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有感于赖昌图的答记者问  

2009-08-25 13:03: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看到《人物周刊》对赖昌星弟弟赖昌图服刑10年后的采访,感触很深。赖昌图坦诚“后悔回来自首”。当记者问到:“你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失败吗?”赖昌图虽然承认“失败”,但紧接着补充:“让我很欣慰的是,不管成功失败,人总要死。你说是吧,这个世界最公平的就是人总要死,哈哈。”多么潇洒!当谈及自己的哥哥赖昌星时,赖昌图说:“不管怎么样,很多人都知道他。成功要讲哪一方面成功,有人赚到钱也算成功,这也是一种成功。”“我哥这个人非常好,非常的朴素。”赖昌图直言对哥哥:“完全没有”怨恨,并称赞哥哥“人缘好,能力强。胸怀宽”等等。

通篇采访中赖昌图没有一处谈及自己的罪行以及对罪行的悔过。从中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赖昌图虽然受到了法律的制裁,服了10年刑,但至今仍然不认为自己有罪,更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罪给国家和人民造成的危害。他根本没有悔过。如果有机会,他还会按照老样子、按照原来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再来一次!

这使得我想起曾经不止一次在报纸、电视以及其他各种媒体上看到的惊人一幕:一些罪大恶极、被判处极刑的罪犯,在法庭上高扬着头,神气活现、目光炯炯,一副理直气壮、视死如归的样子,丝毫没有忏悔、后悔或恐惧的意思。其精气神比执法人员还要足!好像天道人心在他一边似的。这是令人吃惊的。中谚云:“死生亦大矣”;西哲云:意识到人的必死性是一切哲学思考的前提。在我的理解中,宗教的最大好处是使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不再恐惧,从而死得从容,死得平静,死得有尊严。难道这些罪犯已经真的达到了视死如归的境界?

下面是我对上述现象的初步思考。

第一、罪犯们虽然被制裁,但心里并不服罪也不服气,不服气的原因是逍遥法外的罪犯太多了。我猜测赖昌星和那些法庭上的罪犯心里一定在想:许多和我一样、甚至比我还罪大恶极的人,不仍然逍遥法外乃至春风得意、官运亨通么?为什么他们得不到惩罚?不就是因为他们运气好或者有更大的后台、更有力的靠山么?我之有今天不过时运不济,“倒霉”而已,我为什么要服罪?

通过社会上还存在别的、更大的罪犯来为自己开脱诚然是一种狡辩,但这也从一个侧面表明我们的社会,特别是在我们的官场、我们的经济领域,在数量不少的干部中,犯罪行为已经大面积扩散,以至于见怪不怪。对此人们心知肚明。面临死刑的罪犯的“反指控”在某种意义上讲不无道理:的确有很多以权谋私的犯罪分子因为有所谓“保护伞”而一直逍遥法外,受到惩罚的只是一部分甚至是小部分。

第二、没有真正从心里认识到自己的罪,缺乏内心的价值尺度。即使法律判了赖昌星、赖昌图以及其他罪犯的罪,但是由于这些人内心没有道德律令,更没有宗教感,不信死后有天堂或者地域,因此并不惧怕什么“报应”之类说法。他们也没有公共道德意识,不认为自己的行为败坏了公共世界,损害了公共利益。恰恰相反,这些罪犯(也包括没有得到惩罚的罪犯)奉行的是享乐主义、犬儒主义价值观,在他们当权得势的时候以权谋私,化公为私,贪污腐败,用公款花天酒地、吃喝嫖赌、周游世界,可以说享尽了世俗的荣华富贵。他们即使死到临头仍然觉得自己死有所值,比那些活着的贫下中农、下岗工人强多了:反正不求不朽,不求千古流芳,不求上天堂,何来畏惧、后悔、认罪?

如果这样的分析是成立的,那么,我觉得打击这些罪犯的嚣张气焰的办法就是两个:第一个是硬的,加大打击犯罪的力度,特别是那些有后台有靠山的犯罪分子的力度,把犯罪分子的后台和靠山彻底铲除,让这些临死的犯罪分子无法拿仍然招摇过市的“犯罪分子”进行比照,为自己的犯罪“合法性”辩护,为自己鸣冤叫屈。

第二个是软的,即抵制享乐主义的价值观。享乐主义的根源是虚无主义,是面对人的必死性时选择的一种最糟糕的“超越”方式,它认为人死之后一切皆无,既无宗教的天堂地狱,也无阿伦特反复强调的公共世界,因此,唯一真实的、可以把握的就是此生的身体快乐。既然这样,何不尽情享乐此生?中国古代享乐主义的祖师杨朱就说,反正人是要死的,十年也是死,百年也是死,平民百姓是死,王侯将相也是死,何不沉醉此生尽情享乐呢(大意)? 许多为了享乐而不惜犯罪的人大概就是这样想的。赖昌图的“人总是要死”理论就是这方面的典型。

享乐主义和虚无主义的根源虽然可以追溯到对人的必死性的意识,但认识到了人的必死性并不见得就必然会走向享乐主义。关键是有没有高于自然生命的价值支撑。“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青照汗青”。这种积极入世的人生观可以使人克服和排除死的恐惧,同时又不坠入虚无主义和享乐主义,这是一种世俗永恒的观念,相信个体虽然必死,但是人类创造的公共世界却是永恒的。还有一种宗教式的避免享乐主义的途径,那就是认定世俗的荣华富贵都是没有意义的,甚至生命也是没有意义的,只有来世、彼岸是永恒的。但这种超越死亡的方法有一个缺点,就是阿伦特说的无世界性:它是否定人生活的这个世界的。这种解脱方法对于个人或许是可取的,但是它自私,它无助于建设一个人类共同的家园。

我认为,我们应该倡导一种世俗永恒的人生观:比我们自己的生命更可贵、更值得珍惜的、更永恒持久的,是我们共同生活的这个公共世界,为了它,我们不但不应该为了个人的来世超度而皈依宗教,而且不应该为了自己的此生享乐而毁坏我们的公共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