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阿伦特的政治的政治思想的发展(3)  

2006-10-31 07:15:00|  分类: 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伦特的政治的政治思想的发展(3)

    

 

        四,思维和判断

 

艾克曼的案件使得阿伦特更加关注思维、判断和政治的关系。但是,不能因此得出结论说阿伦特只是在生命的后期才开始思考这些问题。事实上,对于思考和判断的关注一直贯彻于她的政治思想。在对于极权主义的分析中,她分析了弱化思想的那种意识形态。

六十年代末和七十年代初,阿伦特的思想发生了重大的转折:从对于政治行动的本质和意义的思考,转向了对思想、意志以及判断在道德和政治生活中的作用的思考。但是,这种思想、意志以及判断是作为创制“心灵生活”的独特能力被看待的。似乎原来那个关注实践生活(vita activa)的理论家阿伦特,在其生命的后期转向了关注沉思生活(viva contemplativa)以及哲学,而且不再赋予它反政治的特点。

阿伦特这个阶段的研究主要是思考公民生活和心灵生活之间的紧张关系。这种紧张贯彻于她的研究生涯。前期的阿伦特倾向于强调哲学家/思想家和政治家的敌对和对立。后期的变化发生在什么方面呢?是否试图克服这种紧张?

依据阿伦特,判断是某种把思维(它是抽象的、关注不可见的东西的)带回到大地,使之成为出现在“呈现之世界”的东西。虽然她坚决反对黑格尔-马克思的“理论和实践统一”的观点,但是她的后期的著作却建议:判断是思想和行动之间的调节器。但是,我们却不能因此认为阿伦特克服了思维和行动之间的绝对区分。即使在她的最后著作《心灵生活》中,她仍然强调思维和行动的区别,仍然认为思维的特点在于它是孤独的,在于思维要求离开这个世界。思维,特别是哲学思维,和公共性、交往性存在对立。这是一个没有终结的过程,对于意义的寻求,既不产生知识也不产生有用的知识。所以,任何真正的思想家都是在孤独中耕耘。

当然,阿伦特不否认有非哲学的思想模式,它对于行动和判断着的行动者是非常重要的。在有他人存在的地方进行思想的能力――representative thinking――被特别地描述为政治性的思想模式,它激发人们做出有效的判断。相似地,与自我的对话也有把复数性引入自我的功效。这种复数性存在于意识本身的根底,使之能够意味着比单纯的生活规范的内化更多的东西,但是我们应该把这种具有道德相关性的思想模式看做是“常人的/普通的思想形式,是每个个体都是应该具备的。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艾克曼的“十足的无思想”这么令人吃惊。

意识形态的盲信和没有能力进行独立判断和思考的个体(如艾克曼),使得阿伦特特别强调独立思想和判断的重要性,这是因为,只有通过发展独立思考和判断的能力,人才能有希望在别人都因为误导的信念或狂热而迷失的情况下,免于道德的大灾难。这样,阿伦特试图在呼吁共同体意识(《人的条件》)和欣赏道德和思想的独立性之间达成了平衡。

但是,在《心灵生活》中,阿伦特不是关注参与的或政治的思想,而是“超常的”或哲学的思想。即使是其最后的研究仍然坚持认为这种哲学的思考和公民生活以及此世的存在之间可能存在的紧张。这样,她虽然极为尊敬“超常的思想家”――从柏拉图和海德格尔,却仍然不信任他们。对阿伦特而言,这太危险,导致灾难的潜在可能性太大,因此无法赞美哲学家的那种“无世界性”。只有苏格拉底才能做到同时实践“日常的”和“超常的”思考而不为一个牺牲另一个。

(依据Dana R.Villa为她编选的Cambridge Companion to Hanna Arendt写的“导论”编译)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