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余明风景画的反现代呈现方式  

2007-08-18 00: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附:大地上的人影

余明风景画的反现代呈现方式 - 陶东风 - 陶东风

 

 

余明作品

 

 

余明风景画的反现代呈现方式 - 陶东风 - 陶东风

 

我先来讲一这次来参加画展的一路体验。从家里坐着城铁这个现代化交通工具,到高楼林立的朝阳门,进入一座高楼以后坐着扶手电梯上了一层、二层、三层,三层全部是高档商场,一下迷失在琳琅满目的消费品当中。根本无法辨认这个“墙”文化艺术中心在什么地方。经过艰难的问路之后才得以破“墙”而入,进入余明的风景世界――一个反现代的风景世界,一个宁静素朴、单纯纯净,没有现代化的焦虑和消费主义的绚烂炫目的风景世界。这个过程虽然短暂但很有讽刺意味。如果借用余虹的说法,这个现代的消费主义世界是“斜”的,那么,我就从一个“斜”的世界进入一个“正”的世界,但是这个“正”的世界又是多么可怜地寄居在这样一个巨大的“斜”的世界中,而且这个“斜”的世界正是我们日夜身处世界。这个感受非常强烈,而这种感受就是我谈余明风景画的语境。

我说余明的风景画是反现代的,因为它给我的感受是非常纯净,非常单纯,非常朴实,这个风景是他个人的风景,他心中的风景,是他用特殊的艺术方式呈现出来的风景。艺术中的“风景”是人和世界分离之后或对象化之后的产物,也是艺术和世界分离之后的产物,所以风景是呈现出来的,或建构出来的,不是自在的。风景的呈现方式很重要。如何呈现?呈现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呈现?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问题。余明的风景之所以是反现代的,就是因为他在呈现自己心中的风景时排除了很多现代的东西,也就是我们的现代生活中几乎无法排除的东西。首先,他排除了和现代技术相联系的速度和速度所带来的焦虑,他的风景世界的“宁静”就来自这种对速度和焦虑的排除,他的绘画中似乎没有时间流动的痕迹;其次,他排除了我们在现代艺术中感受到的和速度相联系的心灵骚动和感觉分裂(它在西方的现代印象派和后印象派艺术中得到了空前强烈的表现),他的风景色彩单纯之极,基本上由一些颜色很接近的模糊大色块组成,其基调是灰色和银灰色;第三,他排除了一种与现代科学霸权相联系的对于精确性的要求(这种所谓的现实主义风格在绘画史上曾经很长时间支配了呈现风景的方式),在余明的风景画中几乎没有对于人或者自然物(包括动物和植物)的细致呈现,其色彩和线条都是模糊的,但悖谬的是,其意境却是纯净透亮的;第四,余明也排除了许多现代、后现代艺术家在传统惯例的压力下所产生的创新焦虑(这种强烈的创新焦虑压得很多当代艺术家喘不过气来,他们采用各种怪异、极端的方式来试图“突破”传统,实际上是践踏、强奸传统,比如把计算机里的零件拆出来放在画中,或是把颜料随便倒在画布上)。余明的绘画中没有这样的焦虑。

这一切排除,我觉得是余明的风景得以被建构的一个基本途径。

至少在中国的语境中,余明的这种反现代的风景呈现方式是非常特别的,是非常个人化的。这是因为它和统治中国当代文学艺术的各种意识形态不沾边。无论是在绘画中还是在其他艺术形式中,当代艺术对风景的呈现可以说是在几种宏大意识形态话语的支配下挣扎。一是我们熟知的文革时期的革命艺术中的那种革命意识形态,它把风景作为革命的符号加以呈现,表现“人定胜天”和农民阶级的纯洁性,我们知道文革时期有大量插满了红旗的山村风景,上面全是梯田和干劲冲天的劳动者形象;二是现代化的意识形态,它支配的风景呈现模式常常表现为文明和野蛮的冲突模式,这在80年代的绘画、电影里面都可以感受到:原始的、朴素的乡村风景被呈现为和现代性对立的野蛮、落后和愚昧等前现代因素,比如电影《黄土地》。在这种呈现方式中,可以强烈地感受到一种现代化的渴望和焦虑。余明的风景虽然显得很原始,但是却很温暖和诗意,没有什么现代化的焦虑;三是全球消费主义意识形态支配下的风景呈现方式,城市摩天大楼组成的天际线景观就是这个意义上的风景。这些东西在余明的风景世界不见踪影;最后是全球消费时代的“民族主义”意识形态,受其支配的风景呈现方式突出所谓的“民族特色”:富有少数民族风情的山寨,封闭的四合院,各地或原始或人造的所谓古镇,等等,它们似乎是在突出“民族”特色,突出前现代的朴素和原始的人性,但实际上是全球超级市场上的中国土特产,是权力和金钱为了西方顾客量身定做的土特产。余明的风景很容易被纳入这最后一种解释框架中进行解读。但是我觉得还是不一样的,这是因为余明的风景虽然突出了反现代的元素,但是却没有为了迎合西方市场而着意突出民族元素――比如中式的建筑,中式的风景仪式,中式的服装道具等等。他的风景的反现代性是普世主义的而不是民族主义的。

一句话,余明的风景的反现代性是个人的,因为它是个人的,所以才是普世的。

     

(本文是笔者在2007年8月12日参加北京墙美术馆举办的“风景的当代方式”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附图是画家余明的两幅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