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东风

 
 
 

日志

 
 
关于我

陶东风:学者,现居北京,主要从事当代文化研究,,有论文和随笔若干。

网易考拉推荐

回顾“玄幻门”事件兼谈网络伦理问题(1)  

2006-12-31 00:19:00|  分类: 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顾“玄幻门”事件兼谈网络伦理问题

 

陶东风

 

 

大约20066月初,我接到《中华读书报》陈香的电话,希望我写一篇关于玄幻小说的文章。我当时比较犹豫,因为我虽然听说过“玄幻小说”这个词,也知道有一个玄幻小说家萧鼎,但是老实说并不熟悉。最终却不过陈香的面子,还是答应了。文章粗稿写出来后,于 2006618以《中国文学已经进入装神弄鬼时代》为题在我自己的博客上先发布了,而《中华读书报》的文章反而到21日才见报,这是我要向陈香再次致歉的。

文章首先界定了“玄幻文学”特质,指出“玄幻文学”的两个关键词分别是“玄”和“幻”。“玄”为不可思议、超越常规、匪夷所思;“幻”为虚幻、不真实、不同于现实世界。玄幻文学所建构的世界称之为与现实完全不同的“架空世界”。玄幻文学不但不受自然世界的物理法则、社会世界的理性法则和日常生活规则的制约,而且恰好是完全颠倒了自然世界和社会世界的秩序。但文章的重点却不是一般地探讨玄幻文学的文体特征或美学特征,而是强调要结合“具体的中国现实来”研究玄幻文学。由于玄幻文学不但数量庞大而且每部都是洋洋数百万言,所以我不得已而以2005年度“新浪网”评选出的“最佳玄幻文学”的前三名《诛仙》、《小兵传奇》、《坏蛋是怎么炼成的》为例谈了自己的看法。

我认为玄幻文学与中国传统武侠小说的不同于传统武侠小说的最大特点,是它“专擅装神弄鬼”,其所谓“幻想世界”是“建立在各种胡乱杜撰的魔法、妖术和歪门邪道之上的。”相比之下,中国传统武侠小说(也可包括金庸小说)的主流遵守的是中国儒家文化传统,不轻言怪、力、乱、神。在中国的武侠主流中,真正修炼深厚的顶尖大师是不靠这些歪门邪道的。他们的武功建立在品德的基础上。这一点其实并非无关紧要,其背后透露的信息是:在传统武侠小说世界中,价值世界还是稳定的,邪不压正,歪门邪道最终成不了大器。从这里我提出了关乎玄幻文学命运的更根本的问题:许多玄幻文学的价值世界的混乱的、颠倒的,其中一些完全是为装神弄鬼而装神弄鬼,小说人物无论正反无一不热衷魔法妖道,以此来掩盖作者除装神弄鬼之外其他方面艺术才华的严重贫乏。笔者还指出,这个结论不仅得自《诛仙》等玄幻文学,电影等其他艺术领域同样都不乏价值混乱的装神弄鬼之作。可以说,“装神弄鬼已经成为当今中国文艺界的一个怪象”,是当今中国文坛价值世界混乱的表征。笔者以《小兵传奇》为例批评了其宣扬的大汉族种族主义和毫不隐瞒的、直率的权力崇拜;以《坏蛋是怎么炼成的》为例批评其对赤裸裸的强者为王、弱肉强食逻辑的认同和强烈的犬儒主义和“务实主义”倾向。

令笔者感到意外的是,此博文以发布即引起了记者的注意。620,即博文发表的第二天,《北京娱乐信报》迅速以醒目的标题发表了综合报道《教授博客狂批玄幻小说》,摘要发表了我的博文的观点,同时发表了玄幻小说家、《异人傲世录》作者明寐的“反击”观点,他几乎全部否定了我的观点但是却没有作出阐述。玄幻文学的争论拉开序幕。

621,《中华读书报》正式发表了我的《玄幻文学:时代的犬儒主义》(后以“中国文学已经进入装神弄鬼时代(修订版)”为题发表在我的博客上。人民网等多家媒体转载)。此文的内容和我18日博客上发表的初稿基本相同。但是在三个方面做了突出强调。首先,我指出了玄幻文学想象世界的方式与网络电子游戏的相似性:非道德化、技术化。其次,结合“八零后”一代精神世界的特征及其形成的社会文化环境来分析玄幻文学的文体特征和流行原因,指出“八零后一代感受世界的突出特点就是网络游戏化。他们是玩网络游戏长大的一代,也是道德价值混乱、政治热情冷漠、公共关怀缺失的一代。这就难怪他们可以把神出鬼没的魔幻世界描写得场面宏大、色彩绚烂,但最终呈现出来的却是一个缺血苍白的技术世界。他们最擅长的就是在道德的真空中玩弄高科技的游戏。”我还指出:“不理解电脑游戏在八零后一代生活中的根本重要性,就不能理解玄幻文学以及其他以八零后为主角的文化和文学类型。”第三,强调犬儒主义和玄幻文学的关系,指出黑暗时期的人类幻想有两种可能的发展渠道。一种是和批判精神结合产生出真正的浪漫主义文学,在这种情况下,小说中的魔法道术只是隐蔽地批判社会、映射现实的工具,它不属于装神弄鬼,其价值观念、道德观念仍然健康、稳定的。另外一种是向犬儒主义方向发展,它所表征的不仅仅是现实的黑暗,而且还有道德的颠倒和价值的真空状态。这个时候“人们即使在心理也不再坚持起码的是非美丑观念,人们不但对现实不抱希望,而且对未来也不抱希望,犬儒主义的核心是怀疑一切,不但怀疑现实,而且也怀疑改变现实的可能性。也就是说犬儒主义是一种深刻的虚无主义。这种虚无主义有可能表现为死气沉沉、一潭死水,也可能表现为歇斯底里、装神弄鬼。装神弄鬼是以犬儒主义和虚无主义为内核的一种想象力的畸形发挥,是人类的创造能量在现实中不可能得到实现、同时也没有正确的价值观引导的情况下的一种疯疯癫癫状态。这种想象力的最大特点就是非道德化,无价值性,不问是非,不管善恶。只求绚烂,只求痛快。在一个现实溃烂,未来渺茫的时候,在人们因为长期失望而干脆不抱希望的时候,犬儒主义就会以一种装神弄鬼的方式表现出来。”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有相当多的媒体卷入了这个所谓“陶萧门事件”,其中包括《新京报》、《北京晚报》、《青年周末》、《南都周刊》等等,网站更是不计其数。也有不少批评家发表了对此事件的看法,但是真正形成交锋、具有学理性的文章并不多。其中比较值得注意的是张颐武在其博客上发表的《玄幻:想象不可承受之轻》(2006629)和张柠在《新京报》发表的文章《不要往土豆上抹胡萝卜素》(2006630)。

张颐武的文章非常准确地指出了玄幻文学的特点是“想像的不可承受之轻”,也就是说,“玄幻文学”没有“沉重感”,没有“强烈的感时忧国意识”,也没有“作为民族寓言的沉痛宣告”,没有“对于中国的反思和追问”,是“非常轻灵自如的片刻想像的产物。”但对于这些“轻盈想像”产生的原因,他认为是由于80后一代的“物质需求显得唾手可得”,他们是“中国历史上最丰裕的一代人”,因此他们在精神上会更加寻求“超现实”的体验和刺激,“不是人为可以束缚和抑制的。”张颐武认为,这是一种正在形成的新的民族个性。年轻人告别中国传统的悲情、滞重,不拘于时,充满创造力和想象力,以乐观、积极的强者心态面向未来,总体上说是好事情,也是新中国发展的精神引擎。

张柠首先批评我的批评是“错位”的,因为玄幻文学在他看来是“生产”而不是“创作”,是“商品”而不是“文学”,而我拿“文学”的标准去批评“商品”,就像指责“土豆”为什么不是“胡萝卜”。他进而指出,批评“土豆”是可以的,但是矛头不能指向“土豆”生产者,而是应该指向“土豆”生产背后的“资本运作秘密、剩余生产和剩余价值的秘密。”正是“资本运作”将“玄幻文学”变成了“土豆”(消费娱乐的商品)。所以我们应该研究:“土豆”是怎么样产生的!

  针对这两篇文章,我在2006724的《北京晚报》上发表了《也谈“土豆”和“土豆”的生产机制》的文章进行回应。针对张颐武的“富裕时代产生玄幻”说,我补充说:“80后一代”在物质的意义上可能是富裕的,但在精神的意义上却是相当贫困的。他们被集体性地剥夺了历史记忆和现实关怀。他们生活的时代是中国历史上最缺乏正义感和公共性的时代之一,是集体政治冷漠的时代,是物质消费主义畸形发展而同时公众的公共参与意识极度萎缩的时代。对他们的精神成长极度重要的当代中国历史在公共话语中淡出、扭曲乃至抹去。在这个意义上,他们本身就是“被架空的一代”。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