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主义的误区  

2008-06-05 09:0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日是周四,上午继续看施特劳斯。他对历史主义的分析很深刻。比如:

    “历史作用既已断定所有的人类思想,或者至少是所有合理的人类思想都是历史的,它就承认了人类思想有能力获得某种普遍有效、并且不会受到任何将来的惊人事件影响的最为重要的洞见。”(《自然权利与历史》26)施特劳斯这里的意思是:历史主义者事实上存在两难的选择:要么承认“所有的人类思想都是历史性的”这样的全称判断也适用于历史主义本身,这样就可以反推出历史主义本身也是历史的,并不是普遍有效的,因此也就可以设想存在着超越历史主义的普遍有效的思想;要么否认历史主义本身也是历史的,也就是说,历史主义本身是非历史的,这就限于自相矛盾,因为历史主义当然也是人类思想之一,它为什么不是历史的?

    这就像“所有真理都是相对的”这个绝对主义的判断一样自相矛盾。施特劳斯接着说:

    “历史主义断定所有的人类思想或信念都是历史性的因而理当命定了会陈腐朽落,然而,历史主义本身就是一种人类思想,因此历史主义就只有暂时的有效性,或者说它并不是纯然的真理。强调历史主义的论点,意味着要怀疑它并由此超越它。”(《自然权利与历史》,第26页)

这就是历史主义的内在矛盾。

    “一切人类思想都是历史性的”这个历史主义的核心论断本身是反历史主义的,是绝对主义的。施特劳斯的结论:“历史主义的论题是自相矛盾的或者说是荒谬的。”(26)

除了逻辑上的矛盾,历史主义的危害是导致价值相对论:一切价值都是相对的,没有绝对的普遍的价值标准。进一步的发展就是虚无主义:人类生活的世界没有绝对普遍的价值根基。

    这是人类理性的能力、理性的运用无限扩大化、激进化的结果,是反思无限越界的结果——简言之现代性的结果。反思激进化是哲学的内在品德,哲学不能划出一个写有“此地不得反思”的区域。但这也是哲学对于人类社会的内在危险所在,是哲学不能政治化的原因。哲学是纯粹思辨的领域,政治是实践的领域,哲学让人把反思发挥到极致,是思想的游戏,它因此不能预先划出“不能反思”的领域,也不考虑这种反思扩大化导致的后果;而政治首先考虑的是人类的现实存在,这个存在不能不依赖一些神圣的或被假定为神圣的、不可反思的领域。在哲学(思想)的领域我们甚至可以质疑“所有生命都是神圣的”这个信条,但是在政治(实践)的领域,否定这个信条的结果是人类一刻也不能生存。这实际上也就是尼采说的:“对于人生的理论分析(即哲学,反思的运用),认识到了所有融通的世界观的相对性并因此贬低它们。这种分析使得人生本身成为不可能,因为它粉碎了那使得生活、文化或行动才成其为可能的保护层。”这个保护层就是生活(以及政治)所不可或缺的常识、基本信念。不尊重这种常识和基本信念的哲学(即尼采说的“理论分析”)是“在生活之外”进行的,它也只能在“生活之外”进行,它“永远不能够了解生活”。当然我们也可以说,我们不要求哲学和理论分析对生活有所担当,也不应该有所担当,否则就会丧失哲学(思想)的绝对自由限制,因此,施特劳斯说,有所担当对理论分析(哲学、思想)是“致命的。”但另一方面,“生活就意味着担当。”(《自然权利与历史》27)

     绝对自由地胡思乱想是哲学的品格,有所担当因而有所敬畏、有所限制是生活以及政治的艺术。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