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谢泳事件:欣喜之后的反思与担忧  

2007-05-15 19:5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泳事件:欣喜之后的反思与担忧

     

陶东风

 

 

近来媒体在热议厦门大学破格聘请著名学者谢泳为文学院教授一事。与其他热点事件的议论往往观点各异、众说纷纭不同,这次舆论表现出非常高的一致性,大家都为厦大的举措叫好,我当然也不例外。

但叫好之余也有一些进一步的思考和担忧。谢泳事件之所以成为热点,原因很简单,厦大此举在全国差不多绝无仅有。一个学校能够聘用一个专科学历的学者为教授这在解放前不算什么,但是在今天就显得很另类,原因是什么?是它和我们现在流行的、体制化的人才评价标准背道而驰。我们今天的人才评价标准是高度数字化和行政化(官本位)的。数字化表现在它是高度量化的:什么学位,论文多少篇,著作多少部,获奖多少次,项目多少个,等等。行政化则表现高校的办学资源几乎完全掌握在官方,官方制定了严格数字化和等级化的衡量学者和学校的标准。比如论文的“水平”是依据刊物的所谓级别,但这个等级与其说是学术的等级,不如说是刊物的行政级别。项目和奖励也是这样。在学校领导眼里,只有政府奖才是真正的奖,政府的项目才是真正的项目,民间的是不算数的。这里的逻辑是:只有官方的才是学术的。政府的项目或奖励的级别也完全取决于颁奖单位的级别。所以,大学里的领导也好、老师也好,对于什么“国家级”、“省部级”等字眼可谓门儿清,挖空心思挤进“国家”或者“省部”。但是常识告诉我们,把学术水平和行政级别等同起来是非常可笑的,以行政级别来评价学术水平其荒谬性是显而易见的。它除了说明我们的学术被行政权力牢牢控制之外什么也说明不了。

那么,各个高校为什么都热衷于执行这套极不科学的荒唐评价体系?原因是学校除了政府提供的资源以外,没有别的资源,由此决定了它必须依据上级主观部门制定的标准来评价教师,来制定办学方针。在官方制定的包括博导、博士点、重点学科等在内的评价学者水平与学校等级的表格中,充满了诸如权威核心刊物文章数量,国家级项目和奖励数量,教师中博士学位获得者数量等等数字化内容,于是各个高校就在这个硬指标的要求下开始比拼。可以想像,如果一个学校在这些指标上处于劣势,那么它的地位就岌岌可危。职是之故,如果学术行政化、教学官本位的局面不改变,像谢泳这样出色但不合乎官方“人才”标准的学者,即没有高学历,没有高级别(注意是行政级别!)的项目和奖励的学者,即使被高校的有识之士聘用,这也只能是无法推广的个案――除非这个学校可以在体制外生存和发展,不依赖体制提供的资源。我们国家有这样的高校么?

因此,和那些乐观地推测谢泳事件是打破高校人才聘用机制的兆头的学者相反,我悲观的认为,如果教育体制、学术体制不来一个根本性的改变,谢泳的个案不可能推广。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