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后革命时代应该如何看待革命?  

2007-11-04 18:12:00|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后革命时代应该如何看待革命?

 

在后革命时代,也就是在短短的、不到三十年的时间里,中国文学界的革命叙事,先是经过了人道主义话语的修复(《内奸》《离离原上草》《女俘》等),后又被新历史主义小说解构(《长征》《苍河白日梦》《故乡天下黄花》《花腔》等),最后是被消费文化戏说(《沙家浜》、《红色娘子军》等),其命运充满了戏剧性。不少人从资本主义全球范围扩张的角度悲观地预言,随着资本主义已经渗透或即将渗透到生产、流通和消费的各个领域,在上上下下关注菜篮子和米袋子的时代,革命除了被消费戏说的命运以外大概只能是博物馆化了,它已经失去了现实的土壤。全球化和消费主义的结果只能是使世界变成完全资本主义和消费主义的世界。有论者悲观地预言:在这样的一个世界中,革命成了我们急欲逃出的地狱,而资本主义的经济发展却成了我们唯一的天堂。

这种新“左”的或准新“左”的论调似乎非常流行,但却经不起推敲。首先,资本主义化是否就等于是“革命”的反义词?或者说革命是否就是也只能是社会主义革命?我们知道,资产阶级曾经是西方和中国历史上的革命阶级,自由、人权、平等、正义、人民主权等曾经是而且至今也依然还是革命的正当性基础,而它们正是资产阶级革命所确立的现代价值。社会主义的革命理论无论在多大程度上修改了资产阶级革命的这套学说,但是自由、人权、平等、正义、人民主权等观念并没有被放弃,相反,马克斯等社会主义革命理论的创始人和权威阐释者认为,只有社会主义革命才能真正完成在资产阶级革命那里仅仅被当作是带有欺骗性口号的自由、正义和人民主权。

另一些被归入“右倾”“新启蒙”、“自由主义”等名下的“告别革命”的论同样令人满腹疑虑。这种论调在中国大陆学界其来有自,从对文革激进主义的批判,到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从顾准热到哈耶克热,“告别革命”论者革命宣称不如改良,激进不如渐进,法国革命不如英国革命的似是而非的结论。更致命的是,它把革命这个具有非常反复内涵的属于简单等同于“文革”的人道主义灾难,把人道主义和革命对立起来,而没有看到人道主义作为一种现代的普世价值,曾经而且将继续成为革命的强大资源和动力。至于革命的方式问题,实际上革命从来就不是暴力一种方式,而且“激进”也不等于暴力。革命的基本意思是社会、特别是国家政体的基本性质的改变,因此,革命总是带有激进的含义。但激进不是一个手段的概念,而是性质的概念,国家政体的根本性变化不见得一定通过暴力手段达到。一个现成的例子是,八、九十年代之交的东欧革命在手段上是非暴力的,而在性质上是激进的,因为它导致了基本国家政体的变化(因此被称为“天鹅绒革命”)

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要告别的是什么样的“革命”?是告别作为手段的暴力革命,还是彻底放弃革命的原初理想――自由、民主、人民主权(或者用阿伦特的说法,“自由立国”)?这需要我们认真清理“革命”作为实践和作为理论在西方和中国走过的复杂历程,清理革命的不同的国家和时代的不同版本,要认真研究到底是那种西方的革命观念和革命实践支配了中国的革命?近一个世纪的中国革命在观念和实践上经历了那些重大的变化?原先以民主自由和人民主权为主要诉求和主要的正当性基础的革命理念是如何演变为文革的灾难的?它们在今天到底落实了没有?

这样的研究将使得我们既不可能简单天真地鼓吹革命暴动,回到“文革”时期的阶级斗争,也不可能廉价地(也是完全和乖巧地)宣称告别革命,而是把革命当作认真严肃的学术问题进行反思。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