是“汶川地震博物馆”。同时,纪念馆内应尽可能周全地陈列所有死者生前的照片和资料,或者至少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名字。这样的纪念馆还可以建很多,比如唐山大地震纪念馆等。当更多的“哭墙”出现在国人面前时,我相信,每一个人的灵魂,都会在“哭墙”面前被净化。



  评论这张
 
阅读(23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