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日记 [2008年05月05日]  

2008-05-05 16: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作主的地盘有多大?

               

陶东风

 

    90年代以来大众传媒的迅速发展,使得公共空间变得越来越大,大众的参与可能性也越来越大。如果没有网络这个低成本、低门槛、高传播率的传播方式以及为大众提供的参与方式,无论是最近沸沸扬扬的“超女现象”,还是稍微早些时候的“芙蓉姐姐现象”,都是不可思议的。正如有人说的:“人们在对芙蓉现象的评论中获得了表达自我的欲望。在表达自我的过程中,‘看客’其实充当并享受着‘第二主角’的快感”。

    但另一方面,我们必须对娱乐参与和政治参与进行区分,更不能天真地认为,大众传媒的发展和普及一定导致大众政治参与的扩大或公共空间中的自由民主诉求的顺利表达。事实似乎正好相反,我们所见证的是恰恰是去精英化时代的双重现象:一方面是消费文化的空前繁荣,娱乐参与热情的空前高涨,参与空间的空前开放,另一方面则是政治文化的极度萧条,政治参与的极度萎缩和政治热情的迅速冷却。这两个方面相互强化,最终导致哈贝马斯意义上的公共空间的急剧萎缩和蜕化。也就是说,去精英化的趋势是和去政治化的趋势同时出现齐头并进的,它们甚至就是一个分币的两面。大众传播媒介的普及和文化活动的去精英化虽然极大地降低了参与文化活动的门槛,却没有能够提升公共空间的质量。

    前几年,正当“超级女声”热浪席卷全国之际,学术界出现了关于大众娱乐与大众参与之关系问题的讨论,讨论涉及:应该如何评价超女活动中的大众参与?它是一种政治参与么?它是一次民主政治的预演么?等问题。对此,我想引入“两个世界”的分析模式谈谈自己的看法。[1]

    所谓“两个世界”,在此指公共政治世界(领域)与消费娱乐世界(领域)。一个无可置疑的基本事实是,在当今中国,这两个世界(领域)的开放程度和大众参与程度是极度不平衡的。由于公共政治领域的受制性和消费娱乐领域的开放性,中国的大众,特别是出生于于80后、成长于90后的一代,产生了非常普遍的“两个世界”意识和相应的“两种规则”意识。公共政治的世界被视作“他人的”世界,一个无奈的世界,“我们”无法参与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的制定,只能听命于别人确立的规则。对这个世界,很多人采取了“不认同的接受”(徐贲先生语)的犬儒态度:我虽然不认同这个世界,但是我必须接受它,适应它。与这个“他人的”世界相对的是所谓“自己的”世界,这就是消费娱乐的世界(领域),这是“我的世界”,在这个世界没有人可以干涉我,“我的地盘我做主”,我可以很疯狂地“想唱就唱”。

    这两个世界的分裂现象在积极参与超女等娱乐活动的观众(特别是80后一代或所谓“新新人类”)中是非常普遍的。他们已经深深地把“两个世界”的规则内化为自己不同的行为规范,“两个世界”的意识使他们懂得:我可以在消费娱乐的世界无比疯狂,但是一旦进入另一个世界——“他们的世界”,就只有老老实实做一个顺应者、适应者。

    问题是,实际上这个所谓“他们的世界”并非真的与那些自我陶醉的粉丝大众无关。仅限于在消费娱乐的地盘“自己作主”(“想唱就唱”)的超女粉丝实际上是在回避一个比娱乐世界更加切己、更重要的世界。他们或者是由于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改变它而回避它,或者出于实用主义、犬儒主义的目的迎合它。于是只好作一个分裂的人。事实证明,在娱乐领域极具有“反抗性”的所谓“新新人类”,其中绝大多数同样是在现实中非常听话、很够适应现实的“聪明人”。

    一个人的主体性和自主意识并不仅仅是、甚至主要不是在消费娱乐世界培养的,而作为政治学术语的自由则基本上和消费娱乐领域无缘(强行推行禁欲主义的极权主义时代除外)。我同意阿伦特的观点,大众消费文化是满足人生物需要的商品。阿伦特说:

    大众社会需要的不是文化,而是娱乐。娱乐工业提供的物品在真正的意义上被社会所消费,就像任何其他消费品一样。娱乐需要的产品服务于社会的生命过程,虽然它们可能不是像面包和肉那样的必需品。它们用来消磨时光,而被消磨的空洞时光(vacant time)不是闲暇时光(leisure time)——严格意义上说,闲暇时光是摆脱了生命过程必然性的要求和活动的时光(译注:阿伦特的意思是:闲暇时光应该是那些用来从事和生命必然性无关的高级活动的时光,而消费文化所消费的时光却仍然是为了满足生命需要),而是余下的时光(left-over time),它本质上仍然是生物性的,是劳动和睡眠之后余下的时光。娱乐所要填补的空洞时光不过是受生物需要支配的劳动循环中的裂缝。[2]

    按照阿伦特的理解,自由之存在于超越了生物性需要的公共政治领域,因此,娱乐世界的“自由”不是真正的自由,至少不是全部的自由;而现在的可怕现实却是:人们越来越习惯于把娱乐世界的自由当成是真正的乃至全部的自由,把娱乐世界的参与等同于政治参与,把娱乐世界的“民主”当成政治民主。一个人如果在公共政治世界不作为,对不合理的现实由无奈而忍受,由忍受而麻木,甚至连异化感、失落感、屈辱感、分裂感也彻底丧失;同时在消费娱乐世界里寻求释放,把它作为自由的全部,自我的全部,那么,这样的自由就是可疑的,这样的自我就是严重扭曲的。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认为消费娱乐世界的所谓“民主”参与、自我表现、个性展示,没有太大的政治意义,因为消费娱乐世界不是真正的公共领域,它几乎从来不讨论重大的社会问题,不对重大的社会问题发表意见。我们非常容易地发现现在的大学生只在娱乐领域疯狂地追求所谓“另类”和“自我”,而对社会重大事件(比如频繁发生的矿难、南方雪灾、广州禹番区的“太石村事件”等)毫不关心,极度无知,甚至连了解的兴趣也没有。

    我这里所谓“政治”是指一种广义的社会参与活动,是对重大的公共事件的参与、就重大公共问题发言。这个意义上的政治不是政治家的专利,而是一个公民的基本素质,也是一个社会公共世界是否健全的基本标准。在古希腊时代,参与城邦公共事务是一个人之所以成为公民的基本条件和基本标志。[3]

    当然,不是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娱乐活动都不具备政治意义。有时候娱乐也有深刻的政治意义。比如在不允许娱乐的时代,或在娱乐活动被高度官方化、计划化的时代。再比如,80年代初70年代末,流行唱邓丽君的歌,那是一种对文革时期全权社会禁欲主义的反抗,是对世俗幸福生活的肯定。这样的娱乐是有政治意义的。

    但现在的情况是:娱乐越来越非政治化,而且越来越多的人把娱乐的自由当成自由的全部,把娱乐的权利当做权利的全部,当做存在意义的全部,而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自由和权利有待我们去争取,更多的存在意义有待我们去实现。

可悲的是:大家认可了这样一个现实:很多重大的事件上没有参与也不可能参与,只能在“自己的地盘”上充分表现自我。

    正因为这样,我对于娱乐粉丝的所谓民主政治意义没有乐观的估计。当然也并非完全否定。毕竟大家的自我意识在增长,即使不能正面表达自己的超出娱乐和消费以外的个性自我,但是大家普遍有反权威的心理(特别是在那些对经典进行滑稽模仿的“大话文学”“大话文化”中,这点表现得最明显),这至少在防止对某个权威或偶像的盲目崇拜是一定意义的。但是它的弊端也很明显。生活在一个基本政治权利、公民权利还有待争取的社会,当然大家应该首先争取这种公民权利,以极大的热情去关注那些被剥夺了人权的人(比如矿难的死难者,比如太石村的村民),而不是一味沉浸在娱乐的世界,沉浸在虚幻的自由、自我表现中。我们首先应该活得有尊严,应该在事关社会、大众当然也包括自我的重大问题上有自由选择,而不只是在娱乐和消费的领域。但对于国家的命运和体制我们没有权利表达,那个领域是个禁区,一但发出声音就会有麻烦。我们应该有尊严地活着,真实地活着,而不是生活在谎言中,我们要活得像一个人。如果大家都以为我们现在很自由了,然后沉浸在这种幻觉里,忘却了真正的处境,就很可悲了。这是一个全民性的问题。这是一种很糟糕的状况。人们在这样的环境中时间长了可能会把消费和娱乐当成人生的全部,所谓“我乐故我在”的说法是这种心理的非常典型的反映。

    公共世界的维护和建设不管对谁都是意义巨大的,因为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很有可能明天就发生在你身上。维护一个美好公正的公共世界不仅是在维护别人的权利,也是在维护自己的权利。

 



[1] 与90年代初期和中期的大众文化讨论不同的是,这次的讨论不再停留在审美理想主义与道德理想主义等抽象层面,不再纠缠在大众文化是否可以算是真正的艺术或文化,是否具有审美价值等空洞无聊的命题,而是进入了相对具体的社会政治层面。我认为这是当代中国大众文化研究和批评的一个可喜的变化,是从抽象空洞的审美主义和道德理想主义批评,迈向具体而务实的社会历史批评的重要一步。

 

[2] The Crisis of Culture, see H·Arendt: Between Past and Future, Penguin Books, 1977,p.205。

[3] 参见阿伦特《人的条件》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