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不要让善行变成一种无奈的计算  

2008-07-04 12: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要让善行变成一种无奈的计算

 

 

陶东风

 

 

昨晚偶然上新浪博客浏览,发现在最显赫的讨论区,一个关于坐公车不让座要不要罚款的讨论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事情的缘起据说是郑州市人大正在酝酿一个法案,规定坐公交车不让座罚款50元。如果事情真得是这样,那么,郑州人大的这个玩笑开的有些大了。套用一个时髦话:见过荒唐的,但没有见过这么荒唐的。

阿伦特在论述善行时表达过这样的意思:善行有一种“隐匿起来、不被他人看见或听见”的性质。“善行”一旦公开化就失去了其善的特征,不再是为善而善了。阿伦特说:“一旦善工被公开出来,为众人所知,它就失去了它那特殊的善的品质,就不再是仅仅是为了善的缘故而作的事情了。当善被公开地展示出来时,它就不再是善了”,“只有当善末被察觉到,甚至未被行善者本人察觉到时,它才可能存在。”任何人如果看见自己在行善,他就不再是善的了。人应该悄悄地行善。善行不能也不应该公开呈现,更不应该在大庭广众之下炫耀自己的善行。否则善行就不再是善行,而变成了别有用心的伪善。我体会阿伦特的意思是,并不是所有人为的行为,包括有意义有价值的行为,都应该公开化。

如果关于让座的法律真的得以通过,那么,善行不仅仅要公开,而且要成为一种强迫,也就是说,会出现一个荒谬的悖论:不管你愿意与否,你必须作行善、做好人。之所以说这是一个悖论,是因为一旦行善而不出于自愿,也就不成其为善了。大家知道,让座属于典型的善行,它之所以可贵,就因为它是一种高度个人化的自愿行为,是一个人道德自主性的表现。行善的动力在于个体内在良知,其价值在于真诚。因此,它不应该成为一种强迫,一种迫不得已之举。行善的可贵恰恰在于:你可以不行善,没有人强迫你行善,你行善的行为完全是出于你的道德自觉。而被逼让座的做法却使人感到,让座的价值不在于道德自觉和真诚,而在于经济考量(顺便说一句,如果一个人因为不让座而被罚款,这种制度可能只有一个意义,这就是为广交公司增加收入,可以拿这笔钱来发奖金)。这样做的结果或许能够短时间内提高让座者的人数,但却付出了高昂的代价:丧失法律的神圣性,养成一个人对于法律的犬儒主义态度:我心里根本不想让,也根本不想行善,但是为了我的经济利益,我不妨遵守这个我不认同的制度。更可怕的是,丧失法律神圣感的人在有可能违法或违法而不受罚(即违法不影响自己的实际利益)的情况下一定会变本加厉行凶,蔑视人类一切道德和法律。

同时,逼人让座也会造成受善者对所谓“善行”的冷嘲热讽心态:什么做好人好事,全都是假的,你今天让座给我不就是因为害怕被罚款嘛!坐在这个被逼让出来的位置上的人,一定不会坐得踏实,更不会对让座者心怀感激。

这里最最重要的是道德自觉问题。一个人在法令的强制下不得已行善,同时必定也会在以执行法令为借口为自己的恶行辩护。纳粹分子艾希曼在受审的时候为自己找到的辩护理由就是“我不过是在执行上级的命令”。阿伦特和鲍曼都曾经反思过这个问题。一个没有道德自觉的人可能会在法令的强制之下不情愿地行善,也可能在“守法”的名义下为自己的恶行辩护,甚至完全失去对自己行为的道德反思能力,成为执行命令的机器。无论是哪种情况,根源都在个体缺乏道德自觉。

可以设想,如果我们的制度环境是鼓励人们以一种犬儒主义的态度对待法律,以冷嘲热讽的态度看待行善,那么,我们社会的道德水准和真诚程度就会以惊人速度下降。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