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如何防止自我牺牲的美德变成极权主义的借口  

2008-05-17 17:30: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防止自我牺牲的美德变成极权主义的借口

 

今天,我的学生刘晓鑫通过邮件问了我一个这样的问题:

“……还要请教您一个问题,记得上课时您讲,阿伦特说不能以任何理由牺牲一个人的性命,这是一种‘恶’。可是,如果牺牲一个人可以挽救更多人的性命呢?这不是一种‘善’么?我很困惑。这次地震中,有一位老妈妈,在援救她几次都失败后,她选择了割腕自杀,理由是她岁数大了,救她又很困难,她希望解放军不要在她身上继续浪费时间而是在有限的时间里去救助更多的人。”

这个问题很重要,我放下了很多其他事情,回答这个问题。

首先,我们要明白阿伦特说这个话的真是意思和意图。阿伦特是在《独裁体制下的个人责任》这篇著名的文章中涉及个人牺牲的问题的。但是篇幅并不多。阿伦特在文章中批评了包括艾希曼在内的纳粹分子的自己辩护,这种辩护的理由之一是所谓“两恶相较取其轻”(lesser evil)。这种观点认为,当你面对两种恶而不能不做出选择的时候,你的任务就是选择较轻的那种恶,而彻底拒绝选择不但是不负责任的,而且是根本不了解纳粹时期的政治环境,是和环境格格不入的天真的道德说教。也就是说,当面临要么在两种恶之间选择较轻的恶,要么彻底拒绝做出选择这样的两难困境时,我们有两条路,一是在任何情况下都拒绝作任何恶;另一个是选择较轻的恶。阿伦特认为,“最明确地拒绝任何与较轻的恶和解”常常是宗教的选择,而选择较轻的恶则是大多数政治哲学或道德哲学(唯一的例外是康德)的选择。她引用了《犹太法典》中的话:“如果他们要求你为了一个共同体的安全而牺牲一个人,不要舍弃他;如果他们要求你为了保住其它所有妇女而让一个妇女被掳走,不要让她被掳走。”一般总是认为,共同体的利益高于个人利益,全部妇女的生命要高于一个妇女的生命。因此,牺牲一个妇女虽然也是恶,但是与牺牲所有妇女这个大恶相比,牺牲一个妇女就是我们不能不选择的小恶。选择这样的小恶比之于牺牲大家这样的大恶就是更加负责任的。从文章的脉络看,阿伦特显然不同意这样的选择。理由有:首先,“选择较轻的恶的人很快就忘记了他们选择了恶”。第二,即使像“第三帝国”做出不可饶恕的大恶最初也是打着为了避免大恶而选择小恶这样的旗号进行的。也就是说,两恶相较取其轻和为了“共同体的生命”“所有人的生命”而牺牲个人生命的说法听起来冠冕堂皇,但是却很可能被做大恶的人或体制利用。

很明显,阿伦特的问题意识是:如何放置作恶者利用“两恶相较取其轻”来作恶并为自己的作恶辩护,而不是贬低那种自我牺牲的美德。因此,结合阿伦特的观点和刘晓鑫的疑问,我以为:如果作为一个人的自我选择,牺牲自己的生命、挽救更多的生命,当然是一种善(比如这位选择了自杀的妇女)。但是,任何人和机构不能以“集体利益”“更高目的”这样的名义强迫别人牺牲,否则就会发生纳粹和中国“文革”时期我们曾经经历的那种现象:为了人类美好的明天,我们应该把“臭虫”“人渣”清除掉。其次,个体牺牲可以是一个人自己的自愿选择,但不能是一个人对别人的要求。

这个问题的意义可以归结为:如何防止自我牺牲的美德变成作恶的借口。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