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答学生问 之四  

2007-07-06 21:38: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答学生问  之四

学生:在您的关于文化研究的探索当中,你的一些观点遭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您如何看待这些不同的声音,或者说,您是如何看待这种学术论争的?

陶:学术论争自然好,一种观点可以引起反响,总是一件好事。当然在论争中也会出现让人无奈的情况,这就是被误解。这种理解上的偏差往往表现为对方不能学会复杂地去思考问题。比如说,我在学术领域和学科发展的角度提倡去研究一些日常生活审美化现象,因为作为现象它的确很重要;但是同时,我在政治上又很激烈地批判这个东西。很多人就觉得这个两者是不能共存的。他们认为,你既然在学术上提倡要研究它、重视它,认为文艺学学科要包容这个东西,那就必然意味着在价值上肯定和宣扬它。但我觉得这完全是两回事。并不是说你在学术上重视的对象,就一定是你在价值上肯定的对象。这本是个很简单的道理(马克思毕生花费最主要的精力研究资本主义,难道马克思是在赞成和鼓吹资本主义吗?),但是很多人不是这样看的。再比如有人写文章批判我在《文章争鸣》杂志2006年第一期发表的《文学的祛魅》一文,集中批评的是我用了“去魅”这个词。他的理解是,“魅”一定是个贬义词,魑魅魍魉嘛,所以“祛魅”就一定是个褒义词,扫除魑魅魍魉。这样,他认为我的主要观点――九十年代是对八十年代的“祛魅”――就是把八十年代的启蒙运动当成了魑魅魍魉,妖魔鬼怪,而九十年代既然是对此的祛魅,所以我必定是在要权力捍卫九十年代。其实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因为追溯到祛魅这个词的源头上面讲,韦伯是首先“去魅”这个词的,他讲现代世界是对于中世纪宗教世界的去魅,差不多就是合理化的意思,现代性的核心就是这个合理化意义上的祛魅,不再有一个关于这个世界统一的、带有神学色彩的权威解释了。这样一种现代现象,韦伯在价值判断上其实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他认为合理化解放了人,让人从宗教中摆脱出来;但另一方面又导致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工具理性的体制,官僚制度的“铁笼”,价值分裂和“众神纷争”。我觉得现在很多人不太习惯于复杂地(似乎是矛盾地但是实际上是辩证地)思考各种问题各种现象,他们的思维方式是简单化的、单维的,没有张力的。

这个问题也反映在对现代性的理解上,很多人把现代性理解成一个很简单的东西,现代性等于民主、自由、科学、理性,一切好的东西,没有现代性还有它的其他方面,比如著名的思想家阿伦特就曾经指出,现代性潜藏着极权主义的因子,她对于极权主义的批判就是从现代性这个根子上着手的。由于我们中的很多学者在八十年代把现代化理想化了,现代化一切都好,所以,他们比你允许把一切怀的东西和现代性或者现代化联系起来。比如,他们比你绝对比你接受这样的观点:中国的解放后的极左的“社会主义”实践带有现代性质,而是把它彻底归入封建主义,也就是前现代性。他们甚至认为中国整个还处在现代之前的时期,所以反思现代性对于中国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谁要是反思现代他们就不允许。而我则比较认同这样的观点:现代性是一个复杂矛盾的东西,而且也有各种各样的现代性类型,比如社会主义的和资本主义的,苏联模式的,法国模式的和英国模式的,等,中国的社会主义实践,不管是政治经济实践还是文化实践,即使是在“文革”时期也具有现代性的内容,当然也夹杂了前现代的内容。 

当然,有一种以商榷面目出现的批判我是不回应也无法回应的。比如我在批评于丹的快乐哲学的时候,批评她完全把自由和快乐当作一种和现实无关的心理状态,号召人们在不合理的现实面前不要抱怨,也不要用行动去改造现实,而是通过精神胜利法自己化解。这里包含着一种为现实辩护的倾向。按照这样的逻辑,在一个没有自由的国家,只要不在乎自己的自由权利,自己心中有自由就行。针对我的这个观点,有人反驳我说:难道你认为中国是这样的不自由国家吗?那我就没话可讲了。我只能沉默。我们不是在一个平台上交手,他有话语权,我没有,那就没有办法了。

学生:看您的治学经历,好像离文学越来越远了,虽然您刚才说文化研究对文本分析提供了理论上的启发,方法上的借鉴,但我还是觉得离文学文本越来越远。

陶东风:这首先是一种个人选择。我并不把捍卫自己所谓的“专业”看成是我的最重要使命。我一直不这样看的。我承认我现在的很多研究不是文学研究,也与文本无关。但是我却认为自己的工作依然是学术研究。重要的是学术和学科不能等同,我现在的学科意识不强,但还是有比较强的学术意识。我走的是文化批评的路子,文化批评不是文学研究(也不是社会学或其他什么“学”),但是却依然是学术活动,我没有放弃学术上的要求。

有一种误解是认为文化批评全部是时评,没有什么学术含量,我不同意。文化批评一般针对当下的事件,这是对的,这大约就是所谓的“时”,但是文化批评见出学术含量的是如何“评”而不是评什么。优秀的文化评论是建立在深厚学术基础上的对于当下文化事件的批评,虽然它和典型的学术论文不同,不大段地引用理论。我是向着这样的方向努力的。比如写谢泳事件的那篇文章,影响很大,语言很通俗,没有引证任何理论,但是没有引文不等于没有学术含量,我其实在借此分析中国的深层次教育体制和学术体制,运用了我平时积累的文化社会学的知识在里面。再比如对于丹引发的争议的分析,我用了布迪厄的两种文化生产场域的理论;对于《于丹论语心得》的分析,则用了阿伦特关于自由的理论。还有,在分析国产大片的时候,我使用了阿伦特关于暴力的理论。其实;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平时花费了大量时间在阅读经典的理论著作(大约占据我的工作时间的三分之二),就是为了保证文化评论有学术含量在里面。我相信认真读了这些文章的人不会觉得这里面没有学术含量。

总之,一个学者去谈一个当下文化现象或是分析一个流行文化文本,这没有什么不好,但应该体现出他的学术素养,这个学术素养不局限于学科。我对学科这东西不是很看重,我觉得我不适合作一个纯粹的文学研究者(有些学者适合,这也很好)。学术于我是一种生存体验,如果我觉得一个问题重要,我就会去研究它,至于这个对象是否属于文学研究的范围,运用的方法是属于政治学、文化学还是文学,我不过多考虑这些。前些天在云南开会,我递交的论文就是关于国产大片批判的。有人就说你这个是美学和文学研究吗?虽然你讲得很有道理。我就说,我认为你后边的这个评价(分析得有道理)就足够了,至于它是不是文学研究我不在乎,我在乎是你是不是觉得我讲得有道理,有启示,有学术含量,这个是重要的。但我同样觉得,有些学者作纯粹的文学研究也很好。我最不喜欢的是不学无术却又对什么东西都发表感慨。对于那些很专业的学者我是很尊重的,虽然我走不了他的那条路,也不想走他那条路。

 

学生:我觉得您对新的事物总是保持着一种高度的关注和敏感,无论是新的理论、新的文化现象,还是新的传播方式比如博客等等,您的这种个性、开放、前卫,是不是您保持学术年轻的方式?

陶:我把你的话当作是一种鼓励吧。保持开放性不容易。这样很累,有时很羡慕有人在自己已有的研究格局中慢慢做,细细做,心态很平和。我却还像一个困兽一样在那里挣扎,总是想突破,如果说这种突破的欲望是一种年轻的标志,或者是保持学术生命力的标志,我很高兴。

 

学生:如何看待学者为底层大众代言这种现象?

陶东风:这个问题很有意思。代言是文化研究中的一个很敏感的问题。既然文化研究有那么强的使命感,强调介入与参与,它就自然容易获得“代言”这种角色认定。别人这样看,他自己也这样自命。代言之所以有问题,是因为代言涉及“代”(代表/替代)的问题,你不是对方却要代表对方,但是代表对方不是代替对方,如何不让代表变为代替?这个问题就很重要。另外,你的代言资格是怎么获得的?你真的能够代表别人发言么?你获得了代言者的授权么?在女权主义者内部就有人对于西方第一世界的女权主义者替第三世界妇女代言很反感,认为这些白人女性学者自以为是“第三世界妇女”的代表和拯救者,好像后者全都没有觉醒,要启蒙她们、解放她们。人类学研究里也有这个,那些到原始部落里面做研究的那些文化人类学家,他也受到了质疑:你凭什么做土著人的代言,你来替他们呼唤。

我对代言的态度是,代言是必要的,但是要警惕把代言变成代替,更重要的是代言要获得代言者的授权,代言者不能高高在上,以慈悲、同情、怜悯等情感为动力,而且要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自己不是真理的绝对掌握着,绝对不能有高高在上姿态,否则容易变得自以为是。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代言者可能会借“底层代言人”的身份来增强自己的道德优势。好像我是弱势群体的代言人、草根的代言人,所以我有一种道德上的优势。其实这是把代人当作了一种投资――获取道德资本。

当然,我也不觉得代言是完全不可能的,这首先是因为知识分子更有机会在公共领域发言,同时,有很多人没有能力或可能在公共领域发出自己的声音。当然最好的情况是所有人都有这种能力,都有这种机会,但实际上这是很难的。其次,代言的可能性还在于共同人性的假设,即我关于人的尊严、人的权利,关于好生活、幸福等等的判断是其他人同意的。所以,当我看到有的人被剥夺了基本的人的尊严和权利的时候,我可以代表他对此发出抗议。这里的一个基本假设是:没有人愿意自己活得像动物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