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后极权社会中的“反对派”和“异见分子”  

2009-09-17 10:32: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哈维尔比较了不同形式的反对派,指出了后极权社会中的“反对派”的特殊含义,反对派可以指“任何产生或具有间接政治效果的东西,也就是任何让后极权制度感到威胁、实际上也的确让受到威胁的东西。在这个意义上,反对派就是每一个生活在真实中的尝试,包括水果店经理拒绝在橱窗上张贴标语或写一首自由创作的诗。换言之,反对派就是任何一个以生活的目标超越制度设定的目标的行为。”[1]这就是“生活政治”的含义。后极权社会的特点是不让人活得有尊严和活得真实,所以任何想要活得真实或者活得有尊严的人都是反对派。

与此相关,关于“持异议者”也应该有不同的理解,它不一定是有系统的政治方案的政治家,而是任何坚持人的正常生活的人。哈维尔甚至反对“持异议者”这样的称呼,原因是“在我们的报刊中,‘持异议者’就跟‘叛徒’、‘卖国贼’差不多,但‘持异议者’并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叛徒,原因很简单:他们并没有否定和背叛什么,相反,他们肯定他们自己的人的身份(human identity),如果他们真的否定了什么,那不过是生活中的虚假和异化的东西,即否定‘生活在谎言中’。”[2]

哈维尔强调的是:在后极权社会中,一个人不是因为特别热中狭义的“政治”(当政治家,从事党派活动)才成为“异议分子”的,而是每一个坚持生活在真实中的人、任何一个想要有尊严地生活、像人一样生活的人都会成为异议分子过真正的生活就必然反极权,也就是说必然成为异议分子在此,哈维尔表达了一个极为深刻的思想:后极权制度是与人性和人的真实生活为敌的制度,捍卫人性和真正的生活就必然反抗这个制度,也必然是“异议分子”。后极权制度不允许人过像人的生活。“生活在真实中”就是反极权,这就是“生活在真实中”的政治意义。他深刻地指出:“不同政见者”一词常常暗指一种特殊的职业,好像同正常的职业一样,有那么一种特殊的怨天忧人的职业。“事实上,一个‘不同政见者’不过是一个物理学家,一个社会学家,一个工人,一个诗人;他们不过是一群正在做他们觉得必须做的事的人,正因为这样,他们发现自己不得不处在与体制的公开冲突中。这个冲突并不是他们有意引起的,而是他们的思想、言行和工作的内在逻辑所导致的。换言之,他们并没有着意作一个职业性的不满分子;他们不过想作个裁缝或铁匠罢了”,[3]“他们没有决心作‘不同政见者’,哪怕他们一天24小时为之工作,也不是当成职业,而是作为一种存在的态度(existential attitude)。”[4]比如在“文革”时期,一个人想研究学术本身就是不允许的。

哈维尔认为,“在真实中生活”这种生活的政治,是“独立的公民首创性”“不同政见者”或“反对派”此类政治运动的存在论意义上的起点,“在真实中生活”涵盖面很广,且含糊而难以界定,所以后极权社会到处是政治

当然,这种遍布日常生活的政治也可能转化为政治组织政治活动,转化为“更有意识、有组织、有目的的工作。”但是它与其他的生活之间并无极为严格的界线,在同一人身上常常是二者兼存。组织化的政治活动只是“一座冰山浮在水面的十分之一部分”,有意识有组织的政治是从最广义的“在真实中生活”这种“生活政治”发展而来,是这个生活的清楚而具体的表现,“不同政见”也是逐渐从“社会的独立生活”中产生。

  从上述情形中可以得出什么结论呢? 结论是:以自己的方式参加健康的社会生活,但又并非都是“不同政见”面目出现,这些人实际上就是不同政见者,“他们可能就是些作家,按自己的愿望写作而置官方的审查和要求于不顾,当官方出版社不予以发行时,他们则由地下方式发表他们的作品,他们也可能就是哲学家、史学家、社会学家,或进行任何独立学术研究的人,如果不能通过官方渠道,他们则通过地下方式散发他们的著作,或者组织秘密的讨论会、讲演和专题研讨班;他们也可能就是老师,秘密地把官方学校不允许的知识传授给青年;他们可能是牧师,无论是否任神职或被褫夺了传教的权利,也努力坚持自由的宗教生活;他们可能是画家、音乐家或歌唱家,不顾官方机构对他们的看法,尽管去作自己的工作;他们可能是分享和帮助传播这个独立文化的任何人,可能是用一切手段来代表和捍卫工人利益的人,致力使工会工作有真的意义或组织独立的工会;他们可能是大胆向官方呼吁,要他们注意不公正的事情,力争绳之以法的人,他们也可能是各种青年团体,竭力摆脱控制并按照自己的价值观而过独立的生活。这些人的名单还可以列下去。”

“持异议者”的目的是生活在真实中,这个要求是每个个体的真实的要求,也是所有人的共同要求(个人的就是人类的)——而不是小团体的,“持异议者”决不代表特殊利益的团体,而是代表整个要求正常生活的人。“‘持异议者运动的出发点并不是发明什么制度革新,而是于此时此地为更好的生活进行日常工作。”“至少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生活为自己所能够找到的政治组织系统将是不完善的,有限的,容易遭到削弱的。”这句话非常重要,在制度化的革命条件非常不成熟的后极权时期,以真实的生活为核心的政治形式是多样的。



[1]《哈维尔文集》71。英文54

[2]《哈维尔文集》74。英文58 

[3]7458-59

[4]《哈维尔文集》第74页。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