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有一种矫情叫“我不高兴”  

2009-03-28 15: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别一种撒娇

有一种让人恶心的矫情就是把“我不高兴”挂在嘴上。你不高兴可以自己放在心里,也可以在不犯法的前提下找个地方发泄一下,调节情绪,可就是别老说自己“不高兴”,拿它来炫耀或者威胁或者撒娇。这样会很烦人的。就像一个孩子,在和父母撒娇的时候常常会说“我不高兴啦”,有些恋爱中的女孩也会这样来和男朋友调情。其实说自己“不高兴”的人常常不是真的不高兴,“不高兴”在这里更多的是一种标榜,一种手段,一种策略。

小孩子或者恋爱中的女子“不高兴”来撒撒娇还好一些,只要他们的父母或男友出来哄哄也就完了。现在可好,有一本很火的书居就叫《中国不高兴》,中国不高兴!那可怎么办?莫非没有情感活动的中国也拿自己的“不高兴”来和整个世界撒娇调情?

依据常识,高兴不高兴之类的情感体验只有人才有,一个国家是没有的。一个国家“不高兴”的时候是什么样的?一个国家也有情感体验?等我看到书的封面,才明白是几个“为国直言  替天行道”的人“不高兴”,那何不就直说“我们不高兴”呢?中国实在是太大了,中国人也太多了,谁高兴谁不高兴怎么统计?下岗工人不高兴还是包工头不高兴?草根阶层不高兴还是亿万富翁不高兴?政府官员不高兴还是平民百姓不高兴?二奶不高兴还是小蜜不高兴?天哪,这实在是无法回答的问题。但这些人都是中国人,他们中很多人应该是高兴或基本高兴或非常高兴的(每天的新闻联播可以证明这点),你现在说“中国不高兴”!等于没有征求高兴的中国人的意见就开除其中国籍,实在是不大地道。

 

2、关于“领导世界”和“尚武精神”

《中国不高兴》一书的核心是主张中国应该“领导世界”,中国之所以“不高兴”说穿了就是在应该称王称霸的时候还没有称王称霸。所以要发展军事。王小东说:“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现在所缺的领导世界的一个短板,就是军事力量,应该加强这一块”,“如果没有强大的国防力量,咱们别说领导世界了,你就是吃得再饱,也是一个肥猪挨宰的货。”(《新京报》2009-3-28)看来这些“不高兴”的爱国主义者是完全认同“强者为王“的哲学的——虽然他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被欺凌的弱者,但他们并不想改变他们似乎很痛恨的西方人的 “强者为王”的哲学,他们只不过是想用同样的方法取而代之罢了。

中国要“领导世界”,除了穷兵还要黩武,要尚武。他们扬言,所谓“文化建设”就是要培养“尚武精神”。这和他们的强者哲学、斗争哲学是一致的。

令人纳闷的是,近代以来我们何尝鼓吹过什么“尚文精神”?从梁启超开始不是一直鼓吹“尚武”么?“文革”时期的红卫兵不是很有点“尚武精神”么?其实,世界历史上最喜欢这种“尚武精神”的是极权主义者,从希特勒到萨达姆无不如此。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看看下面这段话,就可以知道作者维护专制的立场是如何的不加掩饰:“米洛舍维奇也好,萨达姆也好,无论说他是专制也好,独裁也好,都无所谓,它的制度是很完整的,很有秩序的,它自己在运转。”(《中国不高兴》第17页)是啊,希特勒的极权主义不也是“很完整,很有秩序”的么?为什么要反对它呢?话说到这个地步,讲理是完全不必了,大家战场上见吧!

3、奇怪的“外部选择压”理论

《中国不高兴》的另一个高论是“外部”——国际坏境,决定“内部”——国内状态,所谓的“外部选择压”理论:“如果一个群体,没有外部的压力,就是没有外部选择压,内部会出现一个什么情况呢?一定是里面最虚伪、最不诚心、最损人利己和最不道德的人过的最好!因为他们的成本最低。”“如果一个群体,没有外部的压力,就是没有外部选择压,内部会出现一个什么情况呢?一定是里面最虚伪、最不诚信、最损人利己和最不道德的人过得最好!因为他们的成本最低。这样,无论是通过遗传,还是通过对于成功者的模仿,最后你会发觉,坏的秉性迅速弥漫到整个社会,这个社会全是最坏的人,没有一个好人,没有一个有诚信的,没有一个利他主义者,没有一个高尚品德的人,一个都没有,就像经济学中的劣币驱逐良币一样。那么,为什么我们会看到在人类社会当中,还是有一些好人,有一些讲诚信的人,有一些为其他人做事的人,有一些带领大家向着共同的目标走的人,为什么有这样的人呢?那是因为有外部高一个层次的群体选择压。在外部群体选择压存在的情况下,如果一个群体的内部全部变成了坏人的话,这个群体就会整个就被淘汰掉。由于这种分层选择的存在,所以我们才看到我们社会当中有好人,有英雄,有好的领袖。这个思想达尔文就有,我认为这符合我们观察到的社会现象。”

这无非就是说,中国政治的腐败和社会道德的败坏都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外部选择压。”中国国内的腐败和自己的体制没有任何关系,唯一的原因是因为别的国家太弱了,对我们没有压力!令人吃惊和纳闷的是,“不高兴”的作者们一方面大肆渲染西方列强对中国的欺凌和不在乎,“千万里,我呼唤着你,可是你却并不在意”,好像巨大的外部压力底下的可怜虫;另一方面却又说什么:“今天中国怎么样?别看中国好像如有些人说的显得病怏怏的,其实在外界也没有多少选择压。中国也是核国家,中国再怎么不灵,别人也不敢揍,美国人不敢来直接揍你。所以社会上很多人自我感觉很好,感觉可以混啊。在这样的情况下,就不可避免地会衰退。”照这样的逻辑,中国要发展就首先要把自己的核武器毁掉,这样一来“外部选择压”就大了,中国有希望了。

请问:“文革”时期我们的“外部选择压”够大的吧?整天喊“以粮为纲”、“备战备荒”、“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结果怎么样?内政搞好了?道德上去了?

 

4、等我强大了,我就揍你!

一方面是对别人的不在乎愤愤不平,另一方面是炫耀武力,憋足了劲鼓二头肌:看看吧,我的肌肉!你为什么不在乎!你竟敢不在乎!我告诉你——

“现在的力量对比已经不是我们需要单方面取得你们好感的时代了,你懂不懂?将来我们力量更大了,你要不取得我们的好感,我们就揍你”。

天哪!如果我是外国人我也不敢让这样的中国人太过强大起来。

“有人说中国人都是面瓜。其实,中国人面瓜是在国内怕警察,现在的年轻人在国外都敢揍外国人了,凭什么说是面瓜?”

好一个国内怕警察,出国敢揍人的爱国主义者!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