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什么样的人最宽容于丹,什么样的人最忌恨于…  

2007-04-05 18:00: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样的人最宽容于丹,什么样的人最忌恨于丹

――有感于李泽厚先生之妙解于丹

 

陶东风

 

最近看到李泽厚先生就于丹现象接受了《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其观点很值得关注。

首先,李先生对于丹很宽容,很理解,他明确表示“我支持于丹。”并且认为于丹作的是类似于“布道”的工作,是一个“布道者”,具有西方的布道者一样的功能:稳定社会、慰安人际,生活快乐,安贫乐道;但是另一方面,他又反复说于丹不是“专家”,“她是做普及化平民化的工作,她并不是专门研究孔子的专家学者,她只是在宣传孔子的思想,有点相当于西方的布道士。……不要用专家学者的标准来要求她。要那么多学者干嘛,什么人都要做专家学者干嘛。”而且急于把自己和“布道者”区分开来。当记者问李泽厚是否想过作一个布道者的时候,他显得急于要和布道者划清界限:“我从来没想过。我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兴趣。”更值得寻味的是,他接着还说:“如果我的书一下子销250万,那我就彻底失败了。我想王国维,他也会不情愿自己的书一下子就能卖250万吧。尽管他的《人间词话》销量也不小,但那是累积的长期的。以前有人问我对学者从政从商怎么看,我说那很好啊,为什么要所有人都挤着做学者呢?每个人的才能、性情、境遇都不一样,人应该按自己的主客观条件来做自己能做和愿做的事情。社会本来就是分工合作来维持生存的,不需要所有的人都挤在一条通道上,即使这条通道如何宽广美丽,也不必要。”可见,李泽厚很明确地认为自己不是布道者,而是一个学者,作为一个学者,市场上的巨大成功不但不是成功的标志,而且是失败的标志。可见他宽容于丹的前提是:我不是于丹!如果我也像于丹那样在市场上大获全胜,就意味着我在同行中的彻底失败!

这又一次印证了我在《赢者输:于丹现象解读》中的观点:于丹在市场上赢了,但是在学术界输了。李泽厚先生,还有很多其他的学者对于于丹的宽容的前提是:于丹不是学者,而我是学者。于丹的赢是在一个批量化的文化生产场的赢,是市场上的赢,与我何干?这表明,一个在有限的文化生产场(简单说就是专家组成的同行学术界)越是有地位、有名望、有自信的学者,对于于丹就越宽容。这就难怪支持或者理解于丹的人,很多恰恰是在学术界地位极高的前辈或者著名学者(李泽厚先生之外还有任继愈先生,余英时先生等等),于丹的大红大紫威胁不到他们的地位。他们的真正对于实际上是自己学术圈内的同行(包括有实力的后来者),所以,他们大力肯定于丹的“普及工作”,却很少提及同行中的新锐们的创新成果。

至于最最忌恨于丹并大力声讨的人,基本上都是在学术圈内还不怎么出名和站稳脚跟的人(比如十博士),他们或者是准备进军学术圈、并力争获得同行承认的人,但是却缺乏平常心和忍耐力,坐不住冷板凳,修炼不到家,因此,学术超女于丹的横空出世不免使得他们方寸大乱,再也坐不住了;或者本身就非常希望成为“学术超女”“文化奶妈”的角色,现在于丹抢在他们的前面出名了,心里当然不是滋味啊。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