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就于戏说经典问题答《光明日报》记者问  

2007-03-14 20: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于戏说经典问题答《光明日报》记者问

 

一、对“戏说”不能一棍子打死

 

早在民国时期张恨水先生就有一部《水浒新传》,这部书改写了《水浒全传》中受招安的一百零八将征辽无一损失,征方腊阵亡过半的结局,而让一百零八将随张叔夜北上抗金,浴血奋战,最后因皇帝昏庸和汉奸的出卖而为国捐躯。这无疑是对《水浒传》一个颠覆性的改写,改写者让水浒英雄捐躯战场转移,实质上是要他们的生命价值在民族意识上获得证明,以激励当时民族抗战的气节。这种解读方式偏离了原著很远,也可以说是一种“戏说”,实际上是属于经典翻新小说。这些小说中的有些在当时起到了比较好的社会作用。再看现在的“大话”经典、“水煮”经典、经典“心得”、“品”经典,等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个性化的方式对传统经典改写、解读,形成了洋洋大观。对这种现象,不能一棍子打死。只要它的立意有可取之处,并且不以严肃的学术自居,而且自己直率地承认是自己的一种个性化解读,就仍然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另一个方面说,经典的意义也是双面的,在特定的条件下也可能会束缚人们的思想或被保守主义者加以利用。个性化的、非学术化的解读,在特定的语境中能够起到解放思想、开放经典的作用。

 

二、对经典戏说的限度

 

对经典的个性化解读的限度可以从两个层次理解。一个是文字阐释的层次。在这个层次上必须尊重经典的本义,这个本义是学术界有基本共识的。比如《论语》中与“君子”相对的“小人”绝对不能阐释为小孩子。另一个层次是属于价值评价的层次,比如对于庄子推崇的“神游“,到底怎么评价?是逃避现实还是超越现实?是真自由还是伪自由?这个度就很难具体化、指标化,在字典上也查不出标准答案来。这个评价上的标准,我认为是要坚守人类的基本道德底线。比如在改写《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时候,如果摒弃最基本的同情心,站在统治者的立场、权贵阶层的立场把一个弱小的女孩作为嘲弄讥讽的对象,认为她死得活该,这样的“戏说”就无法让人容忍。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