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我为什么会把参加高考看作一种恩赐?  

2007-06-04 22:16: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为什么会把参加高考看作一种恩赐?

 

                         陶东风

 

 

转眼之间恢复高考已经三十年,回记起自己的高考经历,恍如隔世而又生动真切。

到今天,参与高考的人数已经无法估计,每个人对于高考的感受和经验也千差万别。就我们这些第一批或第二批高考参与者(即1977年和1978年的高考参与者)而言,高考常常被看做是一种恩赐,是天上掉下的馅儿饼。尤其是象我这样一个家庭出身地主的所谓“黑五类”子女,这个馅儿饼以前在梦里都没有掉过。那个时候的大学是推荐上的,推荐条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家庭出身”:文化领导权不能旁落,根不红苗不正者怎上社会主义的大学!难怪我妈妈常常念叨:象咱们这样的出身,能够上中学就是万幸啦。由于有了这样的一种恩赐感,所以也就有了一种感恩心理。这种感恩心理现在想来是一种非常值得反思的不正常心理,它表明在一个人的正当权利被剥夺很久的情况下,他就会对于这种被剥夺状态逐渐习以为常,以至于在恢复这种正当权利的时候反而视之为一种不正常的“恩赐”。

但是事情的另一方面也不能否认,在特定的情况下,这种感恩心理也可能会转化为不可思议的动力乃至更加不可思议的忍耐力。

我的高考复习情形是永远不会忘记的。1978年年中,在我一再坚持下,父母和单位同意我考。但单位只给了一个星期的假。平时照常上班,只有晚上和周日(那时没有双休日)可以看书复习。集体宿舍拥挤不堪,而且还没有电灯,也没有公共图书馆或阅览室可去,只好自己点煤油灯或蜡烛看书。每逢周日,则拿上书和两个馒头到附近的小山去看它一天,所谓午饭就是就着溪水啃冷馒头。一看就是一天,心理特别充实。到了考试前的一周,工厂给我放假,我回到家里开始了一生中最刻苦的学习。每天至少读书17个小时,实在困的时候则用冷水浇头驱赶瞌睡虫。这个方法当时好像管用,但是代价惨重,我的头疼病就是这样落下的,不到中年就记忆力骤减大约也与此有关。

还有一件难忘的事情是,我1978年考上的是浙江师范大学,开学之初,每天要自己搬椅子从宿舍到餐厅,在临时支起的黑板前听课,我们的教室还没有建好呢!可是大家好像都没有什么怨言:一种被一种感恩之情温暖着的心灵又怎么会抱怨这点小小的艰苦呢!

我想,现在的大学生对高考大约不会有我们这代人的“感恩”之情,在他们懂事的时候起,高考已经是实行了几十年的常规制度,统一考试,择优录取,这一切在他们看来是那么天经地义,又那么庸常平淡,不值得一说。难道还有不按成绩择优录取的时候吗?这在他们的认知图式中是不可思议的。他们不可能把高考制度看做是党和政府的“恩赐”,更不会对给予他们以参与高考权利的制度心存感激,这有什么值得感激的呢?难道还有什么比这更正常的么?是啊,现在看来这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了,乃至很多人开始反思起它的种种弊端,但是你知道么?在那个上大学被当作一种政治特权的时代,一个大队支书直接掌握上知识青年上大学资格的时代,统一高考并按照成绩(而不是家庭出身等所谓政治条件)择优录取才是不可思议的,甚至是大逆不道的。

现在的大学生,或者即将参加高考的中学生,会有什么样的高考情结我没有调查过,但是我肯定他们不会有像我曾经有过的那种感恩之情。他们会把参加高考看作是自己理所当然的权利,把考上大学看做是自己奋斗的结果,考不上或者考不好是自己倒霉,绝对不会把自己的参考资格本身视作一种恩赐。这实在是他们之幸,我为他们祝福。但愿中国以后永远不会再出现把上大学当作政治特权的时代,也不要再出现对于参考资格的恩赐之感。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